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76
  • 下載
  • D-,天地開始積蓄力量,等待一場即將到來的變局。接下來,誰能在這場變局中尋到機會,便可以占據大勢?!?br /> “我佛門自從七千年前滅盡,戒壇也跟著失傳。如今若要重開戒壇,需要最少七位比丘到場做戒師。如今天地,哪里湊得夠這么多人數?”
    “這是我佛門在此劫之內的機緣已盡,不得不隱沒而已。就算我重開了戒壇,也是時不對機,強與天地爭勢,又怎會有善果?!?br /> 多羅大將聽了此話,似是想到什么“禪師,如今你把這些拿去送人,莫非是尋找到機會了?”
    陳玉卿點點頭“真是孺子可教,如今天地即將迎來一場大變。這是機會!”
    多羅大將興沖沖到“莫非可以借機重立佛門?”
    陳玉卿立即否認道“不是!以我的推算,未來四劫之內,都不會有佛門出現。而且剩下的那些佛門中人,劫數一起,都不得不在此劫之中前后離去,佛法會隱沒超過四劫乃至更長時間?!?br /> “怎么會這樣?”多羅大將更是不解,驚聲問道,“既然是佛門消失的劫數,禪師為什么不力挽狂瀾?憑您的境界,只要您想做,這世上又有幾個能攔得住你?”
    面對質問,陳玉卿沉默了片刻,又開口道“你不會明白的,神通不及業力。如今的佛門,就像已經是必定要壞死的腐朽殘木,你救也救不了了?!?br /> “我能做的,只是在它消失之前,奮力為其催生出一顆種子而已?!?br /> “或者如你所說,雖然我可以暫時讓佛門重新出現。但后果便是未來三萬個大劫以上,佛門將永遠在這個世界斷絕,乃至于再無現世之機?!?br /> “你雖然純良,卻并不笨,面對這種選擇,你會選哪個?與其長痛,倒不如忍痛斬斷過去之緣,種下種子,將來或可再生?!?br /> “這場劫數便是一個機緣,幸運的話,或許我會成功。若是不行,到時你趁早隨我一起離開吧,若是糾纏在這,反倒會讓你也跟著墮劫?!?br /> 多羅大將嘆口氣“禪師,真的沒有辦法了么?”
    陳玉卿不再言語,閉眼入定,像是老僧一般睡去。到了此時,多羅大將才知道事情已經無可挽回,他面色極其復雜,不知道該如何開口。
    他法力雖高,但是境界遠遠不及陳玉卿。更何況陳玉卿乃是禪門唯一的嗣法子,他斷定的事,便九成是未來之勢,很難有所更改。
    當年陳玉卿被鎮壓入雪山底下時,自己本為監管的小神。但因為見到他的慘狀,一念不忍,便私下里時常暗中探望,并送上醫藥食物。
    陳玉卿便指點自己,言及未來密教即將毀滅,并告訴了自己逃生之法,當時他立刻依言逃入中土。
    在金幢寺被毀滅之后,他以陳玉卿留給自己的寶物發動陣法,將金幢寺隱藏起來。事后七千多年,他一直在這里苦修,未曾出去。
    當年雪山地下所說的事一一應驗,多羅大將很清楚陳玉卿的境界極為高深,話說到此,他也無計可施。最終跟著一起坐下來,盤坐在陳玉卿身旁,思緒一片空白。
    金身菩薩走了約有一個多時辰,越走越深,洞中漸漸開始溫度升高。
    一股股熱氣流從深處往外竄,金身菩薩拿著寶瓶的手輕輕一揮,渾身冒出金色光芒,將這股滾滾熱浪擋在外圍。
    長洞終于到了盡頭,菩薩停下腳步,陳玉卿一同睜開眼“這就到了!”
    站起身來,眼前所見,竟是一片無邊無際的沸騰巖漿火海,熾熱無比的熱浪順著斷崖往上猛烈的吹拂。
    多羅大將說道“這里就是火池,當年佛皇打穿地肺,引出這股地火,積淤在此。那些東西就在前方火海中央?!?br /> 他雙臂朝前一推,猛烈的火浪熱潮向兩邊推開,分出一條通道。
    金身菩薩將手中的九蓮花鬘朝火海上一扔,一道金色長橋順著火池表面鋪開,延展向深處。
    菩薩輕輕一躍,踏上金橋,急速朝前飛行而去。
    約有半柱香后,兩人終于來到一座巨大無邊的黑色石質平臺之上。放眼望去,平臺上刻滿了無數符文,漂浮在火池表面。
    多羅大將一手往地上一按,大聲喝道“都給我出來!”抬手往上拔起。
    整個石臺劇烈一震,陡然冒出無數金光燦燦的黃金鎧甲,整整齊齊站立在石臺上,布成平展無垠的隊伍,數量之龐大,一眼難以計數。
    多羅大將雙手往上一推,鎧甲好似寶塔一般升起,前一層冒出,下一層又升起,每一層都是整齊的隊伍,一層疊著一層,逐漸拔高。

    第一百四七章 掩埋
    剛從火池中冒出來,熱氣逼人,通體放出熾白的光芒,好似太陽一般閃耀。
    待到熱浪稍稍冷卻后,光芒減弱,呈現在兩人眼前的,是數量無窮的金色鎧甲。粗粗一看,每件鎧甲皆是全身制,如同人形站立,花紋極為精致華麗,裝點有各色寶珠玉石,放出淡淡光芒。
    鎧甲全副武裝,腰間懸著華麗刀劍,手上持金色長槍、握龍虎金盾,還有的背著箭壺、龍脊長弓,世上諸般武器,盡皆可見。
    簡直就像是無數神兵天將端身正立,各成方陣,從上到下,武裝到了極點。而且越是往后,鎧甲越是精致華麗,明顯品級更高。
    最后面還有不少帝王才能穿戴的甲胄,那些是品級最高的才能享用。
    除開龐大的鎧甲群以外,還有大量金色戰車以及寶蓋御攆,由龍鳳麒麟等等傳說中的金色瑞獸牽引,排成整齊戰陣,仿佛時刻準備迎敵。
    陳玉卿仰頭一看,不禁雙手合十,朗聲大笑道“七千年了,這些鎧甲在此被地火鍛造了整整七千年。真是何等漫長的時間,古往今來,有哪一件寶物能煉造這么長久?”
    “今日出世,放出如此神輝。件件已成神物,真是妙哉,妙哉!有此物在手,成功的可能性便更大一分?!?br /> 多羅大將說道“當年佛皇為了一統神人兩界,早早開始準備,為修士和鬼神煉制出大量甲胄武器。只不過還沒成功,就毀于一旦?!?br /> “好在七千年來,鍛造陣法一直不曾停歇,吸收地火往復精煉,以至于每一副鎧甲如今都是極品神物。禪師,有這些東西在,您一定會成功的?!?br /> 陳玉卿滿帶欣慰“真是辛苦你了!這么多年你一直看守在這,不曾離開。若是換做別有用心的,只怕早就卷著東西跑了?!?br /> 多羅大將正色回到“我的命是禪師給的,修為也是禪師指點得來的。我雖不懂什么知恩圖報,卻也明白答應禪師的事,就一定要做到?!?br /> “好!好!真是難得!就是你的這份難得之心,才讓我越發刮目相看。修真之人,修的便是去偽存真,修出一分至純真心。你能見道,便是真心所致?!标愑袂涓锌f分,越說越欣慰。
    “世上之人,有幾個能像你一樣,堅守一個信念足足七千年?我可以斷言,你將來成就,絕不止于此?!?br /> 這時,他掐指推算,忽然眼神一動,轉身問到“多羅,之前那個進來的鬼神,不光是搬走了根本大塔,是不是還拿走了別的什么東西?”
    多羅點點頭到“不錯,那個鬼神進來之后,在石窟內找到了一串念珠,又在臺基下挖出一顆琉璃珠。那念珠和琉璃珠弟子早先暗中探查過,未見異常,才任他們拿走?!?br /> 陳玉卿表情一滯,笑著搖搖頭“那三昧耶塵封咒強到連你都瞞過去了么,看來當年佛皇在出動之前,一定知道自己大難臨頭,才將其封印起來,不欲其落入外人之手?!?br /> “亦或許,佛皇想著自己還有回來之時,還可以將兩件東西再拿回手,可惜,可惜!”
    聽到此話,多羅大將神色一愣“禪師?莫非那串念珠和琉璃珠是什么重要的寶物?”
    “這是天數!罷了!”陳玉卿頷首到,“天數果然莫測,既然已經被拿走,便是機緣已定。早送晚送,都是要給的。那兩件東西,以后你就知道威力了。幫我把這些鎧甲收起來吧!”
    “是!”多羅大將拿出一個布袋往前一拋,發出吸力,對著無數鎧甲一陣猛吸。鎧甲紛紛變成流光,被一件件收走。如此費時許久,才將所有的鎧甲全部裝好。
    陳玉卿接過來后說道“此地已經無需存在,留著它反有危險,將火池送回地下吧?!?br /> 多羅大將聽令,運功推動陣法逆轉,整個地下火池劇烈一震,熱浪陡然噴射。
    先前還算平靜的巖漿好似被無形巨力攪動一般,瘋狂咆哮沸騰,火浪翻滾激蕩,萬千炸響在虛空回蕩。
    火池越震越厲害,隨著一聲浩浩蕩蕩的悶響,大地抖動,火池底部好似破了一個豁口。巖漿層順著斷崖迅速下降,被陣法緩緩推回地下。
    這個過程比較緩慢,需要幾十年才能竟功。不過陣法已經運行起來,遲早會全部退回去。
    做完這一切,金身菩薩帶著兩人,向外行走,多羅大將返回途中,把斷崖上的入口給封閉起來。
    回到那座已經坍塌的萬佛石窟前,陳玉卿轉身仰望“這里已經成為過去,就讓他徹底消失吧,金剛幢寺,無需存在了!多羅,那件東西呢?”
    多羅大將應言,拿出一串有十八顆珠子木質念珠。
    當年他帶著念珠離開雪山監牢,回到中土,就是以此物在剛剛破滅的金剛幢寺殘基上,施法將寺廟包裹起來,轉移進了地下虛空,處在虛無與現實之間。
    也正是這串念珠形成的虛空藏界,保存了金剛幢寺整整七千年。
    陳玉卿接過來,看到舊物,頗有些感慨。當年去大雪山論道之前,他用了師父傳下來的所有法力,窺探天機,知道此去必定有難。
    所以存了死志,早早煉成這串念珠,打算若是不敵的時候,發動念珠破碎虛空,拉著佛皇和敵人全部一起挪移到混沌之外,同歸于盡。
    沒想到在斗法途中,群魔纏身之際,他萬念俱消,反而進入四空天之外的超然定境,以至于禪功有了極大突破,被他觀照三世因果,于無窮變數中,尋得一絲生機。
    所謂置之死地而后生,生死相依相存。他將計就計,主動出定,落入佛皇的困囚之中。
    七千年了,雖然一直被囚在地下,可是他也借此將定功修煉到了旁人難以企及的地步。而且還有福星多羅大將相助,暗中布置下后手。
    世間的事,果然是福禍難料。陳玉卿將念珠合在掌心輕輕一捏,念珠噗的一聲,全部壓成了粉末。
    從念珠內噴出一股青灰色氣流,一瞬間揚上高空,迅速蔓延向整個洞窟。
    洞窟內再度出現那股混沌色云霧,空間開始逆轉,推回舊日的殘基之上。地風水火四種靈氣翻滾咆哮,像是浪頭一般,向兩人直撲過來。
    在云霧即將沖到頭頂時,陳玉卿拉著多羅大將到“走!”話音一落,兩人身形一閃,消失不見,云霧正好一掃而過。
    太白山的亂石坡上,陳玉卿帶著多羅大將出現在原地,那根木杖依舊杵在亂石之中。
    兩人剛站穩,大地開始震動,亂石坡下面陡然山石拱起,抬升了約有十幾米高。
    一道斷崖硬生生拱出地面,奮力插進了一旁的山體內。地形變動,上次崩落到已經岌岌可危的山體,再度斷裂,大半截轟然倒塌。
    無數亂石一瀉而下,將剛剛升出地面的山體轟然撞踏倒地,跟著碎石流滾向山谷,掩埋而過。一切剛冒出地面,就又被埋在了地下。

    第一百四八章 截殺
    “有人來了!快走!”陳玉卿說道,兩人身形一閃,消失不見。
    他們前腳離開,一個青袍中年人出現在原地。他撫須看了看周圍,掐指推算,而后皺眉道“好厲害的高手,竟然半分氣機都沒留下?!?br /> 就在此時,上宮郡城北的群山中,一隊二十余人持著火把,匆匆往上宮城前行。
    這群人身穿朝廷御制軍服,背上背著陌刀,為首幾個騎著馬,穿梭在山嶺之上。高大的松樹林中,不見半點光芒,連星月都被枝葉遮擋的嚴嚴實實。
    疾風吹過,落葉一陣陣飛揚。最前面的人乃是一個四五十歲的武士,面上大胡子,眼眉之間有兇煞氣。
    頭上緊緊綁著黑色兜帽,腰間有三把短刃,背上背了三把陌刀,大腿上還有匕首兩把,從頭頂到腳底,武裝的一絲不漏。
    他眼神極為警覺,每走幾步,便耳朵豎起,仔細聆聽周圍的動靜。
    風聲伴隨著樹葉嘩啦啦作響,就這么前行不久,拐了個彎后,前方道路中間,出現了一個五十多歲的道姑,帶著個三十左右的女子。
    女子容貌蠟黃,穿著男士武服,手里拿著一把半寸匕首。
    道姑則容顏清麗,頭挽發髻,手持拂塵,一身白衣一塵不染。她們擋在路中央,一言不發。
    帶隊的武士猛然拉住韁繩,停下行進腳步,眼底一絲劃過莫測的深沉“敢問前方是哪家道人,還請讓開,我等要盡快過去?!?br /> 那道姑并不理會武士的詢問,而是淡然平靜,對著一旁的女子到“取其首級,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,這些人乃是動亂之源,殺了他們?!?br /> 一股煞氣卷在風中,拂面而來。武士眼底一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