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70
  • 下載
  • D-直往茅德清當胸飛射刺去。
    茅德清本來一直面色淡然,在看到軟劍的剎那間,終于現出幾分凝重。而后更是覺察到寶劍氣勢如虹,也不由吃了一驚。
    當下一個箭步飛身一躍,在地面跺出厚厚的足印,抄起木杖,照著紫色劍芒狠狠劈下。
    轟的一聲巨響,龐大氣浪轟然炸開,紫光飛射。軟劍方向一歪,翻轉幾個圈,回頭再殺向茅德清。
    茅德清以木杖來回舞動,抵擋御敵,場中殺氣密不透風。一道道劍氣被木杖擊散,余刃飛向四周,疾射在墻壁屋舍,打的灰塵四濺瓦片紛飛。
    宋承修在發出飛劍的下一刻,本人縱身化影,掌心烈火噴射,一掌打向岳紅藥。
    岳紅藥驚呼一聲“火雷掌!”哪里敢硬接,忙化光飛走,身形瞬間消失,再出現已在三丈之外。
    那掌法正好打空,落在地上,星火亂濺,炸開一個大坑,翻飛的土層被熾熱火蛇燒成漆黑。暗自觀望的陸玄靈心道,真是好強的威力。
    此時三人大戰的場地太小,法術施展不開,容易傷人傷己,故而都在以劍術和功夫硬拼。
    許鏡不禁開口“好個烈火掌,宋承修的功夫比起當年更加爐火純青?!?br /> 大戰一瞬而起,陸玄靈將身形緊緊藏的無痕無跡,不由得驚嘆,這些修士果然各個身懷絕技。
    宋承修狡猾無比,他先將寶劍擲出殺向茅德清,自己卻反身一掌,想要暗算岳紅藥。若不是岳紅藥本領非凡,恐怕也要遭了毒手。
    岳紅藥躲開一掌,心有余悸,動作絲毫不落后,放出五道火劍翻飛,凌空飛射,殺向宋承修。
    宋承修自己一邊駕馭寶劍擊殺茅德清,一邊以烈火掌迎擊岳紅藥,兩面運功,絲毫不落下風。
    戰了幾個回合后,宋承修一聲怪笑喝罵“哈哈哈哈!之前還以為你們兩個有多厲害,本事不過如此。今晚就戰個痛快,我這把老骨頭多年沒動,正好也見識見識你們的鬼神大法?!?br /> 岳紅藥回到“少得意,你不過是仗著從哪里偷到的法寶取勝,既然來了,必定要你死在這里,連做鬼的機會都沒?!?br /> 陸玄靈看的分明,這把紫色軟劍真是個奇寶,劍光飛射之時,外面裹著一道道紫氣一起翻飛。
    縱然是茅德清這樣厲害的人物,始終不敢正面硬磕寶劍。每當劍鋒靠近,他都是以木杖順著劍勢來路,將其猛力撥開。
    而且紫氣近身之際,茅德清的身形也跟著一滯,似乎是功力受到壓制,氣息瞬間削去五層之多。
    待到把紫劍撥開,氣勢又恢復如常,打了十幾個回合,一直反復如此,他始終無法展現全部實力。

    第一百三五章 現身
    “你們難道是什么好東西,茅德清你為了修煉鬼道,取活人心血,還勾結狐妖,一百年來殺的人難道比我少?不過是彼此罷了?!?br /> 說罷,將紫色軟劍一指,寶劍氣勢劇增,噴射出丈許大的紫氣,如磨盤一般照頭鎖定茅德清滾過來。
    茅德清這下再不敢躲避,揮出木杖以正面硬碰,擊在紫氣之上。
    一聲轟隆隆炸響,巨大的氣浪自場中推開,木杖咔嚓一聲斷成數截。茅德清蒼白的臉色,被巨大氣勁震得面色潮紅,似是滴血一般,連連后退數尺。
    紫色劍芒反而不見半點頹勢,翻身轉一圈,再度襲來。
    茅德清連忙飛身躲避,退到后堂之前,口念法訣,攝來后堂內墻壁上的木劍,以劍御劍,互相搏殺。
    連斗數十回合后,宋承修氣勢更加爆烈,一掌掌連連劈出“好好!痛快,幾十年未曾酣戰,現在卻能和你們搏殺,今日就徹底分個高低?!?br /> “岳紅藥,當年殺了你,沒想到還能讓你成神,過了這晚,我要你連做鬼都不能,受死吧!”
    掌法烈火兇猛,岳紅藥的五把火劍壓力倍增,一次次都被火雷掌震開,劍網防御露出點點縫隙,差點被宋承修尋到時機,欺身過來。
    三人大戰,陸玄靈看的仔細分明,這個岳紅藥雖然轉為神道,并且有五龍神火劍這樣厲害的招式??扇粽撚补Ψ?,實則遠低于宋承修。
    茅德清則不然,看起來似乎是有些難以抵擋紫色軟劍,被宋承修壓著二人打。
    不過實際上細細分辨,卻并不是宋承修比他高明,而是這把寶劍實在太過奇特,對茅德清有著極大的壓制力,使他始終不能發揮真正的本事。
    宋承修顯然知道這些,故而一直操作紫色軟劍攻擊茅德清,自己則盡力斬殺岳紅藥。若岳紅藥不敵先死,到時候再反過來,一心對付茅德清,勝算必然更大。
    再這么下去,今晚一神一人也要飲恨于此。這把劍到底是什么來歷?怎么會有這樣的奇效?
    “哼!今晚有沒有命走,就看師弟你的本事了?!泵┑虑逡贿叺謸踝仙浖?,一邊低沉言語。
    宋承修的掌法威力暴增,岳紅藥便越打越急,五把火劍蛟龍滿布虛空飛舞,大量火舌來回亂竄。
    剛才初始打斗,并不見宋承修如此厲害。眼下打出真火,才知道他也留了一手,果然各個都是刁鉆至極,沒有一個好應付的。
    她干脆變換陣勢,將空中火劍四把聚在身外,形成劍屏防御。只揮動一把主劍以長蛇出洞之力,朝宋承修刺去。
    墻壁內,陸玄靈仍舊默默觀望,這三個斗法一個比一個厲害,也不知接下來事態會如何演化。
    三人酣戰不休,時間一點點的流逝,宋承修再次冷笑“賤人!還有兩個時辰天就亮了,到時候日出正陽,我看你還如何擋我?”
    紫色軟劍飛射,茅德清大戰許久,也被劍芒劃破幾處血痕。他狠狠盯著這把劍,暗嘆厲害,沒想到這等奇物,竟然也落入敵手,今晚想要勝他,只怕不易。
    岳紅玉一聽,心下有些慌亂,若是天亮日出,自己只能躲進大殿的神像內。宋承修是活人不怕,到時候自己還不任他宰割,當下出手有些慌亂!
    “岳紅藥,逢此大敵,莫要被他亂了心神,現在合力對付他是主要。趕在天亮前殺了他!”茅德清開口喝到。
    茅德清面色變得越發凝重,剛一說完,忽的分形散影,躲開紫色軟劍,真身快如電閃,仗劍撲過來,木劍正面刺向宋承修,尖端寒芒噴吐。
    原本看上去并不怎么凌厲的木劍,破空疾馳,化作劍舌,直竄向對面的喉嚨。
    宋承修大駭飛退,急忙運功,召回紫色軟劍倒卷而上,化作一道紫光,從后方破空直追。
    眼看著茅德清即將撲面而來,紫色軟劍也正要刺中其后背心。
    茅德清猛然停身,一劍回擊,猛力砍向紫劍。叮當一聲脆響,劍氣轟然拋射,紫光四散,前殿后殿墻皮同時撕裂,崩出大量裂紋。
    整個懸崖也微微一晃,跌下不少碎石。紫色軟劍被震得飛退,木劍咔嚓一聲崩斷。
    趁著紫色軟件微微一頓,茅德清動作更快,同時從懷里掏出一張黃色靈符,一把射出去,貼到紫色軟劍身之上,大喝一聲“玄天五印,鎮!”
    黃符生效,光芒一閃,紫色軟劍撲哧一聲紫光熄滅,帶著殘余力道激射向一邊。
    哪知劍身不偏不斜,恰好正對著許鏡和陸玄靈躲避的方向竄過來。
    墻壁中的兩人同時一驚,許鏡搶先出手,抄起一把寶劍飛出墻壁,一劍迎上去,將紫色軟件一把擊飛,斜斜跌下懸崖,摔進了河道里。
    陸玄靈也跟著現身,場內瞬間多出兩人,立即形勢突變。正在斗法的三人全部停手,大吃一驚。
    茅德清臉色一沉,陰森森到“許鏡!還有你這個小鬼!我沒去找你們,你們竟敢上門尋死?”
    宋承修先是略微驚愕,跟著仰頭冷笑“想不到還有高手!真是熱鬧,哈哈哈哈!”
    岳紅玉停了動作,收回五把火劍,冷冷注視著場內。陸玄靈暗暗運功,準備隨時出手。
    唯有許鏡撫了撫須,神色淡然“真是好一場戲!讓我大開眼界。茅德清,宋承修,今晚既然是你們的主場,有什么手段,都快快施展把。青社神君,一旁的鬼神就交給閣下了!”
    茅德清傷勢未愈,對付宋承修已經很吃力,現在多了個許鏡和陸玄靈,立刻心道不好。下一刻,反手捏碎一道玉符,提起一把長劍向許鏡殺來。
    宋承修也跟著運功揮出一掌,滾滾火焰好似狂風,撲面而上。
    他們兩人都知道,這么多年來,自許鏡廢去鬼道功法后,專修崆峒先天神功,功力已經越來越精純,極難對付。加上過去的仇怨,立刻下意識便一起殺向許鏡。
    許鏡一手持劍,另一手拿出鐵刺,同時迎上去,和兩人當下斗在一起,絲毫不落下風。宋承修掌法剛猛霸道,茅德清刁鉆詭異,許鏡則大氣煌煌。
    三人都沒有用法術,只用崆峒武技比拼。他們都是地仙級別的高手,看似簡單的武技,用起來卻是變化無窮。
    眼下場內只有岳紅藥和陸玄靈沒有出手,互相盯著對方。
    陸玄靈正在防備,卻感覺到一絲熟悉的氣息急速靠近,當下意識到,今晚真正要面對的高手已經來了。
    他翻手一晃,從九天之上筆直降落一線熾白光芒。落到近處,現出一把寶劍,對著懸崖對面的虛空轟然擊出去。
    只見原本漆黑無物的天空,金色光芒一閃,祥云迅速蕩開。一瞬間整座懸崖對面光芒萬丈,天空灑出萬朵金花靈燈,透亮一片。
    寶劍筆直戳進祥云正中心,轟隆隆炸開,無數金色碎屑噴灑而出,金花靈燈全部被劍氣撕裂。
    云內隨之飛出五福神,他們各個身形巨大,手持蓮花和各類法寶,氣勢比之前增強一大截。
    而且每一個面目都開始化作常人相貌,再也不是之前那種詭異的金青白紅黑。
    財寶神持著手里的半截金元寶,向下怒吼道“還我法寶!”五神同時操起武器,齊刷刷向陸玄靈砸下來。

    第一百三六章 計成
    陸玄靈彈指一揮,納界環迎上去見風而大,瞬間變成十幾米直徑,自口內嗡的一聲發出滔天吸力。
    這次他法力復原,納界環的威力比上次增加數倍,連玉環內的空間都跟著扭曲,變成了一個黑洞,不管是云氣和光芒,全部被吸收入內。
    五福神法寶剛一落下,便全部一歪,不由自主的往納界環內墜落。財寶神上次在納界環手中吃了大虧,此時再見,記憶猶新,趕忙大吼“不好!快收回來!”
    五人同時運功,向前一抓,收取寶物。陸玄靈冷冷一笑,操控納界環突然吸力一停,反往外噴出翻天風浪。
    方向瞬息一變,所有法寶順風全部倒飛出去。五福神剛一抓在手中,便被兇猛力道和迎面而來的颶風帶著往后一滑,全部跌倒向后方。
    陸玄靈收回寶劍,揚手一撒,星辰沙帶著滾滾雷火咆哮而出,形同泄洪一般灌入整個神社。正在打斗的許鏡三人立刻被塵沙團團包圍。
    沙塵看似細小,顆顆卻重若萬斤,一邊盤旋,一邊隆隆亂撞,眨眼間將神社摧毀,連崖壁都被磨出一個大闊口。茅德清和宋承修一陣手忙腳亂,躲開雷火和沙塵攻擊。
    岳紅藥驅動神光護體,抬起手里的寶劍準備出手,卻在下一刻,神色微微一變,又收起寶劍往后飛退。
    陸玄靈推動沙中雷火不分敵我往外狂轟亂炸,整個斷崖充斥在白色光芒中,爆炸接連作響。
    他放出寶劍,在塵沙掩蓋之下竄入內部飛射翻騰,劍刃發出冷冽劍氣,不斷偷襲。
    茅德清跳躍躲避,宋承修以火攻火,擋住了劍氣,卻反被雷火燒身,連炸了好幾道傷口。陸玄靈趕忙傳音給許鏡“許道長!快退!五福神已到,今晚沒機會了!”
    “大羅天幕!”五福神飛過來,聯手往外一推,祥云霞光自他們腦后的金輪急速推開,布成厚厚一層天幕。
    無數金花墜落,燦爛金光照耀大地,地面變得恍若黃金鑄就,堅固無比。
    連河水也化作金色,停止流動,天上地下立即全部被封??!五福神操起法寶殺過來。
    陸玄靈推出星辰沙凝成五股往上倒揚,攻向五福神。五福神各個腳下現出千葉蓮花,將塵沙擋在外圍。
    霹靂雷火往內一涌,全部擊在蓮花上,花瓣金光暴射,濺出諸多碎屑,搖搖欲墜。五福神不敢硬闖,一邊閃避,一邊循著縫隙靠近。
    陸玄靈扔出納界環,迎頭上去撞在天幕之上,咔擦一聲,一陣猛吸,將金光天幕破開一個大洞。
    趁著此時,他操縱星辰沙猛然增大,不分方向一瞬間整體爆開,一下子充滿整個金光封閉的區域。
    無數雷火滾滾碾過,塵沙洶涌澎湃,推動雷光膨大,撞在金光天幕上,一聲轟天巨響。
    金光天幕猛然炸裂成萬千流光,被塵沙推動,奔向四面八方。河道上空好似滿天星辰飛散,極為絢爛。
    整個懸崖跟著坍塌下來,強大的氣勁將五福神逼得不斷后退。
    茅德清雙手一推,兩張巨掌將塵沙強行抵住,升上半空。
    陸玄靈趁著此時,操控沙塵推開,給許鏡讓出一條細小通道,許鏡會意,立刻拔足順著通道竄飛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