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64
  • 下載
  • D-洞虛。
    這便是洞玄天書上新揭開的煉器手段和解說,無論是深度還是復雜程度,都遠遠不是當初自己法力低微時的理解了。
    許多過去不曾理解的細微致密,逐漸對自己敞開門扉。如此便是修道窺天地之根的過程。
    劍胚已經填充上陣法,用神火煅燒了一個多月,使得內陣嵌合的十分緊密?,F在則需要煉入符文,這是個宏大而又漫長的過程。
    在這期間,他還需要用心神祭煉,融合一體,才能趨之如臂。
    陸玄靈將工坊殿門封閉起來,吃下去一顆石蓮子,準備充足,讓真元和法力達到最充足的狀態。
    他放出法力,將劍胚攝到自己面前,涌出神識,探入劍胚內,到達最核心處,留下自己的道性與氣息。
    而后放出心光,念誦道經,將種種天地之意吸納過來,一同填入劍胚內外。
    這就像是蓋房一樣,之前煉入陣法是起了一個鋼構支架,而現在煉制符文,填充法意,則是開始在鋼構之間填充水泥和磚墻。
    讓每個符文都能在法意上與自己相配,更能與內嵌的陣法配合如一。這就是正宗丹鼎境界的高手煉器,讓每一件武器都能和自己做到最大的配合。
    此類意境是旁門沒有的,他們通常用簡單粗暴的辦法來疊加。若是碰到前輩遺留的武器,也只會霸道的用外力來破壞和煅燒。
    雖然最后也能煉化禁制,操控武器,但是這個過程便會十分長久。
    有些鬼道之輩若是不得其法,反而會碰到與自己屬性相克的武器。強行煉化,要么損耗他自己的功力,要么就是損傷武器。
    陸玄靈將劍胚內外填滿道意之后,發動真火,開始鍛造符文。一道道天文密篆勾勒出來,被送進了早已準備好的陣法之內。
    此時劍胚置身于真火之中,隨著不同功效的大小符文嵌套進去,劍體便忽大忽小。填入隱形符文后,又隱若現。
    刻畫入雷符后,劍身通體雷光閃耀。煅入辟邪與破魔符文,寶劍通體散發出白色神光。
    火符、五行遁符、乃至于金剛堅固符,諸多功效不同的符文密密麻麻被煉化進入,寶劍越變越奇異。
    劍體被真火淬煉的透亮一片,原本銀白精鐵甚至變成半透明,在熾白色火焰中綻放出強烈光芒。
    當符文內嵌了一大半后,陸玄靈的真元消耗的極為厲害,真火和神識已經隱隱有些后繼無力。
    幸而他早就做好了準備,又拿出一顆石蓮子吃下去,蓮子內充足的元氣流入神體。
    而后真火再次強烈,陸玄靈重新勾畫。
    煉制武器,本質上也應對了三生萬物之意。劍胚原料只是簡單的一,填入自己所理解的符文,造化無窮,這才是生萬物。而寶劍若能煉成,又會恍如一體。
    又應對了三生萬物,萬物抱元混同如一,造化的本質與天地無二,這便是他對道意和劍性的理解。
    諸多截然不同的陣法和符文相互嵌套疊加后,內部產生的反應,也是繁雜無比。
    劍胚越來越小,當符文全部填充完成后,劍體化作三尺四長短,通體熾熱寶光,劍鋒已開。
    陸玄靈伸手一招,寶劍化為一道忽隱忽現光影,繞著自己飛行。
    他收回真火,散去神識,寶劍依舊不曾停止震動,劍已通靈。
    接下來還有最重要的一步,陸玄靈伸手一抓,將寶劍攝入手中,帶著它走出天界,直接送上九天罡風層。
    人工鍛煉的過程已經完畢,接下來就是以天地之力來自行鍛造了。
    寶劍隱去身形,接受罡風的磨礪和侵染,逐漸褪去雜質和后天的不和諧。
    練劍已經持續了半個月,而借天地打磨,則更加費時。他干脆將寶劍留在了虛空罡風處,以后要用時,自然會將其攝回。
    此時剛好是凌晨,陸玄靈趁早來到了上宮郡郊外,上宮郡乃是尚州首府,一州中心。這里的氣象與規模,比起之前那些縣大的豈止一點兩點。
    如今四神君閉關,只有自己親自前來刺探一下消息了。
    現在是白天,鬼神們全部隱藏在神社深處,不敢公然現身。
    而茅德清也在和五福神閉關,來這里或許能在城里打聽到五福神的一二消息,他也想趁此時遠遠觀望一下敵人的老巢。
    城北有一座小山,五福御神宮便坐落在此,山體不高,大概只有三百來米,這座神社沿山層層而上,規模十分宏大。遠遠一看,山上古樹成群,地勢險峻。
    加之這里環境十分優美,諸多殿宇隱藏在樹林之間,別有小蒼嶺這么一個稱號。從高處探視,整個神社有八個大型院落,五座大殿,最高處還有一座三層閣樓。
    占地足足把七成山體都包進去了,然而神宮今天只開放前殿,后殿以及其他各院全部關閉,禁止香客入內。
    好在還允許香客進去!若是全部關閉,自己真的只能在外圍遠遠看一看了。
    凡人可以進去,自己也可以趁白天進去看看,不入虎穴焉得虎子。何況茅德清再強,也與自己在伯仲之間。只要以太虛神冊這件無上至寶掩護,就算是茅德清當面,也絕對看不出來。
    陸玄靈搖身一變,化作凡人,緩緩來到山腳下。
    山腳修建了一座雙層頂大御神門,兩側各有兩尊金身力士法相,左邊的身穿金甲,手持金金色長槍,右邊的同樣構造,手持長戈。
    陸玄靈收束起一身氣息,用太虛神冊遮掩住自己的身形,完全轉化為凡人的氣息,混在進香的人群內,悄悄跟著一起走進去。
    剛一進神門,他便感應到一張極為巨大的結界,籠罩了整座神宮,嚴密的監視著每一個進入者。
    其他未開放的院落頂部,到處都是十分厲害的禁制。甚至一墻之隔以外,都布置的密不透風,連神識也無法穿透。
    凡人肉眼看不到這些,要是貿貿然闖入其他地盤,便會觸及警報,引來高手。

    第一百二四章 查探
    眼下只能跟著人潮去前殿看一看了,這里是官造御制,多年經營下,神社顯得十分大氣。
    神宮大殿內,整個背景金碧輝煌,高高的神臺上供奉著五座金身法相,每一位高約五米,身穿金色鎧甲,外罩五爪龍袍,頭戴冕冠。
    “真是好生華麗的殿宇,不愧是御造神宮,財神居所,當真是應了富貴之相!有這么巨大的神社來供養五個鬼神,香火無邊,難怪他們有那樣的實力?!标懶`在心底感嘆道。
    金身法相高坐于赤金丹陛上,每尊背后都有金色火焰與巨大的八輻圓輪背光。神像左右,懸掛著長長的金銅靈燈天蓋、蓮花盞以及金色帆幢。
    丹陛下有須彌寶座,四周圍著錯金裝飾的黑漆圍欄。欄桿上面刻滿符咒,從虛空中攝取靈氣,滋養著大殿之內。
    “那晚與自己斗法的五福神,就是這些金身的外貌!”陸玄靈心底又到。
    每座神像左右各有兩名金甲天神持著種種武器,端身肅立,護衛左右。
    這座神宮是自己至今為止,見到過的最大的鬼神居所,尤其是神臺上的五尊金身,簡直是雕工精致無比。
    每個神像的眼睛都是用珍貴的貓眼石點綴,仿佛是活人肉眼在俯視下方參拜的人群。
    然而參拜的凡人哪里知道,他們叩頭跪拜的這五個神,原本都是一方惡鬼之王?,F在卻搖身一變,成了朝廷敕封的五福神。
    神臺之下,還有一座以四根木撅與五色繩接起的正方法壇,里面正中心安置著著一座五十公分左右木質鑲金的金塔。
    陸玄靈看到這座法壇第一眼后,覺得很是奇怪“這座法壇的構造特色,怎么這么眼熟?”
    他好似在哪里見過,仔細回想卻又想不起來,到底是哪里呢?
    法壇越看越熟,他隱約覺得這東西一旦想起來,或許對自己很重要,不過事到關鍵,卻始終想不起來。
    他默默將一切影像記錄下來,此時已經在神像之下停留了太長時間,引來值事神官的不時關注。
    那神官喊道“這位香客,是有什么要事么?”
    “沒事!沒事!我只是頭一次來,參觀看看而已!”他打哈哈裝作漫無目的,在殿內瞎逛起來。一邊觀看,一邊仔細留意。
    正方形法壇之前便是御神案,上面有金色香爐和黑漆燭臺,兩邊又有五類供物和鮮花寶瓶。
    一個穿著白色神官狩衣的長者端坐于神案前的黑漆禮臺上,手持一把法扇,閉目靜坐。每當一位香客叩拜之后,神官便敲一聲黑磬。
    陸玄靈逛了一圈,大殿里沒有半個鬼神,他停留的太久,引起了注意,已經有神官開始漸漸靠近自己。
    這里一無所獲,他趕在神官走近之前,混入其他香客又轉身朝外走去。
    來到前院,放出神識悄悄探查,其他殿門和院落已經全被結界禁制攔住。還有暗地里的陣法在隔絕,看來今天是只能到此了。
    這個茅德清果然有夠謹慎,不僅是天上有結界監視,地下也有大量極為堅固的金剛咒,防止任何土遁之法入內。
    好在能跟著香客進來觀望一下大致構造,也算不虛此行了。
    陸玄靈走出山門,那種無刻不在的監視感,頓時無影無蹤。剛才每一個進入的香客,都會被暗中監視。他若是再停留下去,一定會引發一些其他事。
    走到很遠以后,他才隱去身形,飛上高空。雖然進去逛了一圈,卻無法進入深層內部,好在知道了敵人老巢的外觀構造。
    當他正要轉身向西方行進時,西南方幾里外的一座山坳處,忽然云霧散開,原地顯現了一座古塔。
    遙遙望去,古塔又看不真切,模糊的只有一個小牙簽一般,恍惚隱藏在山林谷地。
    云霧滾動之際,寶塔迅速被山頂蔓延下來的云霧籠罩,再不見半點蹤影。
    “奇怪!這里會有寶塔?”陸玄靈滿心疑惑。
    如今中土,寶塔不多也不少,玄門和鬼神都有用。并不像自己前世一樣,寶塔專門代表佛門。
    然而剛才那座塔的構造樣式,與現今中土的塔式似乎有些不同。
    陸玄靈心思一動“那里會不會有什么問題?先用法寶算一下?!彼乱庾R感覺有異常,立即以太虛神冊開始推算。
    果不其然,太虛神冊隱隱顯出一些朦朧天機,似乎只要自己去了,就會有一種極為重要的大事即將到來。
    “有問題!”他心底一驚,這種情況只和上次探尋太白山相似。于是趕忙縱身橫渡天空,不過片刻就來到山谷前。
    浮空觀望,此地荒無人煙,植被茂密,到處都是蔥蘢的樺樹與栮櫟樹。谷地沿山往上,底部還有一條小溪,云霧過于濃厚,將內部掩蓋的根本看不真切。
    陸玄靈袖袍一卷,一陣清風吹出,籠罩于谷地的云霧緩緩散去。
    果然,濃云散盡后,在谷地的一座隆起的坳崗上,陸玄靈清楚看到,那邊正有一座十三層八面密檐白磚古塔,塔高四十多米,形制古舊。
    外形與現今的樓閣式闊檐塔完全不同,而且塔身隱隱還有一些雕塑。
    遠遠一看,就見到塔頂蹦朽,通體遍生青苔,密檐處處都有殘缺,植物茅草扎根在磚石裂縫里,顯得極為破舊。
    陸玄靈以神識探了探,這里沒有任何陣法亦或是防御。確定安全后,他緩緩飛過去,懸浮虛空,環繞寶塔仔細查看。
    這座寶塔除了第一層較高,可見一扇緊閉的石門外,以上逐層都無門洞,只在每一面都刻有模糊的人形雕刻。
    一看到這些雕刻,陸玄靈驚喜萬分,忍不住喊道“佛塔!”這竟然是一座佛門的寶塔,因為塔身那些雕刻就是菩薩和明王力士!
    每一層都有,但頭顱部位都被利器鑿掉,身軀也被粗暴的砍出一條條斷痕。
    最頂上一層早就坍塌不知所蹤,塔剎為八角形須彌座,上承仰蓮,經過不知多少年的風吹雨打,痕跡更加變得難以辨認。
    塔底到處都是荊棘和比人還高的灌木叢,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,頂上雖然崩塌,但也被封死,并無入口。
    這是一百多年來,自己第二次看到的佛門地面建筑!真算是極為難得!
    這種密檐塔若在前世,一般都是實心的結構,內里供奉的多是舍利子或僧人遺骨,眼前這座,極有可能也是。
    此刻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去探查探查了!自己至今發現過三次佛門遺跡,韶云縣北深山的佛窟,太白山遺跡,黑柳峽的那根石幢,都遺留著或多或少的寶物。
    再聯想起許鏡說過,茅德清不知從哪收獲到一些奇異功法,會不會就是從此地得來的?

    第一百二五章 囚禁
    陸玄靈越想越覺得有可能,諾大的尚州和金州境內,地底下那些不算,這才是第二個地面的佛門遺跡,足可見其珍惜處。
    就算此行沒有任何遺物,他也一定要看一看!
    來到第一層的那扇石門前,他湊過去伸手輕輕一敲,發出咚咚的悶響,果然內部還有空間!
    這個世界不像自己前世那樣,佛門有朝廷扶持,幾乎壓著道門打。它在這個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