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63
  • 下載
  • D-從自己穿越到這個世界以來,因為種種原因,一直不曾越界。此地與西溝鎮幾山之隔,想不到今晚還是頭一次來這。
    夜空繁星點點,鎮子街道上燈火通明。絲毫不像西溝鎮那邊,一入夜則燈火寂寥。
    下方人來人往,不少人趁夜色還出來做生意。再往南飛越過縣城右邊的小山,矮山南邊也是屋宅緊密相連,這還只是城鎮范圍以內的居戶。
    飛在高空,看到小山南邊的地形,陸玄靈豁然明白,此地繁華之因。
    怪不得深山還能有這樣的縣城,原來矮山南邊那條更大更寬的玉乾河,自正北方而來,與西溝鎮流下的清佑河在鎮子東南邊交匯。
    這座縣城所處的位置,恰巧還在南北商運要道上,往正北直達安業縣和西京,往南順河則去了均州,怪不得能形成這樣的規模。
    兩河交匯,沖擊出來的河灘,正好形成一大片空地,地勢開闊。玉乾河上商船往來,不少船夫趁夜色還在忙碌。
    連金州的廖川縣都比不上這繁華,若是將來這里真歸了自己,會有多少香火收入?
    他按下心里莫名想法,轉身朝西南方飛過去。
    越飛越近,約莫不到三里,只見一片抬起的山崗上,茂林蔥蔥郁郁,樹冠高大蔥蘢,林中隱隱現出殿宇一角。
    這神社不大,從高空看只有簡陋的三進,前院、主殿和后院,依山勢層層向上鋪開,坐西向東,主殿青瓦灰磚,院落也不大。
    陸玄靈停下身形,站在院外,看見廟宇上牌匾以黑漆寫著圣皇廟三個大字。
    這三個字詫然間讓陸玄靈腦海里想起邵荃先前提到的圣皇廟,當年邵荃就是在這被打傷的。
    記得之前邵荃提到過,宋承修深夜前往圣皇廟,當時她悄悄尾隨,在這被察覺,兩者才出手打斗。
    這里就是許鏡的修煉之地,他隱藏在這一百三十多年,不過陸玄靈更在意的是這座廟宇名字所代表的的意義。
    “圣皇?莫非是那位上古圣皇?”他抬頭凝視牌匾,面露疑惑。
    陸玄靈知道很多上古至今的歷史傳聞,能稱作圣皇并且還建廟立碑被供奉起來的,只有那位在上古時代開創人間第一個統一王朝,囊括九州天地的圣皇姬氏。
    據《歷年紀》記載,這個世界在一萬五千多年之前,九州各地諸侯林立,小國小城戰亂紛飛。
    而靈界之內也傳說,那個時代正是修士的樂土,諸多修道之人、妖魔鬼怪公然現世,四處行走,超自然的現象屢見不鮮。
    不過對人道來說,修士過于強大,卻并非好事。也正是在這個時候,天地間突然出現了一位不世奇才,他收錄各路人馬,舉兵起義。
    接著拉攏修行之輩,經過十多年的征戰,最終一統九州,建立了赫赫威名的第一皇朝大周朝。
    這個圣皇人物的生平,就像開了掛一般,所到之處,次次戰爭都能勝利。無數能人將相為其折服,身甘情愿為他出生入死。
    不過這個第一代皇帝也正是因為成了人皇,而與靈界無緣。
    其登上皇位之后,便開始大肆鎮壓各種身具大能的修士,剪除盤踞在深山古林的各路妖魔,瘋狂焚毀修煉書籍,致使自混沌初開,過了九個大劫才流傳下來的修行之道差點斷絕。
    諸多能人異士帶著殘存的書籍,紛紛遠避更為荒蕪的偏僻之所,才避過這場禍端。其中宇內五真就是當初存留下的門派。
    皇帝為了人道能夠徹底超出各道之上,凌駕百族,甚至還要煉出鎮國九鼎,妄圖橫掃天地,壓服山川萬物,讓人仙神鬼妖萬象朝服。
    其在位百年,足足奠定了至今為止,萬千年的人道大勢。
    姬氏所行所為極為霸道蠻橫,絕出世者天地之通,斷靈界萬象之本,這便是上古傳說中的人皇封天之戰。
    自此靈界退避,不顯于人前。而且某些事情上,天地最是平衡不過,給予了多少,也會收回多少。
    據傳修士之間傳聞,姬氏自己在晚年也想長生不死,又開始四處拜訪名山,尋找高人。
    可惜身為人皇,他之前那些所作所為,注定讓他后來毫無機會,最后在東巡祭天回返途中身死。這事傳的有鼻子有眼,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。
    以陸玄靈猜測,這事八成是假的,一個凡人皇帝若是沒有修為,前期征戰天下時,怎么可能抵擋得住那么多的鬼神仙妖。
    前世的神話傳說里,黃帝征戰百族,駕馭眾神一統中原,也是有赫赫修為在身。還傳下黃帝內經這等修煉奇書,最終一統天下后,在眾目睽睽下乘龍飛升。
    怎么可能這個世界出了個如此厲害的絕頂人物,逼得靈界差點斷絕,竟是普通人,還需要后來再修?
    此中內情,極有可能是修士為了貶低他,故意散布他晚年拜訪名山尋仙修道的消息。
    自己前世所知的那位黃帝,和鬼神仙人之間,相處就極為融洽,麾下也有鬼神仙妖聽命征戰。而這個世界的圣皇,與修士鬼神之間卻關系不妙。
    不過不管他有沒有修為在身,一代人杰,行事太過霸道,最終身死卻是真的。
    這件事情在靈界可謂是轟動一時,當時殘存的鬼神道、仙道皆知,消息瞬間傳遍天下,由此靈界內也立下了退避隱世,而且皇帝乃至朝廷之人不可修道的共識。
    據說周朝國運也正是因為過于嚴苛,才兩百年就國本動蕩。
    其國覆滅之后,新朝大夏再度征伐天下,重立國本,威勢卻并不能達到姬皇那種程度。
    因此修行之道得以浴火重生,鬼神再度出現。但靈界經此大周兩百年之禍,諸多傳承斷絕,再也無法恢復到上古時代的盛況。

    第一百二二章 借殼
    如今靈界隱世不顯的根本原因,就是人皇封天之戰。
    再加上后來又有妖魔幻化人形,進入朝堂,修士被無辜牽連,靈界在人道中,便越來越隱蔽。
    朝廷之中,這幾百年來,也有不少人死后化鬼做神,只是比較少罷了。
    例如本朝開國的大將軍馬元燚,戰死在沙場上,一念靈光不滅,最終化為鬼身。機緣巧合還被朝廷冊封為鎮國元帥大明神,受朝廷供奉,最終轉為神道。
    還有高祖之時的左丞相柳星承,也能靈識不昧,各種機緣下,最終化為鬼神,被封為文相神。
    他們兩個被供奉為神,也從不直接現身干涉人間法度,所作所為,都是用自己的神官來辦事。以至于漸漸隱世,后代人竟然只是認為他們不過是一個符號,并不真的存在。
    沒有修行的凡人想要化鬼做神,一切都充滿了不確定性。所以也有那種生前渾渾噩噩,但死后意志清晰,竟然機緣巧合得到供奉,最終還成為神明的人物。
    圣皇本尊早已不存,后來人給他造像立廟,不過是紀念其人的功績罷了,他早就隨著上古王朝的覆滅,消失無數載。
    這位皇帝被歷朝歷代尊為人道圣皇,為國之正祀,每逢各朝新皇帝登基,都要設立神位朝拜。
    他的陵墓修建在玉屏山圣陵皇極宮,萬載以來,代代都有軍隊守衛,供奉香火??上咀鸩淮?,被供奉香火無數載,也不過是一個古籍中的符號。
    如今九州上,圣皇廟越來越少,并不多見!不過但凡能有圣皇廟,多數都是朝廷御造的。許鏡藏身在這么個神廟里,會不會有別的目的?
    此地不同別處,不好直接闖進去,陸玄靈上前敲了敲門。
    大門應聲而開,許鏡出現在面前。陸玄靈拱手施禮“許道長,怎么突然找我來?是有什么事?”
    許鏡面色略微一沉,點點頭道“不錯!而且將會是很麻煩的事,你隨我來?!?br /> 兩人來到大殿前,正面牌匾上寫著圣皇殿三個大字。
    推門進入內殿,前方高臺上坐著一座神像。神像兩米多高,背后火焰紋樹立,身穿錦衣皇袍,腰結玉帶,表層刷有金漆,看起來有模有樣。
    其面目清俊頷下微須,頭戴金冠,年齡約有三十出頭。神像前的案上香火熄滅,燭光全無。
    神像腳下的御臺上還供奉著一個牌位,上面寫著正神圣皇之位。
    眼前這個神像造的冠冕堂堂,正氣凜然。神堂也布置的大氣肅穆,兩邊墻壁畫有不少神女神兵侍衛,齊齊拱衛正中的這座神像。
    神像面龐在微光的返照下,發出淡黃的顏色,細細看起來卻又并不陰森,通體還沾染著不少祥和意味。
    從氣息上看,若是真有這么一個神,估計也不是惡類。
    陸玄靈問道“許道長住在這個廟里,還供奉這么個圣皇?”
    許鏡搖搖頭“不過是為了掩護身份罷了?!彼闷鹱雷由系囊粋€葫蘆,往外一倒,滾出一個小鬼。
    小鬼向許鏡跪地拜倒“主人!”許鏡點點頭“把你看到的都說說!”
    “是!”小鬼開口道,“小的從上宮郡的圣皇御神宮里,看到一個十分強大的圣皇神出現。他外貌與神像一模一樣,而且神號也叫作圣皇?!?br /> 陸玄靈聽后有些不解“圣皇神?是鬼神冒充圣皇出現?這又怎么了,有圣皇神是什么特殊之事么?”
    中土境內,新鬼神頂替舊神名號再度出現這種事屢見不鮮。例如那位漢水神,幾乎每朝每代都在更替,但神名一直一樣。
    若是有什么鬼神頂替圣皇神出現,按理來說,也在情理之中。
    然而許鏡神情一愣“你竟不知道此事?”他揮揮手,小鬼鉆回葫蘆。
    這下反倒陸玄靈有些疑惑“怎么?這個有什么秘密?”
    許鏡點點頭“也難怪,這件秘密只在寥寥數家山門知曉,我崆峒派恰好是其一,你不清楚也很正常?!?br /> “因為從上古至今,從沒有什么鬼神敢冒充圣皇名號,來稱神收集香火。而且各大門派和朝廷陰陽司,都在暗中消滅那些出現的圣皇神?!?br /> 陸玄靈微微驚訝“這是為什么?”
    許鏡解釋道“只因圣皇乃是第一人皇,是他建國立下了萬年人道大勢。一旦修成圣皇神體,便和人道有感,可以憑借鬼神之身操縱人道變化,分裂天子龍氣,甚至橫駕于其上?!?br /> “到時候這位圣皇神若是想要引發人道動亂,天下橫生災禍,甚至篡奪皇帝龍氣,都可以輕而易舉?!?br /> “這也是萬年以來,任何朝代都嚴厲打擊鬼神冒名圣皇,奪取香火的原因。一旦被朝廷或者是知曉內情的修士發現任何圣皇神的蹤影,立刻會引來滅頂之災?!?br /> 陸玄靈恍然大悟“原來如此,那么你的意思是,你那師弟茅德清正在用鬼神造出一個可以操縱人道偉力的圣皇神?”
    許鏡點頭道“茅德清用鬼神借圣皇的殼子重塑一個圣皇神出現,勢必是用來對付我的。若是被他完成,一個圣皇神不知鬼不覺的隱藏在天地間,到時候便會天下大亂?!?br /> “早在上古時,圣皇之子,大周朝第二位皇帝姬重就發現此事,因此將其列為絕密,建立陰陽司,名面上是應對天下陰陽之事。實則暗中則打殺任何妄圖稱名圣皇的鬼神?!?br /> “萬年以來每朝每代,這件絕密,只有部分修士和陰陽司的大陰陽博士才能知道,連皇家也不清楚?!?br /> “茅德清已經造出五個厲害的五福神,若是被他弄出一個圣皇神,到時候只怕你我也不好應付了。為今之計,只有盡快想辦法?!?br /> 陸玄靈暗暗算了算,只覺得這個圣皇神恍如迷霧,有一種無處不在的偉力在遮掩他的一切秘密。
    他點頭道“事情既然已經至此,唯有盡快應對,我更好奇的是,怎么陰陽司至今還沒發現?”
    許鏡便道“沒那么簡單,上宮郡那地方已經暗中加入了東都的勢力,陰陽司大部分在幽州和上京,再加茅德清掩護,除非是茅山派的地仙高手前來,否則如何能輕易察覺?!?br /> 陸玄靈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他略微思索片刻抬頭道“既然如此!這個圣皇神必定還沒有完全修成神體,我等只要趕在他成功之前將其消滅便可以了!”
    許鏡依舊面色深沉“談何容易,茅德清敢這么做,一定早有準備,而且他讓五福神保護這個圣皇神,我等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偷襲,簡直難如登天?!?br />
    第一百二三章 煉劍
    他使用了一百年的桃木劍,最早只是煉入一些破魔神符和驅邪神光。
    而眼前這把劍,是他以地神的道性來重新煉制,不管是威力還是功效,都不可同日而語。
    一般來講,煉制法寶時充入的符文與陣法嵌套越多,威力就越大,這是他之前的理解。所以前期煉寶,只是將符文進行簡單的刻畫與疊加。
    那時候,由于對天地道性理解不深,便無法充分發揮材料的作用。例如之前留給蕭景的那條五爪金龍,若是現在讓他再練,只怕絕不是當初那樣了。
    自從他晉升到地神中期后,對于煉器越發精深,才開始知道,符文之間必須要相輔相成,才能互相配合,讓武器發揮最大的功用。
    而其中的精髓訣竅,就在于讓所有陣法與符文之間,達到最大限度平衡。欲達到這種平衡,就必須要對每一個符文的理解做到透徹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