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38
  • 下載
  • D-穿,踏雪從山下匆匆而來。
    仆人舉著傘小跑步跟隨??h令四十多歲,長得高大健壯,絲毫沒有中年發福之相。
    敲開門后,神社仆從引著他往后院走,進入暖閣。
    李澄身穿黑衣,坐在暖閣內,靜靜品茶。
    圓窗之外是松林枯山,被大雪覆蓋,別有一番素凈之美。
    一旁火爐正旺,縣令上前扣頭跪地到“來孫李文遠拜見天祖爺爺,一清早便來打攪,還請祖爺恕罪?!?br /> 縣令李文遠正是李澄的五世來孫,當年李澄在善見神社待了十幾年后,化去木毒,轉為人身。
    一次他回廖川縣的途中,半路上竟然救下了清惠夫人失散的后代子女,那女子一見李澄,便鐘情于他。
    李澄為了報答清惠夫人,便與此女結為夫妻。
    在未損真元的情況下,他隱瞞真實身份,于人間留了一個后代。
    到李文遠這一代,正好是第五代子孫,李文遠還有三個兄弟,他排行老三。
    老大李文濤在西京當千牛衛中郎將,鎮守西京皇宮;二兄李文君官位最高,于上京任吏部侍郎,是現今吏部尚書的心腹,可謂前途無量。
    至于最小的老四李文平則一心經商,去了西京安家。
    李澄當年出身不凡,身具靈氣,他的后代子孫也繼承了他的特性。
    從他兒子中了舉人后,便一代比一代出色。
    這一大家子經過五代發展,可謂是子孫名門,人才輩出。
    歷經百年的開枝散葉,李氏家族越來越繁茂,分成了三支主干。
    除了李文遠這支嫡系仍舊留在廖川縣,親近伺候李澄以外,其他族親全部搬到了西京和神都,各有宏圖。
    三支家族里,唯有嫡系兄弟知道李澄這個老祖宗還活著,而且每年都要親自回來拜見。
    李澄平日只在善見神社旁邊的深山隱居,輕易不曾出山。
    今天剛來俊川神社,李文遠立刻馬不停蹄的跑來。李澄輕輕一扶,李文遠坐起來。
    百年過去,李澄還是當年那副年輕容貌,而李文遠則已四十出頭,對比差別十分大。
    李澄指著對坐到“坐吧,不是說不用來么,怎么現在就跑來了。說吧,又有什么事!”
    順手倒了一杯熱茶給他。
    李文遠跪坐對面,拿起茶杯喝了幾口,小心翼翼看了看李澄的臉色。
    而后開口道“老祖,我一早就來,實在是情非得已。我那不肖長子李崇輝,上次從西京回來,不知從哪帶回個女子,口口聲聲便說要娶他為妻?!?br /> 李澄放下茶杯到“這種小事也來問我?我早已定下規矩,不管哪個子孫,但凡心有所屬,不必管什么門當戶對,哪怕對方是一窮二白?!?br /> 李文遠趕忙解釋道“老祖,事情并非這么簡單,我等怎敢忘了家規。那女子當晚入府,鎮宅金符便無故自燃?!?br /> “我等本沒多想,只以為是天干物燥。那女子雖然來路不明,我也并未慢待,而是交代好生照顧。若崇輝非他不娶,我自會上門提親?!?br /> “然而約有四五天后,崇輝便提出要去外面莊子上靜心讀書,我們起初還以為是好事?!?br /> “不想他帶了那個女子去以后,竟然性情大變,再不肯露面,終日在莊園不見外人。連我去了也總是迷路,無法靠近莊園,故而前來求老祖相助?!?br />
    第七十三章 救助
    聽完緣由,李澄斥責道“你們這些不成器的東西,我早已說過,每代必有一人身內自有靈性,很容易招惹妖邪覬覦?!?br /> “為此我特意定下護身三戒,只要不破除身戒,哪里會沾染上這些東西。一定是你們自己不恪守規矩,才自招劫難,今天反倒好意思來求我?”
    李澄當年留下后代,卻發現每一代都有一個子孫,一生下來就靈性非凡,但又不是修道之人。
    這種根骨是邪魔外道的最愛,特別容易招來靈魅。
    所以李澄特意定下護身三戒,一旦出現這樣的子孫,一定要為他們授戒,直到成年這股靈性就會消散。
    他的二長兄李文君當年就是這樣的人,所以得到舉族培養和暗中支持,才有今天的位置。
    好在這股靈性越來越淡,再過兩代,必然會自動消亡。
    李文遠見李澄動怒,臉色一白,低下頭到“老祖明鑒,我那長子絕不是那種肆意妄為之人?!?br /> “從小舉族嚴加管教,護身三戒從小到大都不敢忘,又怎么敢輕易破除。而且那晚連鎮宅金符都無故自然,這件事一定有緣由?!?br /> 這個世界的修士妖魔,甚少主動和官府起沖突,其中涉及到諸多緣由,除了人道氣運以外,還有其他一些厲害關系。
    自上古人皇封天后,一切靈界之事,便主動退世隱形。
    一般的小妖小怪懾于人道之威,不敢放肆,不過遇到厲害的就未必會怕。
    李文遠所處之地乃是縣衙,而且還有鎮宅金符守護。
    對方能輕松破去,手段極為高明,可見絕不是什么小怪所為!
    室內靜默了半晌,李澄從懷里掏出一塊玉佩遞給他“你拿這塊玉佩先回去,待會我自會處理?!?br /> 李文遠拿在手中,連忙俯身叩拜。
    他退去之后,玄靈出現在室內,李澄問道“師父!可要去走一遭?!?br /> 玄靈點頭道“這些子孫都是重要的布局,李崇輝尤其重要,此事不簡單,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吧?!?br /> 李家之所以能崛起,也是玄靈有意為之,他要借助這些人在凡人中形成的勢力,來幫助自己。
    仙道自修自得,與人道沾染較少。但行走神道,根本還在與人道共處,若是無依無靠,則舉步維艱。
    神道中人提升實力,一則是以固定香火靠時間來慢慢積累。
    這種屬于穩妥的路子,只要香火勢力不變,實力終會提升。
    當然還有另一種,不斷擴大地盤勢力,廣集各地信仰香火,實力也可以迅速提升。
    然而地盤擴大,牽扯越多,爭斗隨之也多。
    尤其容易受到人道變遷影響,稍有不慎就會腹背受敵,提升的很快,跌得更快。
    兩種辦法各有千秋,一心求穩的自然會選擇第一條路,想要快速提升的會選第二條路。
    不過若真認為一心隱世修行就能飛升,那未免也太過簡單了。
    財侶法地,哪一樣不是不是出自人間,為此玄靈也開始著手準備。
    有了李氏子孫在明面上協助,很多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。
    百年以來,玄靈之所以在這塊地盤安然無恙,規模還越來越大,四成功勞都靠這些李氏子孫。
    李崇輝是這一代的靈子,更是玄靈未來布局中的一環。
    三支李氏集合全族之力,秘密守護和教養,不想還是被妖魔尋隙而入。
    這次對方一定是有備而來,專門針對玄靈做下的局,只要毀了李崇輝,便會給他帶來不少麻煩。
    他一向只在這塊小地盤藏身,知道他存在的都很少。
    是誰要刻意針對他,稍加排除,玄靈心里便有數了。
    趁著白天,他悄悄飛往城郊山莊,此地內外已經被布滿妖術,只憑這些小術難以阻擋玄靈。
    他施法潛入后,一路尋至廂房,找到了李崇輝。
    李崇輝年紀只有十四五歲,生的俊朗不凡,眼下卻呆若木雞的坐在桌前,一言不發。
    看到這里,玄靈放下心來,好在妖物只是將他當成了采補的爐鼎,給他使了迷魂之法。
    李崇輝并沒有真和她兩情相悅,不然處理起來都分外麻煩。
    他悄悄布下幻術,阻隔了妖物的眼線,而后輕輕在李崇輝額頭一點,破去妖術。
    李崇輝恢復神智,回想起自己這段時間的行為,知道是撞上妖邪了。
    正要站起來逃跑,耳旁忽然傳來一個聲音“小子,別亂跑,小心再被那妖物抓回來控制住,到時候誰也救不了你?!?br /> “您是何方神圣,求您救救我!”李崇輝立刻求救。
    玄靈對他到“小子,無需害怕,本尊自會救你平安。這妖物無故禍害你,吸了你的元氣,要是不補救,你活不到三十便要早早夭亡。你想不想補救回來?”
    妖物擒住他之后,他有戒條護身,一點元陽不散,這妖物百般誘惑都不能破開其身。
    后來妖怪見其遲遲不上鉤,才使了法術迷惑他,想要霸王硬上弓。
    李崇輝一聽,知道自己要早死,嚇得連忙點頭。
    玄靈便傳音給他,教他晚上只需依計行事,自會得救。
    到了夜里,雪勢暫停,李澄動身下山而來,路上早有李文遠派出的三四個仆從在等候。
    幾人會合后,往城東行進,走了幾里山路,來到一處竹林前。
    李澄微微皺了皺眉,眼前竹林已經被施了法術,凡人無法入內。
    他讓這些仆人退遠,而后向左走了幾百米,從另一側進去。
    竹林內積雪深厚,李澄來回穿梭,漸漸靠近莊子。
    行至莊子門口,他仰頭看了片刻,淡淡開口道“妖孽,我念你修道有成,難得幻化人形,若是知道天高地厚,自己速速退去?!?br /> 聲音傳入莊子內,山莊門扉緊閉,無一絲聲響。
    李澄懶得再勸,拿出一面寶鏡,往前一照。
    漫天金光飛射,莊子頂上好似一輪赤陽高懸,灑下無窮光芒。
    這面寶鏡是四天神君仿制須彌寶鏡合伙練成,轉贈給了李澄,取名六陽神火鏡。
    發動后可以噴出六種破魔金光,神火萬道,??水愵愌?。
    四天神君現今功力越來越高,是眾神當中,僅次于玄靈的強者。
    他們歸入玄靈麾下之前,早有百年苦功,后來修煉天書,過去的根底優勢立刻顯現出來。
    在隨后百年內,前后修成元神之境。而且功力還一路猛增,再加上眾多法寶在手,戰力極強。

    第七十四章 舊怨
    他們閑暇時練出諸多法器,或贈給李澄,或是給了其他眾神,這面六陽神火鏡便是其中之一。
    神光照耀之下,山莊上騰起一層薄薄的銀灰色結界,擋住光芒。
    同一時刻,山莊內部,一個渾身寸縷不掛的妖嬈女子,正在糾纏李崇輝。
    李崇輝按照玄靈吩咐,故意裝作癡呆模樣,任她怎么擺弄都不肯就范。
    女子惱怒之后,直接強行上陣。李崇輝馬上就要堅持不住時,玄靈悄然在房內現身。
    他伸指向前一點,一道神光沖入床圍內。五色煙嵐轟然炸開!
    山莊外,李澄呵斥到“區區一條三百年的銀狐,道行如此粗鄙,也敢出來生事?!?br /> 手中鏡面射出六道好似利劍一般的烈火破魔神光,擊中結界。
    那結界砰然炸裂,無數金光從天上地下,浩浩蕩蕩沖入山莊內部。
    房間內,女子和李崇輝糾纏的正緊,忽然被雙重攻擊,頓時失去定力。
    一身真元,反倒如同泄洪一般,往李崇輝身上倒涌而去。
    緊接著山莊內外傳出一聲極為響亮的慘叫,一個銀灰色人影騰空而起,一邊哀嚎,一邊化成銀狐原型,往西飛竄。
    玄靈本想暗中追上去出手抓住她,卻事到臨門時,又收手任她飛走。
    李澄立刻沖進去,破除莊子內外所有妖術后,喚來仆從將李崇輝趕快帶走。
    回到神社內,李澄問道“師父,剛才明明可以擒住那妖孽,為何不趁勢追擊?”
    玄靈將一縷銀灰狐毛放到桌子上“憑她區區三百年的功力,如何能破去你的鎮宅金符,這是有人刻意要針對我?!?br /> “若追過去就是中計了,對方是誰,我已有眉目。不必擔心!我剛剛在李崇輝身上施了法術,現在她純陰元氣泄盡,道行盡喪。此生都無法再現人形!”
    李澄聽了,回想起剛才將李崇輝帶出來時,那小子一臉容光煥發,意由未盡的表情,立刻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    他暗自感嘆,李崇輝真是好運,這樣都能讓他因禍得福!
    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后福,他將來成就,只怕比他那幾個叔叔還要高。
    另一頭,那只銀灰色妖狐一路往西南飛竄,來到廖川縣與慶輝縣交界的群山之間,落入一處村莊內。
    村莊處處是殘垣斷壁,早已荒無人煙,諸多白骨骷髏散落在地面。
    她剛腳步接地,就大聲呼喊到“大王,快救我!我快不行了!”
    話一喊完,渾身不由自主的抽搐,生出狐毛,迅速變成一只銀灰狐貍。
    它趴在地上一邊慘呼,一邊身形慢慢縮小,最終失去靈性,成了普通狐貍。
    這時候村莊升起團團濃霧,覆蓋住整個峽谷,從霧中緩緩走出一個長著獨角的人形鬼怪。
    他面容英俊,除了頭上的尖角,外形和人類幾乎沒有差別,身穿銀色大鎧,頭戴銀兜。
    雪白披風無風自動,緩緩飄動,腰間懸著一白一黑兩把劍。
    鬼怪來到狐貍面前,看它已經靈性全無。
    將其抱起,對著狐貍到“你沒有把他引過來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