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33
  • 下載
  • D-有一些成效,正好今晚拿參合老道試試看?!?br /> 玄靈手指點在李澄眉心間,不敢放開。
    一放開,對方的巫術便會橫空殺死李澄。玄靈已經有心收李澄入門,自然要保他周全。
    聽董鈺這么一說,玄靈提起興趣,正好也想看看他閉關后有何成就。
    董鈺拿出九品蓮花點了點,運功催動,蓮蓬一顆蓮子內飛出一道黑光,緊接著又飛出一道紅光。
    動作看起來簡單,不過玄靈卻看到了那兩道光中,有一種極為厲害的東西飛了出去。
    天色昏暗無月,云層厚重。兩道極為龐大的暗影貼在大地,穿梭于山林間,漸漸靠近月河谷。
    谷內茅棚燈火昏暗,黑乎乎一片,唯有壇前的燭臺,燈火一閃一閃。
    參合道人臉色陰沉猙獰,將黑芥子毒藥涂到木人身上,然后觀想木人被風吹在虛空。隨即以金剛鉤鉤住木人七竅,用罥索緊緊縛住。
    而后高聲念咒,將人骨做成的骨橛,狠狠釘入木人心頭額臂頸。接著手里換成一個木槌,一邊念咒,一邊對著桌子上的木人大力敲打。
    打了足足有十幾下后,他拿起一把黑色匕首,沾上毒液高高揚起,準備徹底了結李澄。
    在刀口即將下落前,忽然他眉目一抖,感到一陣莫名的心驚肉跳,似乎有什么非??膳碌臑碾y,即將臨頭。
    這股預感極其強烈,壓的他呼吸都隨之沉悶起來,真氣為之一滯。
    他立刻停止施法,點燃更多燭臺和香火,從法壇上拉出沙盤,靜息一口氣后,開始起壇占算。
    參合道人一邊口誦咒語,一邊閉眼畫寫,木棒劃過沙面,沙沙聲作響,漸漸勾勒出一道道看似沒有規律的線條。
    占算完畢,他往前一看,下一刻,滿臉大驚失色“不好——來得好快!”
    他趕忙提起桌子上的符咒,轉身就往門上貼。
    符咒總共才四五道,只剛剛封住門扉就用光了。
    參合道人拔出腰間匕首,狠狠劃破自己的舌頭,將血液涂到指尖,在窗戶畫上一道道怪異的字符。
    兩面窗戶全部被符文封上以后,他依舊感到極為不安。
    這股預感并沒有減輕半點,反而越來越重。他焦急的來回走動,思考辦法。

    第六十三章 明王
    參合道人似是想起了什么,又跑到壇下摸索一陣,翻出好多瓶瓶罐罐和丹丸藥材。
    一些沒用的被隨手拋在一邊,他極為著急,顧不得挑選。
    找到有用的幾種后,一呼啦全部倒進搗藥缽里,狠狠搗碎。
    參合道人一邊杵藥邊來到門前,貼上耳朵向外細細聽,見外面沒有響動。
    他輕輕打開門,跑出來將藥缽里搗碎的粉末,圍著茅棚院落均勻撒上一圈。
    而后再次用刀割破自己的掌心,把血液灑在粉末上,雙手做獨鈷定印,朝圈子一指大喝道“封——”
    做完這一切,他滿頭大汗,一邊大喘氣,一邊退回茅檐下,身子一軟,癱坐下來。
    剛剛沙盤上有山火臨頭、天地蹦摧之象,若問生路,竟然是出入無門,有死劫臨頭。尸參生長在這里,他決不能拋棄。
    參合道人休息一陣,微微定神,趕忙退回屋內將門關好。
    而后找到茅繩,以四根竹竿挑起,圍著屋內做了一個四方結界。
    他翻出道經,端坐結界正中,閉口念誦咒語,再不管外事。
    茅棚外無故生出冷風刮過,樹葉嘩啦啦作響,這聲音平常聽起來再正常不過。
    不過此刻參合道人聽來,就像是催命的聲音,額頭冷汗長流。
    風聲大作,云霧隨風朝谷內聚集,暗影穿梭在云霧間,來到茅棚之外。
    地面升起團團黑霧上涌,化成一個五六米高的黑色巨人。
    他長著三頭八臂,頭戴骷髏冠,正中面孔極度憤怒爆惡,三只眼睛血紅圓睜,嘴中獠牙外翻。
    左面孔是青黑夜叉,右面孔是血紅惡鬼,滿頭黑發上揚倒豎。
    八只手臂持著金剛杵、寶劍、金輪、繩索、鐵鉤、三叉戟、戎刀、棍棒之類的法寶,每只手臂都纏著黑色毒蛇,佩戴有金色臂釧。
    巨人腰間以虎皮為裙,人骨為鬘;頸上盤著一條大毒蛇,掛有一條長長的白骨念珠。
    渾身燃起藍黑色火焰,形象既兇惡又恐怖。兩足之下,踩踏著無數在火焰中痛嚎的惡鬼。
    他飄在院頂,張口大吼一聲,口中噴出滾滾黑風,夾雜萬千藍色星火,咆哮而下。
    聲響大作,整個山谷清晰可聞。黑色颶風擰成一股襲向茅棚,轟隆一聲,撞在透明的結界上,激起無數星點光芒,四處飛散。
    屋內微微一晃,結界草繩無風自動,冒出一點煙霧。
    參合道人汗水長流,但他依舊保持坐姿,掐手印念誦咒語。
    黑色巨人八只手臂齊齊朝前推動,虛空生出透明波紋,蕩向結界。
    白色結界只撐了一個呼吸,轟然炸裂,爆出滾滾白光,沖向四面八方。
    那些布成結界的粉末,全部瞬間燒成黑灰,被殘余風浪推向茅棚。
    屋內參合道人睜眼驚呼“怎么可能!那屠夫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厲害?”
    他慌亂之余,再次割破自己的手掌,將血液甩向茅棚四壁。
    黑色巨人大踏步向前,每走一步,虛空隆隆作響。
    來到茅棚前,他一手舉起三叉戟,猛力劈下。
    一聲撞擊巨響,星火飛射,三叉戟再次擊中一道結界。
    這道比之前那道更加堅固,三叉戟只刺入一指厚,便無法再進絲毫。
    結界看上去十分深厚,巨人手臂微微往下一按,結界便轟然炸碎。
    屋內所有符咒和字符,在強大的沖擊之下,頃刻間消失,原處只留下一道黑斑。
    四根竹竿咔擦一聲折斷,茅草繩燃起大火,一瞬間成了灰燼。
    參合道人嚇得往后一退,倒在地上,茅棚轟的一聲,從頂上被掀翻。
    參合道人仰頭一看,巨人極度恐怖的面孔,不禁讓他倒吸一口冷氣。
    這種可怕的形象,在他修道幾十年來,還是頭一次見到。
    好在他還算鎮定,要是普通人,絕對會被嚇個半死。
    他爬著后退,忍不住驚聲呼道“你是誰?我和你無冤無仇,為什么要來對付我?”
    參合道人五指往地上一拍,地面開裂,升起無數綠色根須,往上涌起,噴出灰色的氣流。
    他大呼到“你是哪里的鬼神?我和你從沒見面,為什么要上門來襲擊我?!?br /> 之前他偷盜顏屠子的人面桃失敗后,起初還有些擔心。
    今晚突生噩兆,他還以為是顏屠子要來,迅速布下結界。他知道顏屠子的手段,憑這些結界,足矣擋住他。
    不料結界被接連擊破,出現在面前的,卻是從沒見過的黑色巨人。
    這股滔天煞氣和兇威,令參合道人震驚無比,他越看越覺得恐怖。
    怪不得剛才那股噩兆如此可怕,眼下只有發動尸參,希望能保住性命。
    黑色巨人仰天長嘯,并不回答他,身形在黑霧中變得更加巨大,足足五丈高,八只手臂所有法寶放出浩瀚金光,齊刷刷全部砸下來。
    參合道人屈指一揮,綠色根須爆涌而上,迎上眾多法寶。
    金光炸裂,藤蔓哀鳴一聲,根須在火光中被層層向下砍斷,殘枝斷節裹著火焰,飛射向四周。
    參合道人迎上這股氣息,張口吐出一灘鮮血,臉色蒼白一片。
    就在此時,周圍傳出莫名的潮水聲響,虛空一道道紅光生出。
    茅棚百米范圍內,瞬間跟隨紅光,化成了濃稠致密的血水之海。
    海中無數骷髏、毒蛇、夜叉、修羅上下翻騰,血海圍著茅棚一震,四處飛射的尸參根須墜入海中。
    而后可怕的低沉嘶吼響起,這聲音有種惑人心神的威力。
    微微聽上一聽,就覺得心臟都要炸裂一般。
    參合道人扭頭四望,竟發現不知何時,自己已經身處無邊無際的血紅色海洋當中。
    天上地下,除了血色,再無其他。自己是什么時候被轉移到這里的?
    血水朝上泛起,浪花翻滾激蕩,從海面之下,猛然躍出一個渾身血紅色,千手千眼的巨型怪物。
    怪物只探出半個身子,遠比黑色巨人更加龐大,身形狀若山岳,生有三十六個頭,腰下卻是黑色蛇身。
    無數手臂持著各種法寶,每只都長有睜開的銅鈴巨眼,各種武器噴射金光火焰。
    脖子上掛著人骨釧和人頭珠,黑色衣帶往上飄揚。
    他渾身籠罩在極為龐大的血紅色火焰中,將整個茅棚籠罩住。
    天上紅云,全是火焰燃燒后冒出的滾滾濃煙。
    黑色巨人見到蛇身巨怪后,點點頭收起兵器,身上黑光收斂,漸漸變成了一個三面八臂,端坐在蓮臺之上的金身菩薩。

    第六十四章 血海
    金身菩薩祥云籠罩,金光萬丈,濃烈到化不開的光芒,聚集在一起,好似一輪金色太陽。
    連血海都無法靠近他,菩薩頭戴五智天冠,身穿瓔珞天衣,收起八只手臂,只留兩臂在外。
    一手做降魔印,一手做說法印,對著蛇身巨怪微微頷首,便隨著燦爛金光祥云輕輕一晃,消失在虛空中。
    蛇身巨怪一只手臂往前一推,血水翻天而上,拔起一道千米高的浪頭,掩蓋天空,朝參合道人罩頂撲來。
    參合道人驚恐萬分,趕忙運功,身外涌出巨大的根須,團團包裹住他。
    浪濤震天動地般砸下,血水循著根須縫隙一灌而入,一擊之后,血浪淹沒了根須和參合道人。
    參合道人沉入底部,使不出半分法力,周圍的血水形同膠質,往內重重擠壓。
    迅速腐蝕掉根須,他稍微松懈一絲,心神隨之失守,露出破綻。
    一絲血水趁機順著五官鉆入他的軀體內,渾身元氣被飛速抽走吞噬。
    血水越涌越多,不過片刻,參合道人一邊抽搐,一邊掙扎,最終化成了一具干尸。
    整個茅棚被血海浪潮吞沒,蛇身巨怪兩只龐然手臂,探入海面之下,往外一拔。
    浪花飛濺,揪出一棵三十多米長,兩丈多粗,蠕動扭曲的青灰色植物。
    這棵植物無數根須,形似人參一般,蘆頭莖稈一一齊備。
    每個根須末端,都連接在一具蒼白的尸體上,足足有上千具尸體懸掛,其中有一個便是顏青敏。
    尸參被連根拔起之后,感受到了極大危險,所有觸須瘋狂掙扎擺動,發出野獸一樣凄厲的咆哮。
    蛇身巨人立刻兩手緊緊將尸參挎住,按在一起。而后一把扔進充斥無窮火焰的嘴里,嚼了一陣,一口咽下去。
    潮涌聲再次響起,巨人吃掉尸參后,緩緩沉下海面。
    血浪在拍打聲中,好似潮水退去,化成紅光自虛空消失。
    霧散云開,原地茅棚還在,參合道人的干尸靠在折斷的木柱上。
    俊川神社正廳寶座上,俊川將軍猛然間他感應到什么,立刻起身站起來,推開女鬼飛到神社頂上。
    他迎風遙望東方,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,接著揚聲暢快大笑“哈哈哈哈!他死了?這就死了?他終于死了——終于死了——”
    他迫不及待,直奔月河谷快速飛去。
    天界之內,一道紅光伴著蛇身虛影飛進來,落入大殿。
    虛影收起血色,現身出一個右手持金剛杵,左手持寶珠的莊嚴菩薩,端坐于金蓮之上,和之前窮兇極惡的狀態截然相反。
    他同樣身穿潔白天衣,頭戴天冠,面目慈祥莊嚴,對著玄靈和其他眾神合十一禮。
    而后架起云光,飛回董鈺手里的九品蓮花中。
    剛才這場戰斗,眾神全部到場,從頭觀摩到尾,尤其是那個血海升起的蛇身怪物,威力強大無比,聲勢更是撼人心神。
    那種恐怖至極的形象,光是看一看,就覺得心神跳動,無法平靜。
    玄靈開口問道“怎么樣?感覺如何?”
    董鈺睜開眼,不禁感嘆道“主公!好厲害的分身,我差點便要控制不住了?!?br /> 蕭景好奇道“不至于吧,你不是放出去兩個么?怎么會控制不???”
    “同時化出兩個非常艱難,所以中途我才撤回一個。憑我現在的法力,連他們九牛一毛的本事都使不出來?!倍暯忉尩?。
    “千手蛇身巨人乃是熾盛威光菩薩的忿怒之身,名號勝海金剛明王,又叫血海尊王。剛才明王收回忿怒之相,所化的菩薩便是熾盛威光菩薩?!?br /> “至于那個黑色八臂巨人,乃是總集密意菩薩的忿怒身,名叫火焰忿怒明王?!?br /> 以我現在的道行,根本使不出他們靜寂法身的能力,甚至連催動也做不到。所以只能降一等,以明王形象出現,才能使其發揮一點威力?!?br /> 玄靈心頭一動,朗聲笑到“我原以為九品蓮花只是化出九個分身而已,沒想到還有這等能耐?!?br /> “既是如此,你要好好運用,爭取早日用熟于心。對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