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31
  • 下載
  • D-軍嘴角那笑容越發明顯,眼底全是冰冷的寒光,背著手去了前廳。
    約有半柱香后,兩個護法前后出門,嘴角都帶著相似的神秘笑容。
    來到前廳,兩人并不像之前那樣立刻俯身拜謝,而是端身正立,直勾勾盯著俊川將軍,露出同樣詭異的笑容。
    俊川將軍揮揮手,鬼仆們全部退下。
    直到內廷只剩下他們三個,俊川將軍嘴里發出少年的聲音“從此之后,本尊就是俊川大將軍?!?br /> 兩個護法各自對視一眼,發出另外兩名少年聲音“我為護法大將!將軍在上,屬下參見將軍!”兩人抱拳叩拜。
    俊川將軍清了清嗓子,換回原本威嚴的聲音“你們起來吧!接下來速去召集本尊領下所有鬼神。對了,我們那幾位小弟最近還沒動手,改天本尊幫他一把!”
    護法將軍跪地回命,各自持著武器飛出神社。
    同一時刻,月河谷中,參合道人感知到事情已成,仰天哈哈大笑“終于成了,接下來只要收攏本地鬼神,便可以合力對付善見大王!”
    一個月前,他送上三個少年引俊川將軍入局,便是為今天做準備。
    俊川將軍乃是朝廷冊封的正神,有朝廷氣運守護,不可硬來,只能用三個少年來腐化他。
    他吸收三個少年的真元時,他的朝廷護身之運,也悄悄轉移給了少年。
    而且少年的真元和他本身元氣合為一體,他又沒有及時煉化。
    東君與其行事時,問的問題看似簡單,實則是巫咒鬼契,一旦應下,便被東君尋到了漏洞。
    所以東君才能趁他心神不清,神體絲毫未防備時,一舉吸光了俊川將軍的力量。
    并且將其苦苦修煉的神軀吞噬干凈,由內而外變成了他的模樣。
    這天往后,廖川鎮域內大大小小的鬼神,紛紛接到將軍大人召喚,一同前往神社。
    有些不聽話的刺頭,被俊川將軍親自率兵出手鎮壓,拖回神社一番折磨,最終強行打服。
    俊川神社鬼神越聚越多,實力暴增。一到晚上,神社內部鬼氣森森,山下居民都能聽到莫名的動靜。
    這天晚上,俊川將軍獨自一人出現在城北河邊,站在橋頭上等候,一道暗影倏忽而至。
    將軍頭也不回,開口說道“時候不早了,你們若再辦不成事,主人可要生氣了。主人已經下達命令,要我助你們成事,你回去準備準備?!?br /> 幻影一言不發,悄無聲息消失在身后。
    又是幾天過去,李澄傷勢已經痊愈,準備明天就繼續啟程北上。
    他盤坐在小案前抄寫書冊,廟宇外一陣莫名安靜,他卻并未注意到這股異常。
    周圍柳絮剎那間停止飛揚,好似時間在此刻停止下來。
    一個聲音自虛空中傳出“夫人,本尊多次召集域內鬼神商議大事,其他人都去了。唯獨你不肯前去,莫非是看不起本尊這個正神?”
    俊川將軍帶著護法,從虛空現身,周身神光溢彩,踏在云霧中,漸漸向小廟走來。
    李澄眼神一驚,想要退后逃走,俊川將軍放出一道陰風,將其擊暈。
    接著冷冷笑道“真是個白癡!這種膽量還敢和鬼神安居?”
    過了片刻,小廟悄然無聲,俊川將軍面色一沉“夫人這是要敬酒不吃吃罰酒?”
    他又等了幾個呼吸,對面依舊平靜,他手掌向前輕揮。
    左右護法會意,化成兩道神光,縱身躍起,舉起大刀砍向小廟。
    就當兩人即將劈上廟宇時,頂上水色透光一閃,飛出那個清惠夫人,她雙掌往前推出,兩道神光將護法的兩把武器同時擊碎。
    護法索性丟掉武器,同時運掌,飛身猛躥過來,婦人立刻一掌對上一人。
    三人相互一擊,空中轟然炸開,兩個護法同時口吐綠色鮮血,倒飛出去。
    俊川將軍眼色一變,對方竟然功力如此深厚。他手心神光爆射,揮掌偷襲而來。
    婦人才擊退兩個護法,還來不及撤退,又見正主出手,再次運起渾身功力,推手迎上俊川將軍。
    兩者一擊,法力猛烈一撞,真元從兩者掌心涌出。
    一聲巨響,強大的氣浪自二人掌心再度爆開,紅白兩色神光飛射,他們同時被兇猛的氣旋沖擊,連連飛退。
    停滯的柳絮,隨著氣浪涌向四周,那座小廟正迎余威,咔擦一聲,向后轟然倒塌。
    就在此時,旁邊忽的再度飛出三個身影,好似幻影,朝婦人迅猛撲來。他們的面容,正是之前想要破壞神社的文姓公子三人。
    婦人趕忙甩袖放出一道道青柳劍,青光飆射而出。三人躲閃不及,被青柳劍迎頭刺中,好似篩子一般渾身傷孔。
    三人尸體倒飛出去跌在地上,流出一大灘綠色血液。
    其余青柳劍不分方向,飛散擊向四周,炸的泥土崩飛,煙塵四射。
    婦人退了米,嘴角溢出一絲鮮血,趁對方飛退無暇分神之際。
    她搖身一變,散成云霧,撲上前裹住倒地的李澄,消失在小廟前。
    俊川將軍連退數丈,將正面襲來的一把短劍擊碎,口中流出綠色血液。剛才對擊的那條手臂,呈現出不自然的彎曲。
    他抹掉嘴角的血,面目陰沉笑道“哼!果然是厲害高手!我們三個竟然也拿不下她?!?br /> 左右兩個護法上前道“將軍,被她跑了,現在該怎么辦?”
    “她跑不了,馬上召集鬼神去追?!笨〈▽④娀饕荒t光,消失不見。
    同一時刻,玄靈忽然自定中醒來,總感覺有什么機緣快到了。
    他運功推算,只知道方位應在西北,至于到底是什么事,卻一無所得。
    總之是對自己很重要的事,他起身往出走。不過在踏出天界之前,卻停下腳步,轉而出現在董鈺閉關的地方。
    董鈺立刻拜見到“拜見主公!”
    玄靈吩咐道“董鈺,你立刻率兵前往西北,至于是什么事,你見到了自然能有所獲?!?br /> 董鈺回到“是!主公?!彼杆賻ьI八位金甲神將,三十六個金甲天兵,往西北方向飛去。

    第六十章 勸善
    清惠夫人帶著李澄一路往東南方向飛逃,約有半個時辰,功力幾乎快要耗盡時,不得已落入林中。
    她先施法驅逐李澄身上的陰氣,然后盤坐在一旁樹下,運功療傷。
    李澄朦朦朧朧間醒來,發現自己身處陌生地方,旁邊竟是那位供桌上的神明。
    他大吃一驚“夫人!您就是廟里的那位神明?剛才是您救了我?這是哪里,您怎么了?你怎么受傷了?”
    下一刻,他注意到對方狀態似乎不太好,他想要靠近,但又擔心會打擾到對方。
    清惠夫人運功之余,睜眼看了看李澄,搖搖頭,聲音平靜道“現在沒人了,你若是要動手,便動手吧。我元氣大傷,真元耗盡,已經不是你的對手了?!?br /> 李澄表情一愣,趕忙解釋道“夫人!你在說什么?什么對付你?我干嘛要對付你?”
    清惠夫人嘴角流出一絲白色血跡,抿嘴淡然一笑“剛才一路上,你明明有很多機會,只要出手,我必死無疑,可你偏偏沒有。足見你也在猶豫,此是善相和人性已生?!?br /> “這一個月來,你機會頗多,只要趁白天毀了我的廟宇,我就無路可逃??赡銢]有這么做,還屢次猶豫,便是這份善意,就值得我帶你來這點化于你?!?br /> 李澄神情越發疑惑“夫人!你到底在說什么?我不明白,要不是你,只怕我死在那都沒人管,我謝你都來不及,怎么會害你?!?br /> 清惠夫人淡淡一笑,眼神中帶著清明,神采仿佛早已看透一切“我早就過了什么才子佳人,互相愛慕的年少時光,何況我沒什么姿色?!?br /> “就算你真的是十月懷胎,媽生爹養的真人,也差了我幾十年的輩分。參合道人派你來算計我,實則是下下之策?!?br /> “像你這種出身,多是飽讀詩書,不信鬼神的。就算信了,也多是恐懼大過愛慕,巴不得遠離鬼怪,又怎會樂意接近我?若真是情竇初開的小女子,才可能會被你蒙過去?!?br /> “你容顏俊俏,刻意接近我,只有兩種可能,要么是白癡瞎眼,要么就是別有用心。你既非前者,必然就是后者。那俊川將軍是我看著成長起來的,旁人卻不知道,私下里他一直敬我如母。他雖然好色,人品卻并不壞?!?br /> “今晚他無緣無故性情大變前來攻擊,想必已經遭了毒手,有人借他的皮相冒充他。剛才他們三個都口吐綠色血液,我便知道發生什么了!我早就勸他多次,不要和邪道為伍,他卻不聽,可惜了色字害人?!?br /> 李澄更加手足無措,表情絲毫不像作偽“夫人,到底是什么將軍毒手?你救我出來,我怎么可能要害你?你這些話,我真不明白!”
    清惠夫人又到“我之所以帶你過來,是希望點化你能迷途知返,改過向善。這么長時間,我也探明了你的出身,你與他們三個不同?!?br /> “他們三個是草木所生,本為妖鬼,受制于木母本體難脫自由。但你是人血點化而出,并有人的精魂,脫去木母制約,已經是有情有性之輩。若能走上正道,必然造福一方?!?br /> “那參合道人多年前剛來到這,我就已經知道他的根底,我不是他對手,也無力阻止他。你得草木之精為血,人之血肉育化真身,還生出精魂,天生便是修道的好料子?!?br /> “若能用正宗道法慢慢化去木毒,將來大道可期。千萬不要走上邪道,白白浪費你的根骨?!?br /> “俊川將軍不肯聽勸,已入劫數,今晚我死不足惜,惟愿你不要自誤。你才剛剛出世,生性不壞,還有的改?!?br /> “今晚有緣相見,我便給你個姓名,你謊稱叫李澄,以后便真叫李澄把。聽我一言,和他們分道揚鑣,我不忍再看你也步入俊川將軍后塵?!鼻寤莘蛉丝嗫谄判?,一口淤血噴出,面色慘白。
    話說到這里,繼續否認已無意義。
    李澄慢慢低下頭,表情變得陰晴不定,略微往前走了一步“你早知道我要來對付你,你還救我?”
    “你剛才要是直接一走了之,現在也不會落到這個地步,可見你的善并沒有救你。憑什么要我背叛主人,去走你的路?!?br /> 清惠夫人搖頭道“你還沒有真正修行過,并不明白!我修行善道,不為有所求。有求便有漏,有漏便是落入下乘?!?br /> “我之死道,乃是我自己取得,并非天要絕我。如你所說,我大可一走了之,棄你于不顧,如此便是生路?!?br /> “可留你在那與妖邪沆瀣一氣,將來你必然落入邪道,我又于心何忍。我知道那三個馬上就要追過來,你快走吧,離開這找個地方好生修行?!?br /> 清惠夫人抬頭看了看對方,見他眼底滿是猶豫,繼續道“剛才一戰,我元氣耗盡,已經生機全無。若能在臨死前看著你回頭,我死也甘心了?!?br /> 李澄咬咬牙,微微有些不耐“你說什么鬼話,我怎么可能只憑你幾句話,就要背叛主人?!?br /> “主人要活捉你們這些鬼神,可不是要死的。你現在還不能死,主人把我造出來,就是要我來誘惑你,拖你入局?!彼拕傉f完,周圍冷風呼嘯。
    眾多鬼神伴隨著神光從天空降下,俊川將軍帶領二十多個威猛鬼兵,出現在當場。
    他神采飛揚,身放霞光云霧,面帶笑容上前道“小弟!你果然在這,她快不行了么?罷了,既然是快死的人,索性給她個痛快,主人不需要這樣的殘廢?!?br /> 李澄回頭大喝道“你給我住口!什么時候輪到你來命令我?!?br /> 俊川將軍表情一僵,變得滿目陰寒。
    李澄走到清惠夫人面前,蹲下來到“你不該救我!這是你自找的死路!”
    清惠夫人面帶苦笑,搖搖頭,眼里全是善意和勸誡,一言不發。
    李澄拿出一把漆黑的短匕,神色一冷,刺向清惠夫人,俊川將軍露出陰笑。
    就在即將刺到對方身體時,李澄忽然搖身一變,化作一道黑影,短匕寒光閃爍,反身直撲俊川將軍。
    俊川將軍大驚,慌忙之間往后一躲,拉過左護法擋在身前,匕首正好一穿而過。
    短匕上的黑氣瞬間灌入左護法軀體內,他慘叫一聲,炸成綠色粘液飛撒而開。
    李澄拔出短匕動作更快,再度身如幻影,刺向俊川將軍。
    眾鬼被這短匕威力嚇得全部往后飛退,俊川將軍躲避間,匆忙屈指一抓,攝來右護法拋向身前。
    匕首一擊而中,右護法同樣身體炸裂,綠色漿液亂飛。
    清惠夫人明白他的選擇,終于露出欣慰的笑容,身上溢出點點靈光,往外飄散。
    俊川將軍又驚又怕,張口大喊“叛徒!你竟然敢背叛主人!主人一定不會放過你的?!?br /> 他雖然吸收了諸多真元,法力暴增。
    但李澄手里的匕首,是參合道人專門給他對付清惠夫人的。
    此物鋒利無比,一旦刺中鬼神,便會被匕首內的奇毒迅速腐蝕,爆體而亡。
    哪怕他現在擁有俊川將軍的法力,也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