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308
  • 下載
  • D-少年繼續搖動白帆,帶著童子們往山上走去。山間安靜的出奇,一盞盞幽藍色燈火,往更高的山腰緩緩移動。
    陸玄靈準備跟上去,這時,左右的兩個金甲天王見狀,持劍天王連忙道:“不好!怎么這個時候還有凡人上山?”
    “姑姑馬上要打開幽冥之門,如果他被幽冥之氣沖了身,可是要折壽短命的,快攔住他!”

    第四百八五章 終歸
    持鞭的卻連忙說道:“且慢,你要如何攔住他?直接現身,還是對他施法?別忘了你我的身份?”
    “他眼下未干壞事,我等便不可隨意以法術施加凡人。就算要做,最起碼也要通知姑姑。不然你擔得起這個罪過?”
    持劍者著急到:“那該如何是好?難不成就讓他這么上去?”兩人一時不知如何處理,眼睜睜看著陸玄靈從他們身旁經過。
    但是他們又不好放任,持劍者心一橫:“大不了事后我領罪,你站在一旁。他若上去被幽冥之氣沖了,到時候不僅他自己要折壽,我們也有守衛不力之罪?!?br /> “而且生人誤入,很容易驚擾到那些童子幽魂,那時豈不是罪過更大。不如我來施法阻止他,你且讓開,我不現身就是?!?br /> “若是冥帝問罪,我一人擔著就是?!背謩φ咭卉S,飛到陸玄靈對面,張口一吹,林中悄然掀起一場大霧,迎著陸玄靈往下裹來。
    前方道路立刻縹緲難尋,而且持劍者還施法編織幻象,引導陸玄靈下山。若是繼續照著眼前的方向前行,便會不由自主的下山。
    陸玄靈覺得有趣,故意說道:“咦?怎么起了大霧?”接著裝作看不清路,誤打誤撞的模樣,隨意挑了一個方向,往霧中走去。
    腳下隨之又出現了一條路,這個方向才是真正通往山上的道路!陸玄靈繼續小跑往山上行去,幾步就脫離了濃霧范圍。
    持劍者驚訝道:“怎么這樣?竟被他闖進去了,不好!快追——”兩人運起金光,飛追了上去。
    怎知剛一飛出濃霧,便看到陸玄靈正站在對面大樅樹下,笑盈盈的看著自己兩人。
    這棵樹就是當年埋下銀子,給大西溝村人托夢,讓他們挖走,借機傳播自己香火的那棵樅樹。想當年,此樹不過一人粗細。
    時隔百年,大樹已經兩人合抱,樹冠郁郁蔥蔥?;氐嚼系胤?,陸玄靈感慨良多,見到兩個金甲天王追了過來,轉身笑道:“你們來這多久了?”
    兩人一愣,頗為疑惑,這是在問自己?對方明明是個凡人,怎么會看到自己?
    他們彼此看了一眼對方,持劍者試探著上前問話到:“你在和我們說話?”陸玄靈點點頭:“當然了!這里還有別人?”
    持劍者表情一驚:“你竟然看得到我們!你是誰!你是哪家修士?竟敢闖入這里?”說完便祭出寶劍,準備出手。
    陸玄靈輕聲笑到:“別緊張,把劍收起來吧。我不是修士,只是來看看的。對了,你們來到這多久了,是哪個司的?這里的童子幽魂是怎么回事?”
    聲音中帶有一種令人放松的奇特韻律,兩個天王一聽,不由自主的放松下來。持劍者更是收起了武器,自然放下了戒備。
    仿佛有種無形的力量感染了他們,讓他們自然而然的相信對方,帶著一股奇特的敬意,開始回答對方的問題。
    持劍者下意識的抱拳施了一禮,連他自己也不明白,為什么自己會這么做。他開口回到:“是!我等奉上神詔令,來這鎮守神社,已經十七年了?!?br /> “我等隸屬中天御前執紼大將麾下,一共有十八位。每十五天一更換,這段時間正好是我等來此值守的日子?!?br /> “至于那些童子幽魂,是冥帝陛下命各路招魂使者行走世間,四處救助,引到距離最近的任何一所神社?!?br /> “然后打開幽冥通道,收入冥界,使這些幽魂有所依護,不再流浪于世間?!?br /> 陸玄靈若有所思的點點頭:“我知道了!你們去冥界看過沒?”
    兩個天王一起搖搖頭,持鞭者上前道:“我等身份低微,哪能隨意去幽冥?那里是冥帝陛下的世界!”
    “也是一切陰神、幽魂、鬼怪歸化之地。我等身為天界陽神,若無天帝陛下的詔令,斷斷是不得隨意進入幽冥的?!?br /> 陸玄靈伸手在前方隨意一劃,露出一個黑黝黝的通道:“走吧,去幽冥看看!”轉身一步走了進去。
    兩個護法神大吃一驚,眼前的這個人竟能打開幽冥,他是誰?但是他們自己也不知為何,竟然主動跟了上去,一起穿過幽冥通道。
    眼前畫面一變,三人來到了一處黑黝黝的山坳底部,面前是一望無際的灰色沙漠。背后則是高聳上天,不見頂部的黑色山脈。
    三人正好站在深谷出口外,兩側都是筆直的懸崖絕壁。這里看起來荒蕪至極,但是卻有一股陰涼的氣息,彌漫于天地之間。
    持鞭者還是頭一次來冥界,極為震撼到:“是——是冥界!這里是冥界!我聽上神之間流傳過這里的景象?!?br /> 這個時候,背后的山谷夾縫中,黑黝黝的深處,傳來一聲幽幽的鈴鐺聲響。陸玄靈看了一眼,退到絕壁下。
    兩個護法也跟著退向崖壁,不久后,一位身形高高瘦瘦,身體穿著寬大衣袍,遮住面目的灰袍人,提著一盞幽藍色燈籠,杵著胡桃木杖,一邊搖鈴,一邊緩緩走來。
    他身后跟了眾多手持燈火的童子!這些看起來都是剛才被引上山的童子幽魂,只是數量多了不少。
    所有童子體態輕盈,排成整齊隊伍,輕飄飄的行走,一步步穿越漫長的峽谷,往出口處走來。
    這個引路的灰袍人頭戴斗笠,看不清形象,但是他法力很高,竟然是真仙之境,相當于陰神中的五品陰神。
    派一個法力高強的人物來護送這些童子幽魂,看樣子一定是有人特別安排的。陸玄靈看了一眼,并未上去打擾。
    這個灰袍人似乎看不到陸玄靈三人,引著童子們,往前沙漠走去。這些漂泊的童子幽魂,也將有個歸宿。
    一切看起來都開始走向有序,陸玄靈淡淡一笑:“真是為難她了。走吧!出去吧!”話音一落,三人回到了剛才的神坊之下。
    月輪浮上山頭,陸玄靈繼續往山上走去。兩個護法將互相看了看對方,只能一起跟著。
    來到神社外,熟悉的木屋和殿堂,還有右側那處蓮池。一切都好似多年之前!
    木屋門外放著一盞油燈,還有一些白色的衣衫,看起來與剛才那些童子們身上穿的如出一轍。
    陸玄靈走上前,拿起一件,嘴角露出笑意,她這是在用這種方式,緬懷過去與邵文涵相處的時光。
    果不其然,木門吱呀一聲推開,邵荃還是那個小女孩模樣,懷里抱著一卷布匹,往出走來,正好迎面看到陸玄靈。
    邵荃先是一驚,待看清來者,立刻露出溫潤和藹的笑容:“公子!你回來了——”她低下頭,不自覺撫了撫耳邊亂發。
    然后抬起頭,回過神來,顯出一絲慌亂:“公子!你回來了,怎么沒說一聲,我都沒個準備。你先坐——”
    說完忙不迭的進屋,過了片刻,拿出炒好的栗子和一碟子干果,還有一壺青茶。
    陸玄靈看著她忙忙碌碌準備好一切,落座后,邵荃拿起針線,又開始縫制白衣。
    “這都是你做的么?”
    邵荃沒出聲,針線一頓,停了下來,靜靜點點頭。
    陸玄靈撫了撫邵荃的頭:“丫頭!難為你了。外面都安排的妥當,以后沒什么事,我也不出去了!”
    邵荃指尖一顫,抬頭滿臉驚訝,接著輕輕點頭,柔柔笑道:“嗯!”

    第四百八六章 大結局
    東海盡頭小世界內,張友仁面對玉帝問題,并沒有立刻回答,而是沉寂了許久,久到雙方快要忍不住的時候,才微微帶著一絲苦澀:“大哥,你難道不明白么?”
    “你本來就是我的一部分,是我降臨到這個世界時,分割出去的一部分。你能化出三清,你以為是偶然么?”
    玉帝瞳孔放大,漸漸有種猜測,愣神到:“你怎么知道我化出了三清?”這是自己的秘密,只有陸玄靈和昊天上帝知道。
    其他人全部瞞在鼓里,等待以后三清出世的時機一到,才是他們露面的時候。為何張友仁會知道?
    張友仁露出深沉的笑容:“因為你本是我的一部分,那三清也是我要造出來的。之前我正在塑造他們的時候,突然失敗了?!?br /> “那時我就知道,你已經把三清分化出來。因為你我本就是一體,前世帶來氣數,會繼續分攤在你我身上?!?br /> 他語氣一變,大聲道:“但是,如果你繼續留在那,我就永遠沒有證道的機會!你明白么!大哥!你呆在那個天庭里,就會分裂我的氣數,我的道行永遠也無法圓滿?!?br /> 聲音漸漸變得有些憤怒:“你拿走我的名號以及其他那些名號,我不會怪你,因為這是我要給你的?!?br /> “可是當我發現自己沒有證道的機會時,這才是讓我絕望的事!只要你留在那,我的修道之路就從此斷絕了!你明白么!你知道么!”最后幾句竟是滿腹憤怒的喊出。
    玉帝被質問的啞口無言,原來是自己阻礙了他的修行,怪不得,怪不得張友仁會要求自己脫離天庭。
    原來自己本就是他的一部分,獲得了他的運數,難怪自己會順利繼承玉帝這個名號,一切都明白了。
    玉帝想說什么,也想解釋什么,可是卻沒有開口。兩方靜靜對視,張友仁經歷剛才的激動后,重新恢復冷靜:“那么你呢,你現在怎么選擇?”
    “如果你不肯放棄,我也有辦法讓你放棄。到那個時候,大哥,你不要怪我!”
    玉帝沉默了,半晌后才說道:“沒有其他辦法了?”張友仁沒有回答,冷冷盯著玉帝。
    “好!二弟!你要戰便戰把!我不會離開的,我也無法離開了,因為你到現在還沒明白,我已經不是過去的我了?!?br /> 這話剛一出,張友仁陡然面色驚變,好似遇到了極為恐怖的事情,張口吐出一灘金色血液。
    他急忙轉身,看向背后。只見原本平靜的天竺三大主神,身體爆發出漫天光輝,隨著咔擦一聲輕響。
    三人身體從頭到腳炸開諸多裂紋,張友仁驚怒交加,大吼一聲:“你做了什么!”下意識伸出手,向前阻攔。
    他速度雖快,卻還是遲了。三個主神轟然炸碎,崩裂成無邊無際的金色流云,形同滾滾洪流,噴射開來。
    整個世界隨之一震,好似鏡片一般,開始咔擦咔擦碎裂。世界內部的所有生靈,全部崩裂瓦解。
    虛空一抖,兩人一起出現在天地盡頭。張友仁臉上蒼白無比,剛才世界的碎裂,已經傷及到他的真元。
    他驚駭交加,指著玉帝憤怒問道:“你做了什么!你毀了我的世界,你為什么要這樣!”
    玉帝身后光輝一閃,出現了其他四御。紫微大帝走上前,用探查的眼神仔細打量一番張友仁,對玉帝到:“你和他果然是一體而生,怪不得!”
    “只可惜他算計得太遲了,要是他能早幾年把你困在這,說不定還能奪回你的身上的氣數?!?br /> 玉帝一步步走上前,來到張友仁對面:“二弟!你不明白,朕現在是玉帝,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我了?!?br /> 他伸手在自己體內一抓,撈出一團五色靈光。在場所有人大吃一驚,紫微大帝驚聲道:“玉帝!你——”
    玉帝阻止了他要說出的話,繼續對張友仁到:“這是你分出的那一部分元神,我把它還給你,從此,你就可以安心證道了?!?br /> “二弟!離開這個世界,這里已經不屬于你,如果你留在這,將永遠沒有機會再證道,去其他世界,尋找另一個適合你的地方?!?br /> “將來,我們還會有見面的機會的,到那時,我會用玉帝的身份和你見面?!彼麑⒛菆F五色元神遞到張友仁面前。
    張友仁也難以相信,元神就這么容易到手了?他顫顫巍巍的伸出手碰觸那團元神,果然!它是自己的,是自己丟失的那一部分。
    他欣喜無比,屈指一抓,元神回到了體內,迅速融為一體。終于找回了失去的那一部分,張友仁一掃之前的萎靡模樣。
    他站起身,看了一眼玉帝:“大哥!你果然不再是你了,好,我離開這個世界,只是將來我證道后,還會來找你的?!?br /> 玉帝淡然笑道:“歡迎!”張友仁深深看一眼這個世界,吸了一口長氣,身形緩緩散去,直接離開世界內部。
    紫微大帝對玉帝到:“玉帝,你將他的元神從體內強行分出,不怕道行跌落?”
    玉帝搖頭笑道:“無妨!沒了他的元神,我才能真正脫離他的影響。從此可以自己成道,你看,完整的玉帝之力,已經全部回到了我的身上,你們也是?!?br /> 果不其然,四御全都感應到另一股力量,開始緩緩灌注在了他們身上。
    就在此時,天地之間發出驚天動地的驚聲怒吼:“祖龍!把輪回還給我——”整個世界立刻全都聽到了這個聲音。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