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302
  • 下載
  • D-將下方隱藏的秘密遮掩起來,再也看不到半點跡象。陸玄靈神色變冷:“繼續攻擊!”
    這樣還不肯出來么?這兩個菩薩的法力可是貨真價實的玄仙境界。他們斬出的明王,更是兇悍無比,這樣都沒能把他們-逼-出來?
    兩個明王指尖凝聚出一道金色火焰,往前一甩,火焰沖下云端。
    剛落下天空,火焰陡然展開,散做萬千火花,如滿天火星閃爍。每一粒再度展開,連接到一起,一瞬間化作浩浩蕩蕩的滔天火海,轟然砸入深谷,整個雪山都在顫抖。
    那黑霧也不甘示弱,凝聚的極為結實,竟然硬生生攔住了火焰!
    無數火焰合在一起,越生越多,火焰急速升高。一眨眼間,如同龐然火山,圍繞住整個深谷,從四面八方一起滾滾壓下。
    兩個明王金身手朝前一推,火焰尖端變成一根九股金剛杵,砸在黑霧表面。兩者碰觸一剎那,極為刺耳的悶響聲自深谷傳出,刺耳無比。
    兩個菩薩見狀,眼里凝重無比,手作金剛印,口頌金剛真言。忿怒明王操控火勢繼續增加,無限升高,強行壓向下方。
    他們都是玄仙境界的高手,兩者一起攻擊,竟然連個護山陣法都無法攻破,這黑霧究竟有什么來歷?怎會如此強橫?
    他們用慧眼觀看,見這黑霧并非什么強大的法術,可是偏偏堅固到不可思議。這種現象只有一個解釋,那就是下方操控黑云的人法力遠比他們強大。
    忿怒明王一起頌念金剛密咒,明王火焰直接化作金色佛火,擴大好幾倍,橫在天空,好似一個火焰天幕,攜帶者天地之威,往下猛烈壓制。
    環繞山谷的無窮火焰變成無邊無際的火山,砸向黑霧后,巨大壓力帶動山體向下一沉。山崩地裂,無數泥塵揚天而起,急沖向山外。
    陸玄靈看到這時,忽的面色凝重到:“不必了!若繼續攻擊是在幫他們!這里另有奧秘?!?br /> 楊君寶問道:“為什么,主公?這里有什么秘密?”
    陸玄靈收起納界環:“這里是優婆老尼困囚孔雀王的地方。這些黑霧,就是優婆老尼留下的封印,繼續攻擊,就會幫他們釋放出孔雀王?!?br /> 普光菩薩問道:“敢問主公!孔雀王——是不是上次在天竺神域內,吞噬了轉輪王菩薩的那只黑孔雀?”
    之前在天竺神域和黑天神克里斯納斗法到關鍵時候,突然冒出來一只黑孔雀,吞掉了轉輪王菩薩,逃之夭夭。
    陸玄靈點頭道:“不錯!就是他??兹竿鹾茉缰瓣J入天竺神域后,被地母之女風瑤化身的釋提桓因,困囚在神域之內,交由克里斯納看守?!?br /> “當年克里斯納為了對付我等,便釋放出黑孔雀。黑孔雀吞噬了轉輪王菩薩后,逃出神域,立刻被優婆老尼抓住,帶回這里,施法鎮壓在下方?!?br /> “這些黑霧,就是優婆老尼的封印。剛剛那兩人引誘我們過來,就是想要借我們的力量,破壞封印,釋放出孔雀王?!?br /> </tent>
    神鬼行紀 </p>

    第四百七六章 幕后
    楊君寶一愣:“這么說來,我們上當了?白白給幕后之人做勞力?”
    陸玄靈淡笑道:“也不盡然,反正遲早要到這來的。只是他們引我來這,對我來說,正好也順風順路?!?br /> 優婆老尼在臨走之前,已經把解咒的優曇花贈給了金母,金母后來又交給了自己。這件事幾乎都快被拋到腦后了,沒想到今晚反而有人主動將其送上門來。
    當然,幕后之輩一定是想用發狂的孔雀王來對付自己。只可惜此人未曾料到,解咒的優曇花同樣已經落到自己這一方。
    普明菩薩合十問道:“屬下不明,還請主公為我等解惑?”
    陸玄靈淡然道:“你等看著就是!且等等,只要我等不出手,幕后之人一定會自己出手釋放出孔雀王?!?br /> 幕后之人絕對十分清楚孔雀王和優婆老尼的恩怨,才能找到這來,不過此人會是誰?陸玄靈微微想了片刻,將諸多可能的人先后排除,最后確定在三個嫌疑人物身上。
    第一位便是佛皇,他本身就是佛門人,知道優婆老尼的秘密,再正常不過。不過此人可能性最小。
    因為自從陳玉卿出世之后,佛皇那邊便不斷收縮勢力。如今為了應付越來越厲害的陳玉卿,更是自顧不暇,哪里有時間來招惹自己?
    第二位,便是曾經將孔雀王困囚在天竺神域之內——那位神秘的地母之女風瑤。此人以女身化為男身,稱作釋提桓因,曾掌控天竺神域七千年。
    還力壓黑天神克里斯納,囚禁了黑孔雀王幾千年,實力早就非同小可。上次天竺一戰,克里斯納已是極難對付,此女能夠鎮伏克里斯納,法力恐怕更加強大。
    雖說她能困住孔雀王,也是以神域之力取巧為之。不過上次戰斗時,此人卻消失無蹤。自己奪取金剛輪山神域后,派人到處打聽她的消息,卻始終無任何收獲。
    若是她藏在暗中偷偷與自己作對,倒也極有可能。然而陸玄靈有種感覺,此人不像是有意與自己為敵。
    因為上次天竺神域落入自己手里后,風瑤竟然從未現身,也未曾事后來尋,隱隱像是刻意回避自己。所以風瑤的可能性也不大!
    至于第三位,就是那位天竺之戰開始之前,就提前偷偷叛逃出神域的大梵天——婆羅訶摩!此人離開天竺神域,去了中土。
    而后就消息全無!但是據陸玄靈查到的消息顯示,此人已經歸附于江南神庭,與張友仁建立的神庭合作。
    張友仁早就偷偷剝離了自身的神道運數,去了東海某個地方。玉帝正在找他的路上!
    而這位逃走的大梵天,極有可能就是此次的幕后之主,他在神庭是個什么位置,暫且不清楚,但是必定不低。
    想到這里,陸玄靈輕聲向下笑道:“藏在幕后的那位,出來吧?你從中土到這,千里迢迢把我引過來?難道一直要藏著?”
    “再不出手,我們可就回去了?下一次再有這樣的好機會,可就不知道什么時候了!”說完,將周邊的法力一收,裝作轉身準備離去樣子。
    就在這時,下方黑云中忽的轟隆隆作響,而后一道黑色煙柱拔地而起,沖上天空。釋放出滿天瘴氣,沖開萬米。
    煙柱夾雜著巨大的綠色火星,好似火山噴發,滿是冤魂哀嚎的聲音。緊接其后,一聲巨大的鳥鳴聲,從地下轟然傳出。
    這聲音尖銳無比,聽起來震耳欲聾。陸玄靈眼神一冷:“果然,對方就在下面,他把封印打開了?!?br /> 到了此刻,陸玄靈肯定無疑,對方一定是那個叛逃的大梵天。只有天竺一系的神,才如此精通同樣出自天竺的優婆老尼之手段。
    楊君寶飛到近處問道:“主公!這個黑孔雀究竟有什么來歷?”他心思單純,加上當年知道了陸玄靈的點化之恩,并沒有其他人那么敬畏。
    陸玄靈打量了一下楊君寶,真是越來越像前世記憶中的二郎神。楊君寶在十年前,受玉帝法旨,鎮守于漢江邊,清掃南方的山精水怪。
    他接受了二郎神的稱呼后,加封神號為清源真君,麾下山精水怪很多,成為天庭首屈一指的戰神。
    陸玄靈笑道:“你不知道,這個黑孔雀是上古時代,和金母同一時期誕生的大神通者,而且曾是金輪熾盛如來的弟子?!?br /> “還用人身修成大阿羅漢,修為簡直深不可測,后來被他的妻子詛咒,重新變成妖獸之身,失去神智?!?br /> “上次于金剛輪山神域內,曾在須彌山頂吞噬了轉輪王金身。此怪法力驚人,最能吞噬萬物。萬里之外,只需張口一吸,生靈盡入其腹,無有能脫身者?!?br /> 兩位菩薩一聽,皆是吃驚至極。沒想到下方那個怪物,竟然是上一位如來的弟子,此怪存活至今,法力可怕到何種地步?
    不過陸玄靈并未太過擔憂,而是淡然到:“不必擔心!此怪的機緣已至,是他解脫的機會到了?!?br /> 接著看向西方,傳音道:“大日如來!交給你了!這家伙吞了你的正法身,由你來降服?!眱晌黄兴_立刻轉向西方,法身佛也到了?
    而后天上地下,同時響起巨大的呢喃梵音,好似從虛空中傳來,悠遠而又莫名。聲音聽起來并不巨大,但是卻極為深遠,形同亙古的腔調。
    天空之上,漸漸出現一個巨大無比的半透明虛影,影像越來越清晰,最終變成了大日如來的頭部輪廓!
    整個天空的廣袤空間,竟然只夠容納他的頭部!
    好似他的身體遠在宇宙之外,天地萬物都在大日如來的俯視之下,仰頭觀看,威勢無窮。兩位菩薩收了明王身,趕忙合十叩拜:“弟子拜見世尊!”
    增長天王也虔誠跪拜!自從他穿上金身后,便對大日如來有種發自肺腑的虔誠。楊君寶雖然不是靈山佛門弟子,不過也跟著拱手拜見!
    陸玄靈淡淡一笑,暗中傳音問道:“閉關了這么久,你的法力又進步了?”聲音只在彼此之間可聞。
    大日如來懸于在蒼穹之上的頭部影像并未開口,但是傳音卻從天空傳到耳中:“主公!屬下融入虛空,證無相法身,納一真法界。此時正在法界虛空之上,暫時無法前來,主公恕罪?!?br /> 陸玄靈微微有些疑惑:“什么意思?用玄門的路數來說?”
    大日如來回到:“是!若用玄門之法來解釋,類似于屬下正在超脫三世,容納法界,超出時空之外,證得太乙果位?!?br /> “不過兩者之間,有相似處,也有不同處。我所修者,是以法界為身,普納一切世間之法,法身即我,我即法界,于此恒超三世。玄門則是三世身皆明,超脫運數之外。兩者雖然相似,卻道路不同?!?br /> 陸玄靈轉而指著下方正在噴發的黑云到:“那下面這個孔雀王,你打算如何處置?”
    大日如來回到:“孔雀王早已證得解脫身,只因過去孽緣纏身,延續至今。優婆羅陀飛升離去,冤孽消解,孔雀王超脫之緣已至,這次,就由屬下來解脫這位金輪熾盛古佛的弟子吧?!?br /> 此話一出,陸玄靈心底一動,大日如來竟然直接稱呼金輪熾盛佛的名號?之前他可是一直敬稱對方為佛祖的,而這次竟然改了稱呼!
    這種改變可不止是名稱變化這么簡單。只有一種解釋,那就是大日如來的境界和力量,開始接近那位金輪熾盛如來。兩者即將處于一種平等地位!

    第四百七七章 清晰
    陸玄靈不禁嘆到:“你的功力精進竟然如此之快?莫非已經快要接近那位金輪熾盛佛了?”
    大日如來聲音中帶著笑意:“雖然還未及,但亦不遠矣。屬下如今境界,在玄門已是極為接近太乙,在佛門,則可以直取智慧涅槃之果?!?br /> “屬下能有今天,全賴主公賜名栽培。自屬下得到大日如來這個名號后,不僅得到了佛門積攢的香火?!?br /> “而且此方世界的佛門運數,也凌空加持而來,使屬下受益匪淺。在靈山,屬下雖是高高在上的佛門之祖?!?br /> “在主公面前,屬下一定唯主公馬首是瞻。主公!屬下真身雖不能前來,但在此發誓,以后永感大恩?!?br /> “無論屬下在佛門處于什么位置,未來有何種功果?帶領佛門變成什么樣,必將不負主公?!?br /> 話語不僅帶著一絲難得的激動,還有一種發自肺腑的真切。仿佛他已經遇見到了什么!
    陸玄靈還是頭一次見到大日如來這樣說話,心下微微有些感動,不禁低聲一嘆:“當年一時培養,不想你今天已經有這樣的高度!”
    “依稀回想起來,我還清楚記得,當年你們五人穿上菩薩金身,化身為千手菩薩的模樣。那時候,你們尚未化去陰神,法力還在我之下?!?br /> “我將你們全部困住帶回天界,短短幾十年,你們五人合為一體,化作大日如來。而且如今還有這樣的成就,幾乎是我一手帶出?!?br /> 不知怎么,陸玄靈忽的有種自家麾下初長成的欣慰感。他們對話期間,下方山谷中,再度發出一聲尖嘯。
    黑風從深谷滾滾沖出,黑孔雀還未現身,爆發出的氣勢極為強大,遠比當年在金剛輪山神域內更加強大。
    這股氣機直沖霄漢,向四周沖開,威壓驚人,陸玄靈微微皺眉,傳音向上問道:“才短短二十年,他的氣勢怎么會變化如此之大?”
    大日如來回到:“當年在金剛輪山神域之中,他的力量被神域壓制,并沒有顯示出真實本領?!?br /> “他出來了,由屬下來對付他,主公,屬下需要解咒的優曇花。他雖然兇狠,但也是被惡咒迷了本性,還請主公網開一面?!?br /> 陸玄靈手指彈了彈,優曇花暗自傳到天空,進入大日如來的虛影之內:“無妨!隨你吧!”
    果不其然,山谷內山石陡然爆開,一道道黑風貼著整個山谷呼嘯,谷底最中央,破開一個大口。
    一只渾身漆黑的巨大孔雀,從破口處攜帶著浩浩蕩蕩的黑云沖出,躍上天空。天上地下,頓時云霧滾動。
    陸玄靈帶著所有屬下,全部退到數千米之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