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296
  • 下載
  • D-:“那也未必,坊間故事雖多是偽造虛傳,但有些也是真有其事。這太祖皇帝說不得還真是遇到了什么仙人!”言語之間竟帶有少見的篤定之色。
    那說書人言語款款到來,好不精彩,引得眾人連番喝彩。
    正說期間,忽旁邊一桌子上,有兩人壓低聲音到:“前些日,聽說東海底突然生變,海浪從下上涌,卷出不少千年珊瑚、翠珍玉石擱淺在淺海。你說這事奇怪不?”
    另一人道:“我也聽說了,據說還發現一株四五尺高的火珊瑚,枝干粗壯,古來少見,堪稱天下奇珍。連東??ぬ匾脖惑@動,率兵維持秩序,不知哪家修來的福分,得了這個大運?”
    先前那人道:“說的好聽,哪里真是維持秩序?不過是見財起意,想要獨占好事罷了!”
    “這珊瑚珍寶,若是貴家大戶尋得,自保之余說不得更能一步登天,得那京城大人物賞識。若是我等平頭百姓得了,怕是落得惦記事小,但恐遭了毒手,性命頃刻而休?!?br /> 另一人趕忙到:“噤聲!噤聲!看戲,看戲!”
    李洪不耐這些,放下茶杯到:“走吧!”兩人移步而出。
    半柱香后,終于回了府中,其母金劉氏早在正廳等候,見兒子歸來,不禁喜上眉梢,上前道:“你這小子光知道四處瞎逛,對了,與你說個事?!?br /> “你父親今日從你舅父那里歸來,說是兩日后,京城安平王爺攜世子微服親臨。這安平王爺乃是先皇三子,與當今圣上最是交好,深得信任,還身兼護國將軍一職?!?br /> “地位高上,到時入住你舅父家,少不得要開宴迎風,你也早早準備,兩日后隨你舅父露露臉。若能入了王爺法眼,與你日后便有說不盡的好處?!?br /> 在修真尋仙,得那長生之途,若非如此,憑他能耐,早就飛升騰達。
    心中雖有萬千不愿,卻不忍違逆老母,只得違心回到:“孩兒知道了?!毙南氪蟛涣撕筇煺覀€借口避開就是了。
    時間飛快,了無生息,轉眼已是次日,今早雖有海風拂來,但天氣依舊一天比一天熱。
    相比這酷熱,李洪更難耐的是自己修行之路,似乎已到盡頭。
    莫非仍是如常人一般,百年后只剩黃土一堆。李洪不想死,不但不想這么渾渾噩噩下去,還想繼續修煉,變成那飛天入地的仙真。
    然而如今眼前之路,似乎只有憑父母之命,參加科舉,入仕當官。莫非長生之路,真就如此斷了?
    長長嘆一口氣,李洪翻開擺在面前的《論書》,心不在焉地翻了幾頁后,越發晃神起來。窗外知了聲嘶力竭,吵得人心煩意亂。
    書讀不下去,李洪又出了書房,看到幾個大丫鬟正在廳外刺繡。
    穿針引線之間,雖不頂好,也頗是熟練,為首一名叫蓮香,容貌婉麗,眼眉低順。見他出來,慌忙起身迎過來道:“少爺!可是要出去?”
    這丫鬟是母親所賜,身份也自然高出別的一等,其中意味,不言而喻。
    無奈不在此,多年也未動她,她也不驕不躁,一直老老實實伺候,開口回道:“嗯,心內有些煩躁,想出去走走。你們不必跟隨,我一人就好!”
    這丫鬟也不失望,低頭婉聲到:“是!少爺!”
    天氣炎熱,日光毒辣,李洪走走停停,來到后院小樹林里。林內寂靜無聲,只有呼喝聲時時傳來。走近一看,原來是武夫劉成,只見他赤裸半身,肌肉虬結,身材極為雄壯。
    在大宋帝國,“讀書人”普遍身體力弱,都是起居習慣造成。坊間就說,讀書人風吹就倒,肩不能扛手不能提,便是此理。
    小樹林里清幽安靜,再加上后院,甚少有人打擾;故而劉成放開手腳,痛痛快快打起拳來。劉成乃武道中人,多年修煉,拳腳飛舞極快,熱汗長流,恣意揮灑。
    到興起時,他猛然拳臂一擺,擊在一株胳膊粗的樹干上;那樹干應聲而斷,綠葉紛飛。反觀其拳,連半點顏色也未變。李洪不由得拍手叫好:“好!劉成!看來你的內家拳法越發厲害了?!?br /> 劉成卻遙遙頭:“不妥!少爺!如今天下武林,武俠宗師多如牛毛,我這幾招花拳繡腿,碰上他們還不是勝負難測?”

    第四百六四章 會見
    “前些年,我在南山游走的時候,曾經親眼看過一些住山清修的道士,揮手之間,寶劍凌空飛起,可于百米之外擊殺兇獸!”
    “那高人救我于危難之間,后飄然離去,恍若神仙中人,舉動著實令我羨慕。所以我才到處拜訪出家的道人,才習得了一些外家武功?!?br /> “這些年行走之間,我對這方天地越發敬畏。出入江湖的時候,時常見到一些詭異所思之事。其實細細思量,我們這些人才是一葉障目,不見真相,看不到天地的本質?!?br /> “在我等所見所知的表相之外,還隱藏有無數超出凡人-肉眼知見的東西。古書所說的仙人鬼神,未必是假!”
    李洪聽后,心生好奇:“不知是何事?可愿為我講講?”
    劉成點頭道:“無妨!少爺愿意聽,我當然樂意說?!?br /> “少爺應該知道,二十多年前,我曾在京畿道四處游走,居住在南山一處茅棚中隱居。有一天晚上,我正在熟睡中,突然被驚醒?!?br /> “遠遠聽到驪山方向,傳來一聲巨響。隨后山搖地動,大地開裂,我急忙起身走到屋子外面,遙望驪山,只見山頂一道黑云直沖九霄?!?br /> “還隱隱聽到一個女子的尖嘯狂吼聲,那聲音震耳欲聾,極為可怕。我本想要去看看,卻剛靠近了百米,耳邊憑空響起一個聲音,告誡我不要靠近,說那邊正在發生一些危險的事?!?br /> “我不肯聽勸,執意要走近,只走了幾十步,竟在原地打轉,無論怎樣行走,都無法靠近驪山。就這樣不到半柱香后,驪山頂端,兩道光芒同時炸開?!?br /> “火焰鋪天蓋地,好似火海一般,急速噴射而來,沖向我這邊?;饎菅赝窘涍^的地方,一切全被焚毀殆盡,草木生靈,觸之即亡?!?br /> “我匆忙逃走,忽的憑空被一道旋風一卷,將我送到了百里之外,逃出火海范圍。這件事后,我才知道天地之間,的確有超越常人的東西?!?br /> “還有一次,我曾在渭河入黃河的河口處一個無人村落暫住。半夜里,河口處傳來鬼叫之聲。那一夜我始終不敢外出,天明時,我早早去看,河道邊到處都是某種陰涼的骨灰?!?br /> “雖然那一晚不知發生了什么,但是一定極為恐怖。其實事后回想,我倒寧愿做個普通之人,與那些超乎常人的東西打交道,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,極容易自找麻煩!”
    李洪卻面露向往:“若是能碰到此輩中人,一定不枉此生?!?br /> 劉成哈哈一笑:“少爺,你是沒見到那些東西,才敢這么說。你若是見到了,未必愿意和那些東西接觸?!?br /> 說到這里,李洪不以為意,淡淡一笑:“我有點乏了,你隨意吧,我先回去看書了!”
    夜晚來臨,月色升起山頭,李洪將案桌上的燭臺撥了撥,火焰明亮幾分。他看了看墻上掛的一把木劍,心中起意,于是拿起寶劍,推開房門。
    縱身落到院內,李洪運功,一劍刺出,劍尖一道筆直劍氣釘在樹上,生生斬斷了一根細細的樹枝。
    好在動靜極小,并沒有驚動旁人。若是劉成在場,定然會大吃一驚。他怎么也想不到,表面看起來文文弱弱的少爺,竟然是個劍道高手。
    李洪自己會武功的秘密,隱藏的極好,只有他自己和劉成知道。但是劉成認為李洪會的,只是一些普通的吐納功夫和普通劍技。
    劉成卻沒想到,不管是任何功夫,一旦被李洪學去,他都能舉一反三,迅速融會貫通。所以即使是普通的劍技,李洪也能發揮出極強的威力。
    日積月累,李洪隱藏的功夫越來越強,已經能力壓劉成一籌,只是他并未在人前展現。
    李洪趁著夜下無人,在院子里獨自舞劍。劍氣穿梭在樹林之間,打落諸多樹葉,每一招,每一式,都有一股渾然天成的意境和道意。
    一道竹葉被劍氣一卷,劃過水面,不偏不斜,正好切開一道水痕,劃破了水面的月影,絲絲漣漪蕩開。
    李洪收了寶劍,站在樹林中,恢復了許久,才歸于平靜。
    來到池塘邊,水面漂浮著諸多被劍氣豎直撕成兩半的竹葉,李洪指尖劃過劍尖,臉上露出一絲笑意,這么多年來,他的功夫越來越強,但知道的人卻只有他自己。
    他從來不愿做人下之人,所以一直在偷偷積累,他早就知道了這個世上,有更加超凡的東西存在,所以他想要看到這個世界的真面目,尋找世界隱藏著的那一面。
    追求的欲望,每一個人都生來具有,李洪更是如此,他已經看到了大鄭天下的岌岌可危,故而更是不愿隨波逐流。
    李洪收起寶劍,轉身準備回房,就在這時,身后一道清風拂過,傳來一絲細不可聞的動靜。
    有來客!李洪耳目一動,暗自驚訝。這府里可是養了很多高手門客,是誰竟能避開他們的耳目,來到自己的庭院?
    李洪不動聲色,緩緩轉身,眼光掃向池塘那一剎那間,他看到了今生難忘的一幕!
    只見池面表面,不知何時月光如水般流動,將整個池塘染成了潔白一片。所有鳥蟲叫聲,全部停止下來,虛空充滿了空靈和溫潤的透白之色。
    這種情形,看上去就像是月亮降臨到了池塘表面,在瑩瑩光輝中,一個白衣人影,逐漸出現在池塘表面!
    陸玄靈帶著白色的狐貍面具,一步踏出,水面長出無數晶瑩剔透的白色奇花,身放淡淡光芒。
    月亮奇跡般的從天空降落,漂浮在他的腦后,明明月亮尚在九天之上,卻仿佛成了他腦后的陪襯。李洪看著眼前匪夷所思的一幕,眼神驚愕。
    他看不到陸玄靈的真面目,只見到陸玄靈展現出的奇異外表,他忍不住開口問道:“閣下是誰?難道是天上的仙神?”幾年前,從西京傳來天庭之類的傳說。
    據傳天庭之上,有天帝坐鎮,麾下神仙無數。難道眼前這位,就是天上來的?
    陸玄靈點點頭,發出空靈幽遠的聲音,聽起來男女莫辨:“可以這么說!你的劍法不錯,雖然在凡塵中,確實是一等一的高手,不過在仙神眼中,卻不堪一擊?!?br /> 李洪眼神一閃,恢復平靜,拱手抱拳到:“那么請問您找我,有何事?”

    第四百六五章 神誘
    陸玄靈衣袖無風自動,緩緩翻卷著向上浮起,身外發出瑩白光輝,飛到李洪對面不到一米遠,盯著對方的眼睛到:“眼睛是靈魂的窗戶,看來你是個聰明人?!?br /> “我就用聰明人的方式跟你說話,你這幅外表下,掩蓋著其他野心,我可以給你一個實現你那野心的機會!”
    李洪和陸玄靈的眼神對視那一剎那,一股強烈的涼意,瞬間從身體生出,他感覺自己好似被看破一切隱藏的心思,形同墜入了冰窖中。
    在眼前這個散發光輝的神人面前,他掩蓋了多年的秘密,毫無保留的展現給了對方。這種感覺極為駭人,他很想低下頭,回避這種視線。
    但是他又隱隱感覺到,一旦低下頭,很可能會帶來一些不好的事情——會失去什么!一定會失去什么,他心里極為肯定!
    對方明明就漂浮在眼前,距離很短,可是他的聲音聽起來,仿佛是從另一個世界傳來。光輝燦爛的身形,看上去是如此之近,但卻又高遠的根本無法觸及。
    他強行平靜下來,和陸玄靈的目光對視。即使被看透了所有又如何,對方來找自己,一定是有什么事要和自己合作,想通這一點,他并不再恐懼。
    而是鼓起膽子問道:“您知道我是誰?您要怎樣給我機會?您知道我想要什么?”
    面對三個問題,陸玄靈點點頭:“當然!我知道你要什么,也知道你的野心。你要做的,從來不是在人間位極人臣,亦或是富甲一方。你的野心遠比這更大!”
    李洪聽到這話,心情反而歸于平靜:“那么我要付出什么代價?我知道,一切東西都要代價,或者說,您想從我身上得到什么?”
    陸玄靈話里帶了一絲欣賞的意味:“當然!這個世上沒有不勞而獲的東西。我給你一套功法,以后你可以此修煉入道,但是,我有個條件!”
    李洪聽到有機會入道修煉,成為傳說中的神仙中人,立刻心思浮動,微微帶上了一絲急切:“什么條件?”多年以來,成為神仙中人,已經成了他的夢魘。
    陸玄靈輕笑一聲:“不忙,不忙。我先給你看個東西!”拂袖一揮,平靜的水面蕩起圈圈漣漪,而后歸于平靜。
    淡淡的水霧升騰而起,四周變得如夢如幻,水面正有某種畫面迅速生成。
    畫面之內,冒出無數縹緲而又真實的光線,一個凡人嬰兒呱呱出生了,他迅速成長,變成青年,而后經歷諸多事情,最終衰老,化作枯骨一堆。
    影像再次變化,仿佛拉遠了一般,一個小山村里,眾多百姓和生靈,從出生到衰朽死亡,急速劃過,宛若星辰海洋一般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