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284
  • 下載
  • D-絲敬佩:“你可真有心了!罷了,我也看著把,他若能突破,也是你的機會。我還是有些擔心,他突破的機會,能有多大呢?!?br /> 無形尊者回到:“陛下說過,機會很大!他已經將自己的過去,從世界本源中拔出來,未來的他,也已經開始超脫。只等現在這一刻,尋找到機會?!?br /> 神鬼行紀

    第四百四三章 太乙
    “你的意思是,他已經開始將自己的過去現在未來,逐漸超脫出去?”金母暗暗驚訝,視線轉向正在血海中打斗的那個帝王,有些不可思議。
    昊天在血海內翻飛,好似一個耀眼的光輝巨人。她已經知道昊天正在靠近太乙,但是沒想到他能進步得如此之快,才短短數個月,就開始把自己從時間長河拔出去。
    金母修行年代極長,雖然很早就知道太乙之境的神秘,但是一直沒有半點機緣。據她所知,想要證得太乙之境,便要將自己的三世之身,全部從時間長河超越而出。
    使自己凌駕在時間之外,不受時空制約,這樣才叫太乙。太古時代,有很多高人前后修成太乙,超脫而去。祖龍號稱是無限接近太乙的人物,但他不幸遇到大劫,早早隕落。
    唯一一個金母親眼所見的太乙之輩,就是如來,如來當年修成太乙,超越三世,所以才有不可思議的大神通。
    但是眾所周知,想要將過去身從時間內拔出,這個絕大部分沖擊太乙境界的高手都可以做到。因為過去已發生,已經歷,留下的一切痕跡清晰可見。
    所以才能輕松演化,超出時間之外。想要把現在之身拔出,只要能明確掌控自己現在之身的一切活動,也能做到。但最艱難的,就是拔出未來之身。
    因為想要拔出未來身,就要預見自己未來會發生的一切經歷。對未來自己身上事情,要有精準的判斷和預定,一絲錯誤都不可以有。
    只有預見了未來的每一件事,才能凝聚出一個完整無誤的未來之身,超越時間之外。但是實際上,未來卻是充滿無窮變化,這種變化的存在,意味著一切都不可能精準預測。
    所以想要拔出未來,便要做到對未來所有的變數都要了若指掌,預見每一個變化之后,所產生的未來之身,這需要絕對強大的意識和境界。
    在過去那些年代,有很多人想要沖擊太乙之境,都失敗在超脫未來這第三個階段。金母雖然已經修煉了數萬年,但是至今都沒有機會窺探太乙境界。
    當今世間,也唯有三個人有這種可能,一個就是南天鐵塔那位古佛,不過按金母的眼光看來,他已經失敗了,現在不過是半個太乙境界罷了,本質上與玄仙巔峰無異。
    第二個就是地母,但是她至今還沒有頭緒,只是在無限提升自己的功力,妄求質變引起量變,或許有證得太乙的機緣。所以她的力量可能極為強大,但是她的機會最小。
    最后一個,就是眼前這位姬軒化成的昊天。金母想到這里,忽然對昊天提升速度之快,產生了好奇。從他重回世間到現在,不過短短幾年而已。
    為什么他能精進的如此之快?姬軒剛回世間之時,比她高不了多少。但是隨后幾年,他的速度好似風速一般,接連提升。上次跑到自己隱居的地方,逼迫自己出山。
    那個時候,金母感應到姬軒的力量已經深不可測。后來天庭一句話點破,姬軒瞬間化作昊天,他的本質立刻面目全非,再也非金母能感應的到。
    從那時開始,金母就知道,昊天已經將他們這些人遠遠甩在了后面。直到現在,他又開始沖擊太乙境界。他究竟是如何拔出自己的未來之身?
    金母萬般不解,她很想現在沖上去問問,可是若真的問了,一定會得到結果么?
    無形尊者此時靜靜站在金母旁邊,他雖然無形無相,可是對現場每一個人的心緒了若指掌。包括金母心緒變化!見金母開始猶豫,便出聲到:“其實你想追尋太乙之境,未必一定要問陛下?!?br /> 金母眼神一動,對方話里有話,莫非沖擊太乙之境,還有其他機緣,張口問道: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
    無形尊者哈哈一笑:“你別問我,問我也不會說。我要是說出來了,你肯定會去問,到時候陛下又會嫌我多事。我可不想自找麻煩?!?br /> 金母念頭一動,猛地反應過來:“你說的是那位劫主!”轉身望向遠方正在和狐妖打斗的陸玄靈。
    無形尊者不禁驚訝道:“這你都能猜到,你們女人的反應果然夠快!你可別說是我說的,要不然,陛下肯定會遷怒我?!?br /> 金母低聲嘆口氣:“不難猜測,陛下從降世以來,走的最近的就是這位劫主。之前我也知道這位劫主身上,帶有一些異寶??蓻]想到,他竟然暗藏著太乙的機密?!?br /> 無形尊者試探道:“怎么?你想去問問?”
    金母搖搖頭:“不會!若是問陛下,還可能有機會。但是這位劫主,目前絕對問不得。若是問了,就是把我自己陷進去了?!?br /> 無形尊者不解到:“為什么?你難道不想修成太乙?”
    金母點點頭:“當然想,可是,你難道不清楚,這次的大劫,本質上就是世界抬升的征兆。所以這次劫期到來之際,也只有一位能證得太乙?!?br /> “其他人是成不了的,證得太乙的那個人,就是未來劫期的掌控者。這方世界未來會變成什么樣,就看這位修成太乙境界的人,想要把他改造成什么樣了?!?br /> “另外告訴你一個秘密,連你們魔道也根本不清楚的秘密。從古至今,每一個修成太乙境界的人,其實都將自己的道性留在天地間,化作一種規則,不斷參與這方世界運行?!?br /> “這個世界能變成現在的樣子,除了世界本身越來越強大以外,還靠那些修成太乙之境的高手留下的規則。我當年見過如來,我看到他留下了某種規則,也在參與這個世界的運行?!?br /> 無形尊者驚聲道:“你是說這個世界變成現在的模樣,都是那些太乙之境的高手留下規則,改造成的?為什么我們魔道沒有記載?”
    金母帶著一絲輕蔑道:“你們魔道那些都是什么貨色,你難道不知道?上古魔道的開創祖師,都比我小了一千多歲。他怎么可能知道這些太古秘聞?!?br /> “就像是這天上的太陽月亮,為天地初生時,鬼道和神道之祖留下的規則。那兩位前輩飛升而去,他們留下的日月,變成了天地陰陽交替的一部分顯性規則?!?br /> “還有水火、五行、四象、風雷雨電、星辰萬象,都是那些已經修成太乙的前輩,立下的規則。我們如今能用這些力量,也全靠那些前輩們?!?br /> “說到這里,我在懷疑,你說你們那個世界修煉到地仙就是巔峰。會不會是,因為沒有太乙之輩補全這些規則,世界本身就不圓滿?”
    無形尊者頷首道:“很有可能!也許等我回去以后,就知道原因了?!?br /> 兩人話說到這里,金母轉身到:“陛下既然要沖擊太乙之境,除了已經有把握拔出三世身之外,肯定也會在修成的那一刻,為這個世界留下一種新的規則。那會是什么?”
    無形尊者搖頭道:“我怎么知道。你都猜不出來,我更猜不出來了。你說會不會是輪回?”
    金母沉思道:“應該不會,其實說起輪回,世界本身就已經有這種規則,只是并不完善。地母也早就知道這點,所以她并不指望通過建造輪回來證得太乙?!?br /> “她想做的,只是補全這種規則,借此來掌握世界的一部分力量而已。昊天陛下想要立下的規則,絕對不是輪回。應該是另一種東西?!?br /> 無形尊者回到:“那我們拭目以待了!”
    金母又到:“既然如此,我去看看那位劫主把,或許他們那邊,需要我幫助,這位劫主身上如果真帶著某種太乙之境的機緣,一定非常重要,他不能出事。
    “你盯著這里,一旦有什么不測,第一時間通知我?!?br /> 無形尊者回到:“好!”金母隱身悄然離開,飛往陸玄靈那一頭。
    而陸玄靈這邊,自冥帝出現之后,兩方對持了許久,誰也不曾出手。冥帝現身后,天狐的優勢瞬間沒了,因此對持期間,他逐漸忍不住,暴露出自己的真實實力。
    九尾天狐和他的人族化身索性不再隱藏,氣息一陣猛增,同樣抵達了真仙之境,而且根本不比陸玄靈差。陸玄靈暗自笑道:“早看出你不對,果然沒錯?!?br /> 直到金母到來,四人仍舊未曾出招。
    金母一眼看出他們的狀況,這兩方勢力在伯仲之間,只是他們的戰斗是劫主之間爭斗,代表著天地運數的戰爭,自己若是參與進去,恐怕反而會自惹麻煩。
    不過若是任憑他們繼續僵持,萬一昊天那邊出了變化,自己又無暇分身,到時事情可就得不償失。
    不如趁自己在這,幫他們一把?金母便悄悄從頭上拔出一根發簪,靠近到五行結界之外后,突然現身,對準天狐那邊一劃而下。
    天空轟隆一響,空間瞬間撕裂而開,一道燦爛星河從空間裂隙中瞬間沖出,猛灌而下,浩浩蕩蕩撲向天狐二人。天狐的人族分身,瞬間被星河隔開。
    結界之內,陸玄靈正在和天狐僵持,突然金母出現,一招橫空劃出一條巨大的燦爛星河,將天狐的兩個身體沖擊開來。陸玄靈心頭大喜,瞬間架起納界環,沖向人族分身。
    冥帝則黑光一閃,祭起冥王寶劍,沖向九尾狐妖。這次無論如何,一定要把這個人族分身留下,即使留不下來,也絕對不能讓他活著。
    納界環瞬間變大,飛在身前,對準下方發出滔天吸力,劈頭蓋臉罩向人族分身。那分身抬手一揮,放出一面寶鏡,鏡內射出萬道白光,對準納界環口一涌而上。
    光芒一散而開,好似一個撐開的巨傘,正好將納界環口堵死。任憑玉環如何使勁狂吸,那些光芒牢牢拖住環口,寶鏡紋絲不動。
    陸玄靈將玉環一震,無量星辰沙自環內咆哮沖出,恍若泄洪,瞬間將寶鏡神光擊破。沙塵巨浪茫茫灑下,混入星河內,泛起一道巨浪,朝分身猛烈砸下。
    那分身屈指一點,寶鏡變成一道光幕,阻擋在身前。星辰沙正好攜帶著滔天威力一舉砸下,猛烈撞在光幕表面,泛起沖天沙浪,隆隆作響。
    星辰沙瘋狂攻擊,那寶鏡所化的光幕巋然不動,半點未損。
    陸玄靈驚異到:“這是什么寶物,怎么這么厲害!”納界環是金母傍身至寶之一,曾鎮壓昆侖仙庭,萬魔難侵。之前姬軒在天外世界使用時,幾乎可以毀天滅地。
    怎么這個寶鏡竟然能擋得住納界環,難道是自己的法力太差了?還沒有發揮出寶物的威力?
    正在他暗自心驚的時候,一道聲音穿過大戰現場,傳到陸玄靈的耳旁:“這是天遁鏡,是地母當年的傍身法寶。這東西很是厲害?!?br /> “寶鏡攻防一體,與我的納界環幾乎是同一等級的至寶,單憑納界環,是無法攻破天遁鏡的?!?br /> 陸玄靈立刻回到:“多謝指點,那我要如何做,才能攻破它?”
    金母抬手看了看手里的天煞劍,朝前一扔,寶劍隱形越過虛空,落在陸玄靈的手里:“這是我的天煞劍,你用這個,發動最強一擊,便可以擊破?!?br /> 陸玄靈手里黑光一閃,便出現一把黑色長劍,劍身陰涼至極,指尖一觸,通體冰涼。這把劍好生厲害!堪稱是他至今所見的仙劍中最強大的一把。
    他來不及道謝,便將全部功力灌入劍內,劍身一動,散發出黑色光芒。攜帶著一股陰寒無比的力量,化作一道流光劃過天空,朝光幕猛力一擊。
    黑光轟然炸開,寶劍周身沖出極為強大的劍氣,凝聚出一個百丈大小的寶劍虛影,一舉砍在光幕之上,只聽咔擦一聲,光幕上裂開無數縫隙。
    陸玄靈揮掌猛力往下一壓,寶劍一刺而穿,光幕炸開,噴發出漫天碎屑靈光,重新變成一面寶鏡。長劍尖端,正好釘在鏡面!
    隨著寶劍往前硬刺,那件威力奇大的天遁鏡面,咔擦咔擦作響,竟然生出許多細小的裂紋。
    金母站在一旁,嘴角露出得逞的笑意:“果然,姐姐!你終于輸了我一招!”
    那分身愕然失色,雙手一推,天遁鏡嗡的一顫,鏡面掙扎著發出幾道光芒,想要將天煞劍逼退。
    陸玄靈則推動寶劍往下刺,兩者運功僵持,誰也勝不得誰。但是陸玄靈發動天煞劍,則極為吃力。這柄寶劍的威力,遠超想象。
    只有金母能將它趨之如臂,陸玄靈道行不夠,強行使用這種頂級至寶,消耗極大。金母在一旁,顯然也覺察到了這點,她暗暗手作劍罡,微微晃了晃。
    天煞劍轟然黑光大作,筆直擊穿天遁鏡。寶鏡咔擦一動,碎成無數殘片,飛向四面八方。
    神鬼行紀
    神鬼行紀

    第四百四四章 見面
    這可是好寶貝!而且里面還有別的東西,不能讓她就這么溜了。金母眼神發亮,伸手一抓,所有碎片飛奔的方向陡然扭轉,飛向她的掌心。
    尤其是最大的幾塊碎片,發出晶瑩光芒,形同無暇水晶,落入金母手里。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