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270
  • 下載
  • D-湯水彌漫出一絲絲淡淡的香氣,她又累又乏,這碗水此時出現,簡直是攝人心魄至極!
    她怔怔盯著茶湯,難以決斷。忽然間,眼神注意到茶攤旁邊那一連串腳印。浮土上,腳印十分明顯。
    痕跡一直往前,并沒有在此地拐彎或者是停留。她眼神一變,將茶碗直接放在桌子上,沖老婦人施禮相謝,接著轉身離開,繼續朝前追上去。
    老婦人猛地起身,丟下柴火,扭頭盯著凌婉嫣的背影,冷哼一聲,帶著茶攤瞬間消失不見。
    凌婉嫣并沒有回頭看,也根本未察覺身后的變化。這一次走了約有幾百米后,前方終于出現陳玉卿和多羅大將的身影,兩人停在那里不動,似乎是有意停下來等她。
    “老師!”她心頭激動萬分,連腳步也快了不少,急急忙忙趕過去。
    與兩人再次會面后,陳玉卿轉身,露出一絲欣賞之意:“你跟上來了!做的很好!你看!前面就是那位的神域國度!”伸手指向前方。
    凌婉嫣聽到那句很好,心底詫然間生出滿腔激動和興奮。因為自從她跟著陳玉卿以來,還是頭一次聽到夸贊。雖然只是一句很好,但她感受到這句話里的認同。
    尤其是這種世間絕頂高人的贊賞,更是意義非凡。她順著陳玉卿所指的方向看去,只見三人身前,有一條寬闊巨大的斷崖,崖下深不見底。
    對面云層之上,矗立了一座高聳上天、華麗到難以形容的神門。其通體釋放出五彩神光,氣勢磅礴恢宏,照耀向萬里之外。凌婉嫣滿目震驚:“老師!這是?”
    陳玉卿神色淡淡到:“這就是那位的神域!也是我目前所見,最大的一個神域之一。你看,那座神門就是神域入口。我們已經來到了他的神域范圍之內?!?br /> 凌婉嫣左右看了許久,逐漸平復心情,捋了捋心緒。她回想起剛才路上所遇,轉而問道:“老師!剛才我若是喝了那杯茶,會發生什么?”
    陳玉卿笑道:“不會發生什么,只是會被送出神域之外,回到西京而已。我留下那些腳步,你若堅定信心一直跟著,縱使是玄仙出手,也無法扭曲和轉變?!?br /> “但你若是自己放棄,腳印便會消失,你一樣會被排除出去。這便是以信而入!畢竟,這位非常不希望我進到他的神域中!”
    凌婉嫣更加疑惑:“可是老師,我們明明一直從西京往東走,東邊應該是潼關才對,怎么會進入那位高手的神域?”
    陳玉卿點點頭:“其中另有玄妙!你看!”他再次指向那座神門,“那座神門在虛空之中,境界不夠的話,是沒有路可以直接通進來的。何況對方有意阻攔?”
    “若只是我自己,我可以一步進去。但是你境界不夠,我要帶你進來,則需選擇另外一種方式?!?br /> “世間有句至理,叫做為人腳踏實地,則天地間無處不可去。我有了這種信念,就會因信而入。所以我用腳步一步步在現實和虛幻中走出一條路,直通到他的神域中?!?br /> “我以自身信念為導向,以世間無處不在的道理做步伐。就算是他法力通天,也無法抗衡真理,毀滅世間的道理。所以我才帶著你們走進來,而不是打進來!”
    “此后你要明白,信念是很重要的。你能追著我留下的路走進來,也是信念所致。修道之路更是如此,要正信正念,才會圓滿無礙?!?br /> 多羅大將又問道:“可是老師!我剛才也碰到了阻礙,佛皇竟然現身在此,讓我暫做停留,說是要解開我當年發下的三昧耶誓言,讓我恢復自由?!?br /> 陳玉卿哈哈一笑:“看來事情比我所知的還有趣!他不想讓我們進來,自然要想方設法將你們排除出去。走吧!該去見見對方了!”
    他將手中的竹杖往前一拋,細細的竹杖一頭搭在崖壁上,另一頭落在神門前。竹杖并未伸長或者變短,竟不可思議的穿越虛空,直接與對面那座神門連接到一起。
    但是仔細再看,與其說是連接起來,倒不如說是竹杖將神門硬生生拉到近處。這種不可思議的手段,讓多羅大將也目瞪口呆。
    陳玉卿踏上竹杖,只走了一步,就來到神門之下。他轉身回頭對兩人到:“過來吧!”多羅大將跟上去,用了幾十步才堪堪抵達。
    當凌婉嫣踏上竹杖后,驀然察覺,竹杖化作了幾千米長。
    :。:

    第四百二八章 血海
    (防盜章節)“你怎么跑到這來?我不是交代你要守護好天河水源么?”陸玄靈轉身,微微含笑。
    天河水源便是洗仙池的出口,由此向上,可以直通洗仙池。下游放養了諸多錦鯉,以及各種外界收集而來的水族,陸玄靈效仿前世傳說,施法在洗仙池出口處建立一座龍門。
    若有水族修行足夠,便可上書四司天君府,嘗試躍龍門,化身為龍。這樣成就的龍,皆是徒有其型。即使如此,水族也樂此不疲,故而讓青蓬童子率兵來鎮守天河與龍門。
    此處又是個閑職,方便他煉化逢伯之力。五年多來,陸玄靈親自指導他修煉,幾乎成了默認的徒弟,天界人人皆知。
    青蓬童子化作常人大小,猶如一個英姿勃發、滿目陽光的俊朗少年,讓人一見之下,不自覺心情跟著好了許多。
    他走上前道:“主公,我跟您這么久,幾乎快要掌握逢伯之力??墒菑膩頉]有出去戰斗過,這次是否需要我幫您?”
    陸玄靈淡笑搖搖頭:“暫且不必,西京的事出乎我意料,不好處置,你去了會有危險。逢伯之身相當于不死地神,等你完全煉化他的力量,才可以放心一戰?!?br /> 說到這里,他轉念到:“不過你若想幫忙,有個地方也可以去試試?!鼻嗯钔右宦?,喜沖沖到:“是哪里?我現在就去!”
    陸玄靈變出一根金色神針遞到他面前:“這叫定海神針,乃是天帝很久之前煉制的一件奇寶,前古之時,曾放在南海鎮壓海眼?!?br /> “最近才剛剛開春,均州與尚州交界處的天象便受到黑龍影響,河水上漲十分厲害,可能會形成洪災。蕭景忙于圍剿那些跨界而來的鬼神,無暇分身?!?br /> “你拿著這根針去幫蕭景平復水患,而且我給你一個特權,所有經你收服的鬼神妖魔,以后全是你的兵將。將來天河能有多少天兵,你可要好好把握機會?!?br /> 青蓬童子激動到:“是,主公!”
    “你如今在煉化逢伯的河神之力,最能操控水行。這寶物正適合你用,別看它小,共有一萬三千五百斤,能大能小,一棒子下去,地神若無至寶護身,也會被打得半死?!?br /> 青蓬童子一聽,眼神極為欣喜,天界有位法力無邊的天帝眾所周知,只是從來無人親眼見過,早就向往多時。
    他上前小心接過神針,剛到手里,頓時手臂一沉,差點跌落下去。他使了好大的勁,憋的臉色通紅,才將其拿起,單膝拜到:“主公!我一定不負使命!”
    陸玄靈看他英氣勃發的模樣,很是欣慰:“去把!”青蓬童子起身退去。
    待其離開天界,陸玄靈轉身看向水底正在改造的四個鬼神,沉下臉色道:“讓我會會你,到底是何方神圣?!?br /> 兩天之后深夜,西京永陽坊東邊大街上人煙渺茫,黑暗之中,一個枯瘦的老乞丐端著破翁、杵跟木杖緩緩走來。
    待其行至一家客棧前,抬頭望了望二樓窗戶微微燈火,手指一彈,一張紙條搖搖晃晃,越過客棧飛入內院。
    內院一處廂房內,有兩個黑色勁裝打扮的年輕武士,正準備安歇,忽然一陣微風拂過,小窗吹開,便見個紙條搖搖晃晃飛了進來,落在桌上。
    一人眉目一抖,連忙上前推開窗戶,卻見院落孤寂無人,天空暗幕沉沉,四外冷幽。只有遠遠深巷中,偶爾傳來一陣犬吠。
    他轉身看向另一人,拿起那紙條,上面只寫了四個大字“四更建?!?。
    字跡很熟悉,此人立刻對另一人到:“消息來了!是建福大社!他們之前不是都在永明宮么,怎么今晚換地方了?”
    另一人到:“消息應該沒錯,我等無需多想,遵守命令就好?!?br /> 于是兩人將隨身用的暗器、毒藥乃至寶劍帶好,把門緊閉,縱身飛上屋頂,一路躥房跨梁,直奔東北方行去。
    建福大社本為建福宮,乃是兩百多年前,成武帝當太子時的太子行宮。太子登基之后,便奉出改為神社,內里供奉了大興國神。
    因著之前遷都戰亂,人氣落寞不少,不過依舊是西京九大神社之一。二人住在城內西南坊市,而建福大社則遠在城東,遂距離有些費時。
    兩人以輕功行走約半個時辰,終于來到建福神社西邊院墻頂。一人帶上面罩到:“此地規模宏大,屋舍眾多,也不知在哪個地方?”
    另一人回到:“去看看再說?!贝┻^西邊園林,站在一處假山上,眼前到處都是漆黑幽靜,唯獨湖邊南香殿處有燈光閃動。
    南香殿乃神社要地,平常守衛森嚴。不過今晚不同,神宮人煙寂靜,鬼神全無。兩人一路直奔,縱身追過去。
    剛剛走不遠,忽聽神社外,大道上馬鈴聲響亮。燈火一亮,有二十余騎人馬,飛一般直往這邊馳來。
    兩人細心謹慎,忙將身子閃過一旁躲入林內。只見馬上那一群人,前頭十三四個,有道家裝束,也有俗家打扮,形狀異常。
    后面七八個,每人身上都負有大刀,身穿鎧甲,好似軍隊裝束。
    起初殿門緊閉,那一群人到殿前,當頭的是一個黑甲兵卒,他將長哨一吹,朝殿門左下大柱連磕三下,不一會殿門大開。
    眾人連人帶馬,不多說話,一擁而入。待到一群人進去后,殿門轟然緊閉,悄無人聲。
    二人飛奔過去,躲在窗下,偷聽到里面妍妍人語。往窗內一看,兩人不由得轟然心驚。
    原來殿中正坐了平王,其頭戴玉冠,一身黑金色蟒袍。長得面容俊秀,身材挺拔,顏容之間極有霸者風度,舉手投足都帶上位者氣息。
    右下一名黑甲將軍,左下一長袍大袖的俊雅中年人,其余人都是各種江湖打扮,有道人也有居士,還有跨著念珠的西域異人。
    那將軍身穿黑紋鎧甲,面帶黑色面具,看不清容。反是中年人看的分外真切,竟是前時候,據傳被東都大將軍陳彤亂刀砍死的閣老楊孝忠!
    太極宮、永明宮更是奢華舒適,平王要商議大事,為何不到那里,反到這座神社?
    兩人側耳細聽,楊孝忠開口道:“師弟,聽說之前有修士闖入永明宮,事情差點敗露?我看此事已然被其他正道人士知曉,怕是要加快行動,早些下手為妙?!?br /> 平王點頭回到:“正因如此,所以我召集各位師兄弟,一來為防正道,二來聚我等之力,盡快破開太乙天罡?!?br /> “這座建福神社也是九宮螺旋陣眼之一,里面的封印正在全力破壞。還有延興神社,那邊的鬼神已被那位高手派人滅殺?!?br /> 楊孝忠眉頭皺起:“師弟!那位雖然只要香火和神社,可是卻是朝廷陰陽司一方。你找他合作,后患不小。而且他已經占據北河道、南河道、乃至江南兩道?!?br /> “若是西京的香火也落入他的手里,只怕將來對我們有些妨礙!”
    “師兄多慮了!那位如今法力通天,已占據茅山派滿門,連龍虎山都快要被他取代。眼下更是入住朝廷,掌控陰陽司,外人根本不知,還以為茅山和龍虎山依舊是過去的仙門?!?br /> “他所行乃是神道,只要香火,與我們并無沖突。再者,即使以后有沖突,我等也有兩位祖師坐鎮,哪里會怕他?”
    門外二人聽的面色大悚,不自覺指尖一抖,心下更是駭然。
    楊孝忠又到:“你到底比我好,半年之前,趕在平王這個蠢貨壞我等大事前,搶占了他肉身,還拿下西京,多少殺伐血氣,盡被你得。光是平王的身份,就足夠你揮霍許久了!”
    “平王一屆凡人之輩,還敢屢次上書皇帝與我作對,要不是留他移轉皇帝龍運,我豈會容他放肆?反倒是我,自從占了此身,在皇帝座下受皇氣威逼,不敢動彈半分?!?br /> “這次還被派往東都,被端王老賊暗算,陳彤那匹夫知道我身份,去三清山請了三道符印,壞我一尾,后又千刀閥體,生生去了我百年功行?!?br /> “此番大仇,留待事成后,定要他扒皮煉魂,方泄我心頭之恨!”說著,一掌拍在桌上,頓時桌面被拍出一個大洞。
    平王見狀,指著自己道:“這個皮囊前些年外出征戰殺伐,精元大損,壽數已經不多,眼看就要壞掉了。要不是此身有龍氣,上應斗數,這樣的破爛肉身,給我也不要?!?br /> “這老東西有大運護體,我也是等了許久,趁他外出,才用姹女惑神法,讓他身染邪力,才占據這幅軀殼。我已暗中操練這幅皮囊之子韓榮鈞,替其洗髓閥骨。一旦此身崩毀,便移轉到韓榮鈞之身?!?br /> “到時龍氣大成,化作五爪,上應帝星,到時便是我以西京立國,開疆裂土,稱霸天下,威壓群仙避退,無人能擋之時!”
    “師兄也不必著急,你與陳彤的恩怨以后再算,只是你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