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263
  • 下載
  • D-,烏壓壓的停留在道觀周圍。這些鬼怪大多保持人形,穿著古舊的鎧甲,極像是戰場上的士兵!
    陸玄靈站在一旁的樹梢上,看的一清二楚,這三個道人根本堅持不了多久。
    難怪木牌會被捏碎,原來是他們大難臨頭,想讓自己來救援。陰山圣王?這是哪里冒出來的鬼怪?自己搜集天下情報,竟然從未聽說過此輩。
    這三個道人早已是強弩之末,先出手救下他們再說!陸玄靈修為越來越高,再加上至寶傍身,對付這些鬼王,簡直是手到擒來。
    只要抓住他們,帶回去送進洗仙池洗掉記憶,再給他們穿上混元金身以及金甲,自家天界又將多百十個法力極強的戰神!
    陸玄靈摘下納界環往前一拋,玉環變成透明,融入虛空瞬間變大,懸浮至道院上空,快速擴展開來。下方鬼神毫無察覺,根本未曾意識到危險的來臨。
    待到玉環包裹住整座道院后,他猛然將其發動。就見天空之上,忽然顯出一個巨大的半透圓環,內里傳出滔天吸力,拉住所有鬼怪往上吸取。
    鬼怪沒有防備,法力稍弱的立即被收走,原地只剩下十來個法力高強的還在頑抗。陸玄靈淡淡一笑,朝著玉環一點,玉環四周噴出滾滾星辰沙。
    瞬間化作滔天巨浪,劈頭蓋臉壓下來,將所有鬼怪齊齊淹沒!
    塵沙繞著道院一轉,內部霹靂閃爍,天雷轟隆隆大作。殘存的幾個鬼怪堅持不到一息,立刻全部被玉環吸走。
    所有鬼怪消失之后,陸玄靈向前一抓,收回星辰沙,納界環縮小飛回手里。而后現身往前一步步走下云臺!
    院內的三個道人終于死里逃生,又驚又喜,見四周鬼怪全部消失,瞬間被收服殆盡,更是激動不已。
    易元子看到陸玄靈第一眼,就覺察出熟悉的氣息,見救星來了,終于放下心,癱坐在地上。
    今晚情況緊急,真是到了萬般無奈,他才選擇向陸玄靈求救,但他也沒抱全部希望。
    只不過出乎他預料之外,陸玄靈不僅來了,還一出手就像摧枯拉朽一般,將來襲的鬼怪飛速碾平,難道對方的實力已經到了如此地步?
    陸玄靈落到他們身前,微微笑道:“易元子道兄!我又救了你一次,這次你用什么來償還?”
    易元子不禁面色一白:“原來神君已經這么強大,山南兩道的鬼神,只怕都不是你的對手了?!?br /> 陸玄靈搖搖頭:“那倒也未必,今晚來的這些鬼怪背后那位,還沒處理!你捏碎了木牌,那是找到信息才能用的,而且我救了你們。按照你們的交易規矩,你要用什么補償?”
    身后的一個道人見易元子說話語無倫次,擔心得罪眼前之人,趕忙上前道:“這位神明,他有些失態,您別介意。你要我們找的消息,我們已經給你找到了?!?br /> 陸玄靈點點頭,對他們三人到:“這地方不安全,你們快點收拾東西,找個安全的地方說話!此地距離西京太近,你們剛才打斗,已經驚動了西京城里的高手?!?br /> 三人一聽,立刻回去收拾東西,連夜趕到深山一座極為陰森的神社躲避,易元子身上有傷,深夜去城里容易惹人懷疑。
    這座神社人去樓空,連神光也已散去,只剩下空蕩蕩的亭臺樓閣,眼下這里反倒成了最安全的地方。
    幾人找個廂房落腳后,一人為易元子上藥,另一人點燃燭臺,來到桌前拿出一卷紙,為首一張畫的是那位飲血羅剎轉世之后的人形面目。
    這道人指著圖,壓低聲音賣了個關子,對陸玄靈到:“此人已經查到,神君一定想不到他是誰!”
    陸玄靈坐在一旁,眼色深沉,并未搭話。這道人見狀,懺懺的笑了笑:“讓神君見笑了,這人就是西域大夏國的武隆帝赫連昌?!?br /> 接著他又同時攤開剩下的一張:“這一張歷來更大,我們也是搜索了很久才查到他的真實身份。此人遠在南洋,乃是南洋達羅巴底國的皇帝帕拉德?!?br /> 大夏!達羅巴底國!陸玄靈神色有些陰沉,這兩個鬼神在人間的身份竟然比他預料的還要高。
    達羅巴底國是南洋第一大國,疆域幾乎不下于大鄭,掌控著三千南海諸島以及一片莫大海域。大鄭通往南洋的命脈,便被此國掌控。
    這個十首修羅究竟是如何做到,以一個鬼神之身,披上人形軀殼,變成了一國皇帝?
    至于大夏國,乃是西域諸國之首,兵力最為強大,占據了大雪山以西的地盤,傳國已經四代。
    西域過去曾有三十六國,但如今已經被侵吞的只剩下邊緣之地幾個小國。大夏國力一代比一代強盛,幾乎已經成了大鄭的第二個心腹大敵。
    那道人將兩張圖全部推給陸玄靈:“神君,要知道天下之人,相貌多如牛毛,找到他們如同大海撈針,原本是沒這么快的。但最近發生了幾件奇事,湊到一起,才讓我們快速查到他們的身份?!?br /> “什么事!”陸玄靈抬頭問道,燭光一閃一閃,在室內映出斑駁的黑影。
    這道人指著第一張到:“兩個月前,大夏國的大將軍巴多寧布騎馬巡查之時,忽然從馬上墜落,摔斷脖子當場喪命。此事傳遍西域,連皇帝也親自去悼念?!?br /> “我們當地的同道去參加葬禮,正好見到皇帝,也就發現了畫像身份。而且極其詭異的是,巴多寧布當晚就舉行了火葬?!?br /> “隨后沒過多久,達羅巴底國的前代皇帝在宮外廝混過夜,結果馬上風死了,也是連夜舉行火葬。而后皇太子繼位成為新皇帝,也就是你要我們找的這位帕拉德?!?br /> “達羅巴底國人舉國信奉海外梵神,國力極強。這件事是我們南洋的同胞去參加新皇登基典禮,親眼所見?!?br /> 聽到這里,陸玄靈眼底一寒,大雪山、西域國、白衣大士、南洋這四者之間聯系頗多,而且都在背后操縱鬼神占據人道高位,只怕將來所圖非小。
    易元子綁好傷口,坐過來一同到:“神君,這兩個人是你讓我們尋找的,有什么隱情我們也不過問。這一次承蒙神君相救,大恩無以為報?!?br /> “這枚玉佩神君還請收下,以后但凡遇到有這類花紋的地方,神君只要持此玉佩進去,就是我們的貴客。無論在哪,都可以用最低的代價來交易?!?br /> 易元子遞過來一枚玉佩,上面有十二瓣蓮紋火焰圖。陸玄靈接過來:“無妨,救你們也是舉手為之。今晚追殺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們闖到哪里去了?”
    :。:24

    第四百二一章 斷滅
    (防盜章節)旁邊三人根本未察覺到,陸玄靈此時正和他們口中的上古圣皇對話。
    過了片刻,姬軒的聲音再度傳來:“剛才我已推算過,這件事牽扯到一些對你來說頗為厲害的人物。你暫時不必插手,放任他們去破壞封印?!?br /> “他們取出寶劍,不是為了破壞天下,而是另有打算!以朕看,甚至關鍵時候,你最好幫他們一把!”
    “什么?放任他們!還要我幫他們?”陸玄靈滿心驚奇:“那西京怎么辦,會不會錯過占據西京的機會?”
    姬軒回道:“不會,等他們取出寶劍之后,你再動手驅趕他們不遲。那賊人布下的上古劍陣早已被破壞,不然你以為紫微軟劍如何出現的?”
    陸玄靈便轉又問:“好!那九座神社呢?現在我已占據一座!滅殺鬼神之人,和破壞封印的那些家伙并不是一路?!?br /> 姬軒略微停頓一會兒,才繼續回到:“至于九座神社,眼下都可以占據。最好今晚就動手,錯過今晚,事情會麻煩許多。滅殺那些鬼神的高手,時候到了,我自會幫你處理?!?br /> 陸玄靈立即到:“好!待會我盡快行動?!?br /> 視線轉回室內,許鏡把陣法來歷說出后,卻擰起眉頭:“只是這事讓我好生奇怪,西京城內的仙真全部被滅殺,為何南山派近在咫尺,卻沒有任何反應?”
    玉晶子突然插話道:“這事或許我知道!”眾人全部將視線轉到他身上。
    “大家可否記得,南山派與青玄道派兩百年一次的掌教符印爭奪之戰,馬上就要開始了。南山派中人,一定是要保存全部精力,應對這場斗法?!?br /> 陸玄靈微微疑惑:“青玄道派?兩百年爭奪掌教符???他們不是東海一門派么,怎么會和宇內五真之一的南山派爭奪掌教位置?”
    玉晶子解釋道:“這個說的遠了,南山派本名太真紫府玉辰金仙道,又叫做玉辰道,如今才改名為南山道?!?br /> “南山道在兩千三百年前,不知何故就分成了兩個支派,一派坐鎮本山,另一派分出去叫做青玄道派?!?br /> 許鏡也開口道:“不錯!坐鎮本山的南山道在前朝受到朝廷打壓,自此一蹶不振,至今都不曾恢復。反倒是別開一門的青玄道派,發展如火如荼?!?br /> “這個青玄道乃是一位大能所創,據傳他出身南山道,卻獲得了上古青玄天章,修成莫大法力,號稱青玄祖師,位居東海仙島?!?br /> “此派傳承至今門人頗多,最善修持內丹之道和仙劍術,而且還吸收了一些外派別法?!?br /> “行事也和劍道頗為相合。當年我云游天下時,曾在北極黑鐵山和他們碰上,暗中以觀察他們的內丹法脈,竟然隱隱有上古玄仙之氣象?!?br /> “青玄祖師本就是南山派出身,當年他別開一門后,曾放言每過兩百年,就會回山一次,爭奪掌教符印。南山派越來越勢弱,卻還一直占據著主動?!?br /> “算算時間,這一次爭奪戰又在眼前,南山派最近也在封山不出,想必是要保存實力。那青玄派,倒也不愧是一個名門分支!”
    聽他如此夸贊一個道派,陸玄靈卻不知為何,總覺得他話里有話,看似是在夸獎,實則暗含了幾分諷刺之意。
    商議半個時辰后,三個道人主動要求參與此事。陸玄靈說時機未到,三人便先行進南山隱藏起來,靜候佳音。陸玄靈則轉身飛往臥龍神社,那里距離延興神社最近,先去探探那!
    話說楊孝忠那頭,見一點火花直襲自己面門。來勢甚急,避無可避,滿想用尾去擋。
    誰想火花炸開,生出千朵,迅速撲開亂燒。楊孝忠一時手忙腳亂,顧了這個,顧不了那個。
    一個疏忽,被一團火焰撲身而上,立下如跗骨之蛭,撲不滅,消不去,燒的是疼痛難忍,連施法都難。
    李澄飛身遁走,楊孝忠想要上前再追,卻火焰難滅。只得停了下來,運功許久,才將火焰逼開體外,氣得他大怒,沖天怒吼。
    就在這時,耳邊傳來一聲嘲諷之笑。他頓時驚怒交加,扭頭看去。卻見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,生的唇紅齒白,發束金帶,身穿青紅寶甲。
    其人拿著一柄長劍,站在樹枝上,正哈哈大笑。楊孝忠不禁頭發倒豎,大喝道:“哪里來的小雜毛?笑個什么?”
    這少年回到:“我笑你不知天高地厚,這樣的地方,你們還敢大搖大擺出來,真是不知死活。我要是有剛才那位前輩的法力,定要當場斬了你!”
    楊孝忠到了此時,氣的肝火欲裂,不禁大呼道:“小輩做死——”便將身一轉,取出一把黃泉梭,揮手處,一道星火紅光,向少年疾馳而來。
    少年雖知道厲害,但逃走時還不忘嘲諷:“老怪羞怒來也!快走快走——”即轉身撒腿,如電一般向東逃走。
    楊孝忠一見,愈加憤怒,催動劍光,從后飛追來。少年越跑越快。但楊孝忠積年修為,更是不弱,愈追愈近,身影過處,撒開的劍氣,削的枝葉紛紛飛落。
    就在少年與紅光相離不過五丈光景,危險至極時。少年知道難逃,一邊飛奔,一邊連忙呼道:“慢來慢來,我有話說?!?br /> 楊孝忠大聲罵道:“少說廢話,今天必要抓了你,吸光真元,再把你軀殼煉成鐵尸,嫁給邙山老怪,要你生生世世做兔子!”
    少年打一個哆嗦,復又道:“老怪你別猖狂,一山還比一山高,休要以為天下無人。你若敢傷我,我家師傅定然不會放過你。你趁早放我離開,如若不然,要你好看?!?br /> 楊孝忠早已急火攻心,憤怒至極。自家也有師兄弟,難道怕了不成?
    便對少年道:“雜毛小輩,休要仗勢賣老!他們要來就讓他們來,看看到底孰高孰低!”說完就見少年面色大變,不禁得意之極,哈哈大笑。
    這時紅光已在少年九尺之外,只要再飛一段,便要傷人。
    少年更是驚恐,拼命閃退。在這倏忽之間,忽然一聲長嘯,由北邊樹林里,飛來一道白光,其疾如電,迎住紅光輕輕一轉,卷著黃泉梭疾馳而走。
    楊孝忠滿想少年準死無疑,忽然憑空來了一個高手,出手即收走自家法寶,頓時驚訝萬分。
    少年還處在驚魂不定狀態,卻半晌不見動靜。抬頭一看,正好見白光裹住黃泉梭飛走。當即知道有高人出手,心神為之一定。
    楊孝忠正在急汗交流之際,見天空一道白光一閃,面前不遠立定一人,當下小心戒備,準備隨時出手。
    不過天色陰暗,看不出那人面貌,只能見恍惚身形。便凝神定睛往那細看,只見一個身穿粗布青衣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