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255
  • 下載
  • D-城往東南征伐,將鄧州山北一代三座大城之一的西峽縣收入麾下。
    蕭景一人統領十二位金甲大將,麾下三百天兵,不斷往東南征伐,對外則有五六個名號,或為長生神君,或為武帝戰神。眾多神兵暗中替換了原本的鬼神,往四面八方滲透。
    勢力一度越過了尚州南部邊界,朝均州進發,沿途各個村社的廟宇,都被蕭景打著星曜赤明神君的名號占據。
    蕭景也成了天界當中,同品級內法力最高的神王,一千七百個天兵都是他收服的。而且兩州邊界處,大鬼神不像尚州這樣多,唯有均州深處有好幾個大鬼神盤踞。
    在一路朝四方征伐的過程中,人道氣運衰落的跡象越來越明顯。
    眾神發現尚州以外的地方,鬼神對人道的侵蝕十分嚴重,遠遠不像尚州這樣安定。
    尤其是均州一些偏遠的鄉村,人鬼混雜情況十分嚴重,一到晚上,有些村落竟然成了生人的禁地。
    鬼神竟敢公然穿街過巷,活人夜不出戶,互相交雜生活在一起,在他們那邊號稱是百鬼夜行,連官府都不管不顧。
    就像之前處在均州交界處的上津城,鬼神妖魔堂而皇之的侵襲,一縣之長都被施法暗算。
    尚州有陸玄靈鎮守,清剿鬼神,暫時還能保持清明之象!修士收山不出,鬼神亂世,自家的勢力趁機暗中不斷發展。地域也越來越大,天界內天庭的構造早已初步形成。
    自家的天庭自然不能和前世神話的天庭那樣,主神臃腫復雜,支派各自成系,造成底下的流派更是千奇百怪。
    十二戰神為整座天界的護法神、四大神君為天界對外的主力。八大天王、四司天君雖然沒有其他諸神出動的頻繁,但他們主持天庭內部的繁雜事務,法力并不比他們差。
    三十六位天罡大將,其中十二位交于蕭景統帥,剩下的各自分給其他主神。
    如今天庭的兵將越來越多,陸玄靈不像之前那樣一次性為他們轉換神體,而是以太虛神冊鏈接天界法則。
    新來的鬼兵,需要按照自己的年限、法力乃至功勞,來獲得相應的提升。
    向上晉升的過程中,天界內的法則會緩緩改變他的本質,自動轉換為陽神之體,他們的名號也會自動收錄入太虛神冊。
    而且現在人手眾多,也不需要像以往那樣,強行洗腦,耗費大量香火神力。除非是陸玄靈看上的必須要得到,否則再也犯不著強行硬來。
    而且西方梵宮之中,自上次五福神宮一戰,轉輪王菩薩收服了眾多茅德清麾下的鬼神。那八位元帥神正在八寶功德池內,以功德金蓮轉化為八大菩薩。
    而其他鬼神或是轉化成金剛護法,或為二十四天之護法。天界一切諸神,都在暗中積蓄實力。
    新年伊始之際,上宮城大雪紛飛。這個世界并沒有春節一說,只有冬祭盛會。
    每年新舊交替的當天,百姓多換上新桃符,用準備好的艾草松香丸點燃,將家宅清掃一番,除穢去舊,除此之外并沒太多的活動。
    不過陸玄靈為了懷舊,以五福神社為試驗點,早早放出消息,神社將會在當晚舉行盛大的夜祭。這也算是他到這個世界以來,第一次過春節。
    麾下所有神官全體出動,采集松枝柏葉,找來舊時儲存的艾草蒲葦,點燃驅穢,將神社內外清掃干凈。并且準備各色燈籠,懸掛檐下。
    官府有人好辦事,在姜世龍派人協助之下,還從西京請來戲班雜耍,聯合城里的商販一起出動,要把今晚的活動安排的盡善盡美。
    暮色剛剛降下,神社內外的燈籠早就點燃。山上松枝覆雪,處處素雅潔白。
    林下四處都是往來的熱鬧人群,眾人賞燈看戲,而且神社內部還在派發甜點,五彩糯米果子。但凡前來進香參拜的,都可以免費領一份。
    神社之內,陸玄靈面前案上有三個黑漆盒子,這些都是特別準備送人的,他喚來李澄到“你把這兩份拿去給陳玉卿?!?br /> 按照前世的習慣,新年到了,送一個小禮物給他。李澄不解問到“師父!為什么要送兩份呢?”
    陸玄靈淡笑回答“一份是給他的,另一份是給另外一個一直不曾露面的。你拿過去,他自然知道。你去吧!”李澄拿著禮物隱身退去。
    而后剩下一個,則是給另一人,正在想著,陸玄靈感應到熟悉的氣息,抬頭笑道“還正想著派人送給她呢,她自己上山來了?!?br /> 姜世龍帶著姜崇混在人群中,朝山上游玩。難得有這么大的活動,還是年底農閑時候,百姓們能到的幾乎都到了。
    神社大門右邊蘆蓬之下,十個小神官手忙腳亂,拿起一片干葦葉一卷,內里放一個后廚剛摶出的米果,撒上一點桂花干,插上一根竹簽,遞給香客。
    米果有五種顏色,口味香甜,雖然是小小的東西,但勝在心意不凡。
    阿瓊姑娘隨著人潮往山上慢慢前行,許久不曾出來,她身上飄然出世的氣息越來越重,也只有來到人潮中,枯黃的臉色才沾上了一絲人氣。
    兩側各色小吃誘人的香味讓她有些側目,尤其是路過紅薯攤時,那股焦香讓她停下腳步看了片刻,摸了摸袖子里的錢,低頭又轉身繼續向上。
    走到神坊之下,上了臺階,阿瓊抬頭,再次見到兩座護法石像。上次為救端王,她闖入這里路過時,石像里面還不是這兩位。如今換人后,這兩位明顯法力更強。
    石像平時看起來兇神惡煞,但今夜在闌珊燈火的映照下,由內而外的透出一股肅穆和祥。
    神像腳下放了很多燈火,阿瓊露出一絲笑意,將一根點燃的松香丸放在護法神的手上,而后轉身準備離開。
    才剛下了一個臺階,后面忽的傳來一個聲音“姑娘且慢!既然大老遠來了?何不進去看看?”
    阿瓊轉身,只見陸玄靈一身白衣,手持一把黑色蝙蝠扇,面上帶著白底紅紋狐貍面具,站在燈火之下,遠遠傳來空靈的雅樂之聲,身形縹緲而又風逸,似乎在人間又不在人間。
    周圍來來往往的百姓,從他身旁如流水般經過,卻沒有一個人能看到他。只在即將碰面時,又不由自主的繞開。
    阿瓊神色一亮,做了個稽禮,微微頷首示敬,指了指石像手里的燈火,并不多說,笑容平淡而又祥和。
    陸玄靈明白她的意思了,發出淡然飄逸之聲“對姑娘來說,我這里難不成是什么龍潭虎穴?雖說心意已到,在哪里都可以。不過總過門不入,莫非嫌棄我這小院?”
    阿瓊淡笑著搖搖頭,陸玄靈掏出一個黑漆木盒,一瞬之間穿過流水人群,上前遞給阿瓊“今晚來的人都有份,來者是客,何況你是貴客,這是你的?!?br /> 接到手里,阿瓊略微怔神,輕輕打開木盒,里面是制作漂亮清香的九枚米果,外形似花,每個都有天然巧色點綴。
    透白的表面還撒著一層薄薄的雪糖和香花,內里包著果脯豆沙,比外面公共分發的精致了好幾倍。
    旁邊還挨挨擠擠的放了切好的烤紅薯和各色干果,聞起來令人胃口大開,阿瓊發自心底的溫和一笑,蓋上盒子,低聲開口道“我要離開了,今晚是來告辭的?!?br /> 陸玄靈問道“哦?姑娘打算離開?”這個阿瓊阿娘看似普通,但身上卻帶有一股極為隱秘的道意。
    而且是那種直通天地自然的道意!這種情況極為特殊,在靈界也極為罕見。如果所料不差,這種人就是萬中無一的頓悟入道之輩。
    世間修行之人,多數都是依靠練氣,調和陰陽循序漸進,以漸門之法漸入天地本根,修成仙道。在這之外,還有一種極其少見的類型,那便是頓悟入道。
    此類人物一般沒有特定的特征和要求,或許是走卒凡夫,也可能是高官兵將,更有可能是山間的精靈牲畜。他們會因各種機緣,在某一瞬間頓悟入道,而后成就仙身。
    頓悟到來之際,沒有任何預兆或者先機,原因也千奇百怪,行走坐臥,皆可能是悟道之緣。這種人極為罕見,頓悟之后的境界也有高低不同。有記載的那些頓悟之輩,多數能從凡人直通地仙之境。
    而在傳說中,甚至有人可以直接成就玄仙,超凡脫俗,短短時間內,達到旁人幾千年也難以企及的修為,這種現象被稱為頓門入道。
    阿瓊此時的氣息,便有些縹緲玄乎,連陸玄靈也不好斷定她現在處于什么境界。因為各類人頓悟的時間長短也有不同,外表是看不出來的。
    現在看起來,她好似普通平凡,但實際上,或許她此刻還在頓悟之境中。只有當她結束這一過程,才能顯出她的最終功果。
    阿瓊姑娘五指撫上木盒,點頭輕聲道“嗯!韓承軒已經回西京,去他該去的地方。我與他因緣已盡,也要前往我該去的地方了!”
    神鬼行紀

    第四百一三章 新生
    〔防盜章節〕天界之內,姬軒面露一絲欣賞之意,緩緩說道“是他的意思!”
    轉輪王聽到答案,不再遲疑,立即回到“既然如此,屬下懇請陛下相助!”
    姬軒微微頷首“這場好戲還需要一個人來參與?!彼赶蜿惶扃R內,大日如來轟炸出的無數火光,瘋狂飛濺。唯有其中一絲,看似極為自然的飛射向東南方!
    這點火光越過層層云霧,漸漸靠近華山上空,距離山巔只有幾百米遠時。姬軒收回手,那點火光顫抖著一晃,發出尖鳴聲,bào zhà消失。
    天色越來越亮,陸玄靈瞬移到地下,果然發現了一處極深坑洞,構造和建福神社地下一模一樣。此刻正有兩個人在坑外起了法壇,壇上擺著墓土和清水。
    中間那盞瓷瓶里,插了一根漆黑的柳枝,其枝干扭曲,表皮沾著黑色的尸水。一位黑衣巫女盤坐壇前手作印法,低聲念咒。咒語聲回響在坑洞里,聲音低沉詭異。
    洞中央那根胡桃木樁粗有兩米,高三丈,諸多陳舊符紙貼在柱身上下。表面綁滿了古老的草繩,足足有上千條,遍布木柱頂端,草繩末端連接在崖壁上。
    這些草繩看似薄弱,但是每一根都充斥著極為龐大封印的力量!陸玄靈來到這里后,感覺到了無處不在的強大靈氣,似乎整個大地都被這根木柱連接在一起。
    黑衣巫女身旁,站了一個身穿白底紅紋撣衣的妖艷女子。頭上束著男子才有的發髻!
    她手里拿了一把紅色五股扇,靠在旁邊的石壁上,捋了捋耳旁長發,不耐煩的打了個呵欠“青桐,就這樣一根破爛木頭,真的需要這么久么?”
    被稱作青桐的黑衣巫女睜開眼“你以為這是簡單的結界么?它可是皇帝用一千五百個活人的性命布成。只有一點點驅散上面的力量,才可以破開結界拔除木樁!”
    “當年太祖皇帝韓景庭在這發現了九宮螺旋陣的秘密,京城合圍之戰后,他秘密將一千五百個俘虜全部血祭在這,加強陣法的力量?!?br /> “他登基以后修建這座神社,留下那個延興神在這守護結界!韓景庭雖然是凡人,但他身邊卻有很多高人?!?br /> 女子輕蔑笑道“我當是多少?才區區一千五百個人?能有多強?連我們山中萬分之一都不及!若是到我面前,一個風刃就能把他們殺光?!?br /> 青桐手作罡印,微微側了側頭,對女子到“風姬,你不是人類,根本不知道人類真正的可怕之處!他們看似力量弱小,軀體脆弱?!?br /> “但人類能夠稱霸天地,靠的根本不是一人一卒的力量。而是他們集合在一起后,無比強大的信念!你在山中見到的,始終只是死人而已?!?br /> “當一千五百個活人的意念聯合在一起,那種力量形成的結界,就算是師祖,也很難破開。更別提你我了!你以為當今天下,所有靈界之輩退避隱藏,是因為什么?”
    “哼!我才不信你的鬼話!”女子表情輕蔑,冷哼一聲,緩緩走上前,盯著木柱看了片刻,忽然展開扇子向前一扇,一道碩大風刃擊出去。
    即將撞上木柱時,所有草繩發出巨大的亮光,地面升起一道結界。風刃轟隆隆砍在結界之上,一陣陣氣旋爆出,風刃被彈開驅散。
    整個洞中氣流狂飆,陸玄靈藏在暗處,也感受到了結界力量的強大!洞中無處不在的咒力,全部暴露出來。
    風刃一擊之后,木柱沒有任何變化,看似腐朽的草繩,只微微晃了晃,無一根斷裂。女巫青桐扭頭冷笑道“這下見識到了?”
    風姬眼神一沉,微微低頭,合攏扇子走回原處“不過是個烏龜殼子而已,你趕快用你的方法吧!”
    巫女青桐卻到“我已經用最快的辦法了,這道結界是九大神社最強的一道!到處都是咒力,就算你那些師父師叔來了,也毫無辦法!”
    她拿出瓷瓶里的柳枝,往前一甩,一滴滴尸液飛濺出去,飛落在草繩上!
    那幾根草繩立刻從尸液沾染的地方冒出白煙,腐蝕成黑色泥漿,徐徐墜落。繩子斷口擴大,內里閃動銀白的光芒,哧的一聲斷開。
    許久之后,洞內平靜下來。風姬淡蔑一笑“哼哼!才毀了六根,剩下一千多根?!?br /> “你念一次咒,用柳枝撒一次,照這樣的速度下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