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228
  • 下載
  • D- 姜世龍此刻興奮的有些異樣,就像一個失去珍貴東西后,失而復得的小孩一般,純粹而又瘋狂。
    他盯著陸玄靈,急不可耐的問“那么這位神明?你的神名為何?在哪里修建神社?亦或是就此將五福神宮給你?”
    這人輕易就相信自己了?陸玄靈略微驚異的同時,也有些高興,這種貪婪到純粹的人,才是最容易掌控的。
    于是忽然有個想法,他開口問“如此容易相信我?萬一我只是騙你呢?或許你死后我不會幫你呢?”
    姜世龍那絲瘋狂并沒有消退,反而異常清醒“那又如何?我不相信你,對我有什么好處?若你真的是騙了我,我相不相信,死后都會一無所有罷了?!?br /> “若你沒騙我,無論我相信與否又有什么重要的,反正到最后你一定會幫我。結局無非都是兩種,只看閣下是不是真心而已?!?br /> 這時,樓閣外傳來腳步聲,越來越近,姜世龍恰如其分的收起那絲瘋狂,變得如同一個飽經學識的上位者。
    也只有這一刻,他才像一個真正的縣令“我早已不是二十年前了,榮華富貴我都經歷過。與其自己猜測懷疑,患得患失,倒不如放手一搏,反正結局已經注定,你說呢?”
    “姜世龍,你真是個令我驚訝的人!像你這樣的凡人,我還是頭一次見到??吹们遄约?,更看得清周圍現狀,心中有欲望卻又能看清欲望?!?br /> “若你一心為朝廷命官,怕是絕不止于此。不過你好歹是出身翰林院和大學堂,學了圣賢之言,當首戒不近鬼神,怎么還要違背圣賢的教誨?”陸玄靈繼續追問。
    “圣賢之言?什么狗屁教誨!閣下以為那幫冢中枯骨是什么正身之輩?明面上他們自己立下種種教導愚弄世人。但在私底下,一個個都在偷偷研究鬼神方術,煉丹燒汞。他們比我更害怕死亡?!?br /> “可笑的是,五百年前那個赫赫有名的圣學大圣人,著述攻擊玄門,說鬼神皆是虛妄,唯有修上智滅百欲,方是為人之道,令無數學子仰慕,號稱曠世圣賢?!?br /> “可私底下,此人卻搜集各派方士典籍,購買童女修煉玄門采補之術。最后竟然吃了自己燒出的丹藥,亢奮不止,活生生泄死在女子的身上?!?br /> “被這位圣賢糟蹋至死的女子,足足數十位!這位圣人的門下還瘋狂掩蓋此事。只可惜天下哪有不透風的墻,朝廷的禁書庫早有記載!”
    “當年在朝廷翰林院內,我為六藝座首之一,故而得到授業學師的特例開許,允我入禁書閣抄閱古籍。也是在那時,我才看到那些圣賢的真面目,竟比玄門描述的惡鬼還要可怖!”
    “這世上最可怕的從不是鬼,而是人。鬼能誕生,多是因為一念至深,故而有情有性!但人吃人,卻比鬼還要兇猛!”姜世龍提起那些幾百年前的圣賢,言語里全是嗤之以鼻。
    “我從不信那些什么狗屁圣賢之言,己不所欲勿施于人,他們自己都做不到的事,卻妄圖讓別人去做。他們所有的光環,九成全靠吹捧!”
    說到此處,姜世龍忽然轉頭問道“閣下是靈界中人,一定比我明白,就算是玄門那些號稱清凈的修仙之人,也是大貪大欲之輩。與我們凡人,從來沒有本質的區別!”
    “我曾游歷諸多仙山宮觀,那些外門弟子的欲望,甚至比我一個凡人還要激烈!所以我從不信世上有什么完美的至善圣人?!?br /> “若有,要么是瘋子,要么是神經病。那些圣賢之言,都是用來糊弄他人的,輪到他們自己,反而比常人更骯臟!”
    門外適時傳來輕輕的敲擊聲“老爺!時辰已經不早了,可要安歇?”
    姜世龍看了看陸玄靈,那意思是需不需要陸玄靈稍微回避一下?畢竟被其他凡人看到,有些不大好。
    陸玄靈搖搖頭,伸手給了一個請隨意的動作。姜世龍無奈,便清了清嗓子“先不必安歇,添些茶水吧?!?br /> 仆人推開拉門,彎腰走進來,看到案上兩盞空茶杯,微微一愣有些疑惑。不過仆人明白自己的身份,不敢多打聽,拿起茶壺迅速退出去了。
    從頭至尾,這仆人對一旁的陸玄靈毫無所見,壓根不知室內還有另一個存在。
    姜世龍神情奇異“我知道鬼神有種種莫測手段,但今晚看到閣下,才算真正見識到鬼神之不同凡響。只可惜世上又有幾人能做個明白人,看清世界的真相?”
    陸玄靈輕輕揮手,在姜世龍的杯子里灑下一點靈光,殘茶混合靈光后閃閃發亮,就像是一盅瓊漿玉液。
    他拿起茶杯對姜世龍到“喝了這杯茶,你可以延壽十載,我可答應你在你壽終之后,為你聚攏魂魄,或化鬼身或轉神道,兩者隨你選擇。但在你死之前,我要你盡你所能助我收集香火。你可愿意?”
    說完,將杯子遞到他面前。姜世龍毫不猶豫,接過來一口灌得干干凈凈“我怕死,我怕死后徹底消失,我答應你?!?br /> 為了茅德清的一個口空承諾,他都愿意苦苦堅守二十幾年,今晚陸玄靈主動示好,他又怎會遲疑?
    他雖不解其中微妙之處,但一杯茶下肚,立即感受到一股溫熱氣流貫穿于四肢百骸,渾身為之一輕,過去積累的一些頑疾似乎頃刻盡去。
    還有早些年的風濕和寒腿,一直折磨了他好些年?,F在全然頃刻痊愈,這讓他很是激動,他直覺自己這次沒有選錯。
    “那么!閣下想要哪塊地方建立神社?神名為何?”姜世龍再度提起剛才的問題。
    陸玄靈倚在桌子上,頗有些隨意,仔細打量了一番左右,伸手從書架上攝來一把撒金紋紅底三股蝙蝠扇,拿在手里翻來覆去的看“你覺得我想要哪塊地方?”說完,抬頭看著他。
    眼神交匯之間,姜世龍瞬間領會“我明白了,從此之后,五福神宮乃至尚州境內所有神社,任憑閣下處置!”
    陸玄靈點點頭“至于神名么,有一個,但是需要某天我通知你了,你才可以讓他現世!”
    二人便在此時做下交易,陸玄靈慵懶的靠著躺椅,攤開紙扇,指尖劃過扇面上的金色紋路。
    “你當年在京城學習時,曾是六藝學座首之一,你有這樣的才情智慧,若是一心為官,此刻只怕早就成為一方諸侯。來這個地方為了一個縹緲的承諾而苦守二十多年?值得么?”
    姜世龍搖搖頭“值得!當然值得!我不想還沒看到世界真正的面目,就消失殆盡?!?br /> “每當我想起自己死后萬境歸空的虛無感,就壓抑到令我絕望。哪怕只有一成的希望,我也愿意去嘗試。尤其是在知道還有閣下這類的存在,我就更不愿白白喪失機會?!?br /> 陸玄靈淡然笑道“好!我給你這個機會,但是我要你做的卻不止這一點。端王已經回神都去了,接下來會有一位重要的客人會來這?!?br /> “到時我需要你的幫助!而且,山南節度使這個位置,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!”
    姜世龍眼色一變“閣下想說什么?可否直接說來!”
    陸玄靈起身,輕輕一揮,竹簾卷起,屋外狂風大雨“你在官場混了這么久,是個聰明人!那我就用聰明人的方式說!我想要的不只是你這里!”
    “再過些時日,會有一場極大的騷動。此事之后,我要你成為山南東道節度使,替我在凡間開路!”
    “我不是茅德清那樣的吝嗇之輩!只要你做的越多,我給你的好處就越多。到時別說是延長壽命,就算是成為不死不滅的神,也不在話下!”
    姜世龍身體一顫,兩只手同時撐著桌子起身,眼神放光“閣下說的是真的?”
    陸玄靈點點頭“千真萬確!你看看外面!”
    姜世龍扭頭看向窗外,烏云滾滾,從南延伸過來,繼續向北緩緩移動。
    他伸手指著窗外的風雨到“你以為這場雨是普通的雨?這些雨云橫干三千余里,自南而北移動,聲勢浩大!這是一個曠世妖魔正在蛻變,微微放出的一絲氣息引起的!”
    “妖魔公然現世,他也在試探!看看天下群山的諸位仙真,究竟是什么樣的反應!”
    “妖魔公然現世,他也在試探!看看天下群山的諸位仙真,究竟是什么樣的反應!”
    “妖魔公然現世,他也在試探!看看天下群山的諸位仙真,究竟是什么樣的反應!”

    第三百八五章 船變
    這片區域是北上船只集中地,眼前這條船不大也不小,船倉燈火通明,看樣子應該有人。
    李群小心登上船,腳步未帶一點聲響,靜靜走到船艙前。伸出手,剛要準備敲門,忽見門往內一開,迎面走出一個背著纜繩的老頭。
    老頭并未料到外面有人,烏漆麻黑的,迎面撞到一個黑袍人,被嚇了一大跳,往后一退“哎喲——嚇死我了!”
    連忙提著紙燈往前照亮,見是李群,才拍胸脯到“原來是個后生啊,嚇死我了,大晚上的,人嚇人,嚇死個人。你這后生,這時候到這來干嘛?”
    李群四處打量了一番,上前低聲道“船家,你是個聰明人,我不跟你裝蒜。你若明天能帶我出海北上,我愿意出原本十倍的行價包下你這艘船?!?br /> “原來是個走船的!”老頭眉頭一擰,冷笑著呵斥到“看你也是常年行走江湖,難道不知海上行船的規矩?說什么鬼話,明天這天氣能出海?”
    “旁人不知,你莫非還不知?你就算是付一百倍的價格,我也不會陪你走這趟死路。你還是從哪來回哪去,別給我找麻煩了!”
    說完將肩膀上的纜繩往拐角一扔,起身便往船艙里走。李群一把拉住老頭,淡笑道“船家,明人不說暗話,你要什么樣的代價,才肯出海?”
    老頭正準備進門的腳停了下來,轉身嘿嘿一笑,露出商人才有的狡黠“看樣子是個不差錢的,既然這樣,進來說——”
    兩人進了船艙里,分主次坐下,四周燈火通明,木架擺滿了各種雜物。李群環顧四周,瞥到架子上有珊瑚貝殼,也有奇異的魚骨,四周木板上貼滿了紙片和航線,尤其以符咒居多。
    注意到這些符咒,李群便想到剛才的遭遇,默默緊了緊袖子里的兩道符咒。
    老頭順著李群的目光,看了看自己貼的那些符紙,便淡然道“我們都是出??刻斐燥?,有些事情,不得不信。你是個有來歷的,不像那些蠢到極致的儒生,想必也有些見識?!?br /> “你是怎么知道,這么多船里,唯有我敢在這種天氣出海?”老頭倒了兩杯粗茶,將其中一杯推給李群。
    李群并未動茶水“這么晚了,唯有你燈火通明,肯定是在偷偷準備明天出海的淡水和食物。你這船底吃水線,比其他船足足深了三尺以上,可見你這船已經有其他商客登船?!?br /> “不過是兩個小小線索而已,稍微有眼光的人,都可以看的出來?!?br /> 老頭一拍桌面“好!你準備出多少錢?”說著湊過頭來,瞇著眼睛盯著李群“這個天氣,還想從我這里走的,要么就是急火燒身?!?br /> “家宅中必有塌天大事,不得不盡快出發。還有一類,便是官府通緝的江洋大盜,想借我這條船出海保命。我看你開口語氣,看來不是什么犯了事的?!?br /> “應當是前一類中的富貴者,載你也無妨。你肯出什么價?”
    李群拿出一張銀票,放在桌子上,推向老頭面前“這是五萬兩銀子,當然只是定價!我要包下這艘船,事成之后,再付你三萬兩?!?br /> 老頭眼神一驚,手指按上銀票,就要趁勢拉過來。李群一把按住銀票另一端“船家,先別忙著收錢,這錢未必是那么好賺的?!?br /> “我還有些其他的要求。你聽完了,想好,想清楚,再做決定。第一,不許其他人登船?!闭f著,默默將按住銀票的力度松了一絲。
    老頭便將銀票扯過來一點,看到銀票上紅紅的朱砂,分外清晰,吞了吞口水“好!沒問題!這些人待會就會離開!”
    “第二!我要你一個月之內,盡快抵達幽州。一路上,航海之事你來做主,其他事情,一切聽我們的安排!”
    老頭微微沉默片刻,再次點頭“好!這個也能辦到!”李群便把銀票再松了一絲。
    “第三!這件事情,不準透漏給任何人,一旦消息泄露半點,就算是你背后的靠山,也保不住你?!?br /> 老頭按著銀票的手忽然一顫,微微朝后挪了一絲“這位客官,你是個高人!你要知道,我能在這個時候航海。只因所有的出海行程都要稟報給我的官家?!?br /> “不然我也做不到!這個時候,官府都出了禁海令,我若是敢擅自出海,只怕我賺了你的銀子,這條命一樣保不住。你這錢,實在是棘手,恕我不能接納!”
    說著,便將銀票往回推。李群卻淡淡一笑“老頭子!別在我面前裝蒜,你的身份和來歷,我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。你要是今天不帶我們出海,你這條命,一樣保不??!”
    “就算是這里的知府,也保不住你的性命。你過去做過什么,我也查的清清楚楚。不如我再給你一點好處,你若是能將我們平安送到幽州?!?br /> “從此以后,你便再也無需躲躲藏藏,掩形隱跡。而且—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