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213
  • 下載
  • D-煉的密室之內。
    五帝并未察覺陸玄靈的到來,畢竟陸玄靈才是天界的真正主人。只要自己想,便可以用天界之力屏蔽所有人的感知。
    只見五帝身前的那段乙木元精,在五帝釋放真元的催化之下,先天五行互相感應,竟然從木樁上長出一段嫩芽。
    嫩芽才一指來長,透出勃勃生機,還有一股股肉眼可見的浩蕩仙靈之氣從嫩芽誕生,逐漸充斥在天界之內。
    陸玄靈滿心驚喜,如此一來,自家的天界豈不是可以和外面一樣,自主產生靈氣?自從天界誕生之后,陸玄靈一直用香火來轉化神力,充斥在天界中來彌補消耗。
    只是天界眾神越來越多,所需神力何其龐大?即便天天有香火進賬,日日轉化,也力有不逮,因此這個方法并非是長久之計。
    此時得到了這截先天靈根,若能讓它順利長出,產生靈氣,便一勞永逸地解決了這個問題。
    有了無限的靈氣供應,天界之中的眾神,再不乏力量來源了。而且在他的感知下,這股改變不僅來源于此地,還有一處也發生了改變,靈氣正從那里往出冒。
    梵宮凈土中,大日如來高坐法臺,坐下一座黑色蓮池。四方佛各自拿了一顆念珠,將內里的污穢之物灌入池中。
    陸玄靈隱身進入梵宮,只見最早長出的那片蓮葉之上,正透漏出勃勃生機,一絲絲靈氣不斷往出發散。雖然沒有建木嫩芽那么量大,但這股來源也不容小視。
    上次蓮葉剛剛長出時,它們還是卷起來的尖角,這才幾天功夫,葉片已經完全舒展開來,正中積攢了一灘晶瑩的露珠。
    陸玄靈輕輕攝出一滴,這竟然是比一元真水還要富含靈機的奇異靈液,簡直是他至今所見過最好的療傷圣藥。
    大日如來手持缽盂,將上次陳玉卿被困血海時,收取的血色水浪,屢屢灌入池內。
    陸玄靈顯出真身,對大日如來道“這東西也能供養蓮花生長?”本以為五座地獄的污穢已經夠了,沒想到這個也可以?
    “主公,您來了!”大日如來笑道。
    “屬下想起上次前輩收取的這些穢物,便想著能不能將其也當做蓮花生長原料,一經試驗,果然有效。而且蓮花轉穢成凈,葉上每天都要積聚不少甘露?!?br /> “這段時間,積攢了不少。這蓮花是血海的克星,若是讓它從現在就開始適應血海的威力,以后長成時,一定是血海的克星?!?br /> 大日如來拿出缽盂,里面已經盛了許多瑩瑩剔透的水露,散發五彩光芒,猶如星河光點匯聚,呈在眼前。
    “據《法神瑞應本起經極樂凈土變品》記載,佛有凈土佛國,八寶功德池水,妙用無窮。今天看來,此甘露幾乎可擬比功德神水?!?br /> 陸玄靈淡笑“既然如此,就叫它八寶功德池水,照這樣的水量積攢,遲早可以化作無量池水。將來造出真正的八寶功德池又有何妨?”
    天庭有先天建木靈根,梵宮靈山有八寶池水和五莖蓮華,靈氣增加會越來越快,將來自己的天界自成一體,這是何等快哉的事。
    離開天庭,陸玄靈來到南山山頂,北望整個西京,頗為自豪。自家實力,已經悄無聲息變得如此強大,即使將來對上地母和那些劫主,必然有一戰之力。
    天空清澈透明,山間白雪皚皚,十分靜謐。而且還有一縷紫氣縈繞,陸玄靈眼神一亮,立刻開始采集紫氣,修煉雷法。
    上次在昊天鏡里看到白骨神君使出白骨神雷的那種威力,讓陸玄靈頗為心動。
    天書也記載了一種雷法,名叫先天混元一氣霹靂子,介于法術和法寶之間。
    據天書所講,這東西是僅次于大五行滅絕神光威力的大殺器,若能練出一顆,經五行真氣催動,炸開之后,五行暴動,逆轉混元之力,瞬間毀滅三千里地界一切生靈。
    還有一種叫做太虛元磁神雷,這東西雖然殺傷力弱于一氣霹靂子,但破壞后遺癥卻很大。
    一旦煉成爆開,內部的雷風陰陽之力會引來九天之上的元磁罡風,倒灌入地面,地上一切有形無形,都會被元磁破壞,致使法寶失去作用。
    元磁之力還會長久的存在于爆炸的地方,很長時間難以清除干凈。
    憑借陸玄靈現在的法力,自然修煉不出這等厲害的東西。而且這類法術最好輕易也不要使用,滅絕大范圍生靈,實在是有損天和。
    陸玄靈只能退而求其次,將法術簡化,采集純陽紫氣,煉制類似的神雷,給它起名叫五火純陽神雷,威力遠遠小于先天混元一氣霹靂子。
    一旦放出,形如紫色星光爆開,光色奇亮,上沖天際,紫氣陽和加上五行推動,對鬼神妖魔有很大的克制,幾乎可以堪比十幾顆乙木神雷同時爆炸的威力。
    還有一種法術名叫太合洞虛神光,陸玄靈也在潛心修煉。
    這法術??艘磺嘘幮灾?,需要在每天午時正刻,凝聚子午之力,專能破除陰魔鬼神。
    天書上記載的這些法術大都威力十分巨大,只有玄仙或者真仙之后,才可以施展。所以門檻也很高,以陸玄靈如今的道行,大半都使不出來。
    他只能挑選能練的練,直至夜幕降臨,月色再臨天際。
    陸玄靈站在山頂,轉身看了看蒼茫南山。群山起伏,山中偶爾有寒鴉啼叫。
    更遠處河道上,此時還有船只趁夜避人耳目,不斷南下。這些船上可都是糧草和兵器,看來端王想要聯合襄州節度使元信,已經是明擺著的動作。
    這段時間,朝廷暗地里動作越來越大。從均州邊境土地神得來的消息,大量糧草通過丹水河與玉乾河,轉道漢水,不斷逼近襄州。
    元信雖然沒有明面上反叛朝廷,但根據陸玄靈暗中所知,這個襄州節度使元信,早就把自己當成了山南東道人道勢力的皇帝。
    連端王也只能聽之任之,而且還在襄州城為自己修建行宮,穿戴龍袍,門人下屬臣僚都按照朝廷的格局來設立,不臣之心簡直昭然若揭。
    陸玄靈也在考慮接下來要如何出手,趁機擴大地盤是肯定的,可是均州地界諸多鬼神,而且五毒黑龍也盤踞在附近。南下征伐鬼神,必定經過他們山門下,難免會惹來關注。
    澄澈的天空一道道白云浮空,陸玄靈感應到一絲信息傳來,再次身形一閃,直接來到了韶云鎮善見大王神社,躺臥在房頂。
    旁邊光芒一動,邵荃從虛空走出來,手里持著托盤,上面放了一碟子醬牛肉,一壺葡萄汁,一碟炒栗子“公子!最近可還事事順利?”
    陸玄靈捻起一顆炒栗子剝開,扔進嘴里,打趣到“丫頭,這么久不肯出來,怎么今晚主動跑來找我?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要和我商量?”
    一切還是過去的味道,過去的地點。一百年前,陸玄靈剛剛占據善見大王神社時,邵荃便給自己做了相同的美食?,F在品嘗,仿佛當年的事猶在眼前。
    邵荃蹲坐在一旁,帶著自骨子里透出的溫婉,看起來猶如一位母親,眼底流動著溫和“公子,文涵不小了,今年已經十二歲,我想讓他考取功名?!?br /> “憑公子您的本事,雖然不一定要他當官立業。但若只跟著我,是見識不到真正的東西,做不好真正的人。讓他出去和外面的人打打交道,才是正道?!?br /> 陸玄靈聽完一愣,朗聲大笑“哈哈哈哈!你這丫頭怎么才想通,我一直等著,看你什么時候來跟我提出。今天你終于來和我提了?!边@丫頭,過了這么多年,終于肯放手了。
    說著在邵荃腦袋上一撫,邵荃竟未躲避,陸玄靈語氣溫和“丫頭!他遲早會長大,當年我本想讓你教他做一個能文能武的謀士,不過后來發生太多事,用不上了?!?br /> “也就隨你,如今你能自己想明白,也還算不遲。那小子來歷與眾不同,他不是個平淡之人,將來遲早會出來闖蕩?!?br /> “這樣吧,既然提出來了。你看是把他送到西京的書院,還是留在這里?留在這里,我讓縣令給他找個先生,如果去西京,他可以和豪門之子一起學習也說不定。你看呢?”
    邵荃眼神一亮,抱住雙手撐著頭,一副慵懶的模樣,淡笑道“公子,你這是想讓我出去給您幫忙,哪里是要文涵出去?”
    “哥哥被您安排去了神都,也不知什么時候才能回來。算算時間,我已經習慣這么多年一個人過,突然讓我出去,多少有些不習慣?!?br /> 陸玄靈把玩扇子問道“不錯,我當然也想讓你出去給我幫忙,這是我的陽謀,那你是怎么想的?要不要一起過去?”
    邵荃柔柔道“去西京吧。公子,我回去收拾一下,改天帶他過去?!?br />
    第三百七十章 密跡
    防盜章節)云谷道人見他二人目光,識得他們在想什么,便道“休得小看此物?這是非幻大師采集南海玉蛛絞成的絲,苦心制成。莫看它似破布亂麻,此次收妖,全要賴它?!?br /> “此番前去,有些兇險。那妖怪若見了我,必會逃躲,遂需你兄弟二人在明處,我在暗處,待引它現身,我自會出手收它?!闭f罷,便同二人起身,往林外走去。
    這時已是太陽高懸頭頂,光芒大盛。兩人走到林外,只見灰霧聚在對面林下陰暗處,不曾遠去。
    梁嘯云對周從壁道“你抱著猴兒多有不便,待我去引它出來。等我與它斗時,你一旁適機相助就好?!闭f罷,獨自向前走去。
    周從壁躍上老樹,蹲在枝干后小心應對。梁嘯云走到林外三丈處,拾起一塊石頭,賣力扔了過去,聽到林內窸窸窣窣的聲音,轉身往回便跑。
    剎那間,濃霧中兩點綠光一閃,飛出那蜈蚣。這家伙變出真身,竟比前番大了數倍,身粗如桶,甲殼大似鍋蓋。
    身體從林子里顯出的部分,已有三丈長短,百足行動之間,比電還快。
    一個眨眼,就急追到梁嘯云身后,梁嘯云眼看拖不過,忽地回身喊道“妖孽!看劍——”
    手握寶劍,縱身飛起刺向其頂。一擊之下,鐵劍直接斷成數截。驚得梁嘯云面色大駭,腳步借力輕輕一點,退向桂林。
    大蜈蚣緊隨其后,伸手探足,露出全身,足有五丈長,嘴里一邊嘶吼,一邊噴吐毒液。肢足之間也有黑霧噴射,草木一沾即死。
    偌大血口中,黑牙外翻,眼看就要挨到梁嘯云衣角,忽一道修長紫色劍光,長有八尺,從林中電光之間,一竄而出直奔妖物。
    蜈蚣哪里料到有人偷襲,感應到危險那一刻,急忙反身。然劍光之快如何能躲,劍氣一閃之下,筆直削過去,蜈蚣背部兩對翅膀,被齊根削斷。
    這怪物痛呼一聲,知道云谷道人來了,哪里敢留,甩身便逃。才跑不過半尺,便見云谷道人飛身出來,劍光一轉,倒飛回來,阻了去路。
    蜈蚣早已通靈,心知若不全力相斗,怕是今朝就要折在此地,便運丹鼎之氣,張口吐出一道赤色毒水,向后噴出,毒液水滴密密麻麻覆上劍身。
    劍光頓時一弱,滋滋作響,頃刻間化成一堆廢鐵。云谷道人眼眉一恣,氣罵道“孽畜,你好大的膽子!”
    五指向前一推,忽然手中飛起一網,通體瑩白,彌上天空。這網才飛出手,迎風便長,瞬間放大,滿布天空朝蜈蚣撒去。
    大蜈蚣急忙飛逃,眼看巨網又要臨頭頂,它張口朝網再噴一道毒水,大網沾上,白光瞬息一弱。
    就這半分之間,大蜈蚣四對翅膀賣力一扇,飛出十丈距離,已逃到網外。這毒水乃是它腹內百年積修的丹液,威力雖大,卻浪費如此之多,已是元氣大傷。
    云谷道人大怒道“妖孽,還想走——”忙飛身急追而上。天空大網越展越大,跟著蜈蚣,緊逼過去。
    兩者一追一躲,飛出百丈之外,每當羅網快要罩定之際,蜈蚣則拼命四翅一扇飛出網外,眼看距離越來越遠。
    云谷道人越發心急,若這孽畜走了,以后不知還要何種手段才能尋它。
    正心急時,忽然前方山頂飛出一人喝道“哪里走——”
    來人揚臂一甩,一道兩尺來長的青色光芒,夾雜一根銀色飛針,急如雨電后發先至,如長虹貫日般,破云穿霧,一招正中蜈蚣。
    饒是這怪物頭顱如何堅硬,青光咔擦一聲,一穿而過。
    蜈蚣當即腦殼炸裂,毒汁飛濺,血口震天動地一聲悲鳴,摔落在地開始掙扎,一股股濃烈惡臭的血液從傷口溢出。
    其盤曲卷身,鐵尾掃來掃去,把周邊樹木草葉打落,如同沙塵亂濺、冰雹齊飛,頗是可觀。
    不過一會兒,越來越弱,最終紋絲不動,死僵過去。
    周梁二人也跑過來,見到來人,周從壁面色一喜,大呼道“李道長——”云谷道人面色一沉,暗道不好!但眼下不可泄露秘密,只施了一禮,便不復動作。
    李澄心知自己此舉壞了對方好事,不過此人刻意將這怪物養在此處,卻是另有圖謀。自己出手,本就是要破除這些峨眉布置的暗手,他拱手回禮道“見過道兄!”
    云谷道人此時卻頗為惱火,當年他來此住山,采集百草甘露,煉制丹藥。見那蜈蚣難得,成此氣候不易,而且其體內孕有一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