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201
  • 下載
  • D-大,背部長滿人臉,利牙不斷噴吐毒液,但始終走不出陣法范圍,眼看已經是強弩之末。
    五個人配合的天衣無縫,來回躲閃襲殺,幾招過后,將蜘蛛大腿斬斷。
    趁蜘蛛無法動彈之際,為首一人手持長刀,跳躍撲到蜘蛛背上,一刀狠狠斬進了蜘蛛頭部。黑液飛濺,蜘蛛發出揚天嚎叫,掙扎幾圈后,終于失去動靜。
    周圍森林被破壞大片,噴出的毒液惡臭難聞。這五個人在蜘蛛尸體中挖了許久,找到一顆紅色拇指大小的丹丸,一把火燒掉尸體,才前后離開。
    天色剛剛擦黑,一個年輕的文弱書生牽著一匹馬,自西邊大道,緩緩進到孫家村里。村口黑凄凄的老柿子樹上,寒鴉飛舞,蕭瑟的平原還有不少未化的積雪。
    書生只有二十出頭,面目青澀,馬蹄噠噠聲在寂靜的村道上傳得老遠。
    村里的人聽到動靜,紛紛躲在窗子里偷偷往外觀望,一個個面帶菜色,沒有探究疑惑,眼神只有淡漠和呆滯。
    村落恍若行將枯死的老人一般,沒有一點生氣,明明天還沒黑,卻給人一種錯覺,仿佛到處都是黑黝黝的。
    書生走了幾家,終于看到一家宅院房頂有煙火冒出,便上前輕輕敲了敲門。
    里面過了好久才有人走動,隨后門扉吱呀一聲打開,出來一個外表看上去六十多歲的老頭。
    他眼神無光,瞳孔空洞,木愣愣的看了書生很久,才嘶啞著嗓子到“你是哪里來的?”
    書生趕忙道“老丈,小生是來送一件東西的。太陽行將落山,想找個地方暫住一宿,還望老丈行個方便?!?br /> 說完,他趕忙從袖子里掏出了幾個銅板。老人看見銅板,沒有任何表情,將他引進了屋里。
    屋子空蕩暗黑,火塘屢屢火苗一閃一閃,將老屋照的越發漆黑。
    老頭給書生倒了一晚茶湯,便盤坐在火爐邊,這個時候,忽然外面又傳來敲門聲,老頭啞聲到“今天真是個忙碌的日子!”
    不一會兒,書生回頭,只見外面進來了五個武夫一樣的人,他們背著刀劍,看起來極不尋常。
    這五個人也說是來寄宿的,他們見到書生后,并沒有多問,圍坐在火塘邊,拿出各自的干糧。
    火焰將老頭的臉映襯的忽明忽暗,老頭瞇著眼睛似乎是在打瞌睡,眾人默默無言,室內除了呼嚕嚕的茶壺和火焰,再沒有其它聲響。
    老頭忽的打破沉寂,啞聲開口問“小書生,你來這邊干什么?愿意對我這個老人講講么?”
    書生有些提防那五個人,將包裹往懷里按了按,低著頭苦臉到“我要去天目湖?!?br /> 其他五個人聽到天目湖那一刻,眉目劃過一絲深意,暗地里互相對視了一眼。
    老頭拿起火鉗將燒得軋軋作響的竹篾敲碎,火焰大了一絲,他繼續道“天目湖?那可不是個吉祥的地方。你去那里做什么?幾十年來,我們村再沒有人敢去那個地方了?!?br /> 書生好奇問道“為什么?天目湖相傳是驪山神女洗漱的神湖。怎么會是一個不吉祥的地方?”
    那五個人也各自提起耳朵細聽,其中一人更是開口問“老者,我們聽說,天目湖是驪山神女洗漱的天池所化?!?br /> “相傳很早以前,有位神女下凡,見這里的水很潔凈,常常來這洗漱。一次不小心,她的銅鏡被水沖走,回不了天上?!?br /> “后來有個英俊的武士將銅鏡找了回來,還給那位神女。那位神女感恩之下,將不死藥賜給了武士,并且帶著他一起回到天之神宮里?!?br /> 老頭皺著眉頭,呆呆的回憶了很久,才撓了撓頭上灰白的發絲,斷斷續續的低聲說道“原來你們的傳說是那樣???似乎和我們這里的傳說不太一樣?!?br /> “在我們這座村莊,流傳有一個很可怕的故事。據傳很久之前的某一天,有位神女來到驪山腳下難得一見的神湖天目湖洗漱?!?br /> “一個路過的武士發現神女之后,藏在湖邊暗中偷窺,并且盜走了對神女來說很重要的銅鏡?!?br /> “武士將其藏在只有他知道的地方后,走到湖邊告訴神女,說銅鏡在他那里。并且以此威脅神女,必須要將不死藥給他,否則神女將再也找不到銅鏡,回到天上?!?br /> “結果那位神女大發雷霆,殺死了武士,她的銅鏡也隨之失去蹤影?!?br /> “于是她一邊尋找,一邊一個接一個殺死驪山周圍的百姓,無數可怕的活死人和妖魔從大地之下鉆出,當她快要毀滅驪山殺向西京的時候?!?br /> “一位修煉有成的仙人來到這,想要除去這位神女。但不知道什么原因,這位仙人最終放棄,而是用了另一面古鏡將那位瘋狂的神女鎮壓收服,封印起來?!?br /> “并且告誡我們附近的百姓,千萬不可再靠近那個湖泊,否則會被妖魔吞走生命?!?br /> 所有人聽完這個故事,室內安靜的有些恐怖,書生眼里充滿不可思議,打破了怪異的沉寂“那真的是神女么?會不會是妖怪?”
    老人枯瘦的面孔在煙霧里顯得有些莫測“這個我就不知道了,這是很早之前的神話。也許只是人們的幻想也不一定呢?好了,時候不早了,該休息了?!?br /> 夜色深沉,五個驅魔人都閉目假寐,書生靠在梁柱上,緊緊抱住懷里的包裹。
    不一會兒,當室內所有人都前后睡去,火塘里火苗漸漸細弱,連那五個驅魔武士也沒察覺,一個朦朧黑影,貼著墻壁悄然出現在屋內。
    黑影越拉越長,順著房頂,從梁柱之間,繞到書生的頭頂,慢慢朝下方探來?;鹛晾锏臒熁鹪絹碓饺?,最終只剩下幾縷青煙。
    書生睡得昏昏沉沉,朦朧之間,踏足在一片祥云上,前方有萬道祥光,上上下下無數宮殿和神明幻影,他看得十分入迷。
    祥云之間出現一個白衣身影,書生滿是疑惑,開口問道“敢問您是?”
    那個白衣人緩緩靠近,身形越來越清晰,正當書生要仔細看時,耳邊突然響起一個十分洪亮的聲音“醒來,有人要偷你的東西?!?br /> 書生頓時驚醒,幾乎貼近頭部的朦朧暗影,立刻散去。
    他醒來的第一刻,下意識扭頭來回看,察覺自己還在小屋里,并沒有看到任何異常,才微微放下心神。
    剛才那個幻覺一樣的聲音,久久回響在他心頭,似乎是在提醒他,讓他心有余悸。這下他再也無心睡眠,緊緊的抱住懷里的東西,打算就此坐到天明。
    此時,在村頭最高的一處土房頂部,出現了一個身穿華貴金紋黑底龍袍的人影。
    他手里捏著一張白色的紙人,冷哼一聲,將其扔走,一閃而逝。第二日,天色剛剛放亮,老頭來到外廳,早已不見眾人。
    書生獨自一人穿過村頭,急匆匆往天目湖方向趕去。剛一靠近森林,馬匹便停滯下來,怎么也不肯前行。
    書生只能將馬拴在樹樁上,獨自一人背著包裹,往前走去。好在林中灌木稀少,道路還算平坦。
    五個驅魔人則另往湖泊西邊的叢林快速前行,他們身懷奇功,速度遠比書生更快,幾乎不到半個時辰,就已趕到天目湖西側。
    這邊是一座更加幽深的森林,十幾年少有人來,兩側滿是樹身漆黑的栮櫟樹和松樹,枝干遮天蔽日。清晨白天,竟也透不下一絲完整陽光。
    為首一人,拿出一張地圖,仔細對照了一下,面前有兩個狐貍石柱,表面風化的很嚴重,幾乎看不出原本形狀。
    石柱正中央一條鋪滿落葉的山路通往森林深處,領頭人開口道“方員外說的神社就在里面,我們快進去?!?br /> 旁邊一個卻有些遲疑“大哥,我總覺得事情有些不對,你還記得昨晚那個老頭說的故事么?!?br /> “若說其他人以為是神話,以訛傳訛也倒罷了??晌覀兒瓦@些東西打過交道,有些傳說根本不是空穴來風,我擔心——”
    另一人也跟著到“是啊,大哥,自從進了這個樹林,我就聞到一股忽有忽無的尸臭味?!?br /> “里面還夾雜著另一股味道,不是妖氣,也不是鬼神的氣息,更像是一股從沒見過的腐敗陰氣,這股氣息幾乎籠罩了整座驪山。我們弟兄闖蕩了這么多年,我還是頭一次感應到這么大范圍的?!?br /> 領頭人收起地圖“現在擔心又怎樣?我們常年就是做這買賣,拿人錢財替人消災,方員外付了錢,我們自然要替他辦事?!?br /> “再說他只是讓我們把東西放在神社前就好,其他的別管。辦完事,我們立刻退出來?!?br /> 其他人只得硬著頭皮,暗自不安,隨這位領頭大哥,踏足進樹林里。
    在他們進入林內的那一刻,遠在層林之外,一個黑衣人影來到林地之前,輕輕伸手觸向前方,一道無形的波紋裂開一個豁口,黑衣人縱身飛進去——
    林地鋪著厚厚一層樹葉松針,水潭曲折散布在樹叢之間。
    之前驪山特有的人面蜘蛛怪蟲,此時全無蹤影,就連過去山水相間之地常見的大霧,也詭異的消失不見。
    一切似乎是專門為五人開道,進來的過于輕松。五人小心翼翼,走了許久,別說毒蟲,就連半個活著的動物也沒見到。
    整個森林,只有他們的呼吸之聲,似乎也只有他們五個活物,靜的可怕。
    直至來到一棵枯死的大樹之前,五人停下腳步。面前這棵樹足足有五人合抱粗細,枝干腐朽黝黑,看不出原本是什么樹種。
    樹下蓋了一座只有一人高的矮小木質神社,同樣黑黝黝的。神社大門破舊不堪,領頭人小心上了石臺階梯,輕輕一推。
    木門向內吱呀一聲倒進去,動靜在整個樹林里回響。幾人再度細看,里面空間只有一平米大小,一眼可見。
    本章節防盜)

    第三百五八章 索要
    防盜章節)“謝山?他是誰?怎么會跪在這?”陸玄靈轉身問。
    姬軒完全接管了趙旭政的意識,淡淡到“那些仙人以長生不死蠱惑此人,讓他背叛趙旭政,將丹藥換成了噬魂丹。他心里有愧,跪在這贖罪罷了?!?br /> 陸玄靈搖搖頭“都是棋子,他也是被仙道中人欺騙,過去的事,隨他去吧?!?br /> 兩人步入大殿之內,空蕩的殿堂之內別無他物,只有一座黃金龍棺。姬軒抬手一抓,將其攝回手心。棺材消失之后,整個宮殿驀然一抖。
    兩人面前虛空閃爍,竟然同時回到了最上層的普通兵俑殿。原來下面諸層大殿竟是以龍棺為陣眼,化成了一個陣法空間。
    龍棺被收走,殿堂內的一切東西也都被一起收走。這次行動十分順利,兩人往上遁地而出,來到柿子樹下。
    姬軒向前一指,老柿子樹咔擦一聲被連根拔起,收入袖子里。
    就在這一刻,陸玄靈忽的心生感應,望向驪山“那邊已經有行動了,這次得你親自過來一趟!”姬軒頷首道“朕會親自走一趟!”兩人倏忽一閃,消失不見。
    另一頭,驪山方向。
    此地位居西京東郊,自上古至今,傳說紛紜。很早之前,天下太平的時候,無數游人經常上山登高,作詩頌詞,山下還有虞皎館。
    相傳是大周朝時羽姬暮年退隱修養的行宮。只不過滄海桑田,那座宮殿如今早已蕩然無存,只剩下一片黝黑戚靜的土墩。
    多年前皇帝坐鎮西京或神都時期,這塊地方距離京城很近,有人道余威鎮服,可謂是百鬼退避,群妖蟄伏,山川還算太平。
    可自從皇帝遷都北方上京之后,驪山隨著西京和神都的沒落,而徹底敗落下來,連山下的百姓也紛紛隨之遷走。
    多年來,神都西京兩地大大小小的爭斗,也波及到此處,致使山中越發荒蕪,山下幾十里方圓都是枯草荒地,沒有一絲人煙。古道深處,一到晚上,常常有怪聲響起。
    數十里之外的村落都能聽到山中動靜,本就不多的人群更是惶恐外逃。
    在驪山東北方,還有個孫家村,這里靠近大道,是附近唯一還有人煙的村落。年輕人早就逃離這塊陰森之地,只剩下無處可去的孤寡之輩還留在這。
    村外東方靠近峽谷的一個地方,正發生一場戰斗,五個驅魔人在林中貼滿符咒,布下了一個巨大的陣法,圍殺一只古怪蜘蛛。
    那蜘蛛比馬還大,背部長滿人臉,利牙不斷噴吐毒液,但始終走不出陣法范圍,眼看已經是強弩之末。
    五個人配合的天衣無縫,來回躲閃襲殺,幾招過后,將蜘蛛大腿斬斷。
    趁蜘蛛無法動彈之際,為首一人手持長刀,跳躍撲到蜘蛛背上,一刀狠狠斬進了蜘蛛頭部。黑液飛濺,蜘蛛發出揚天嚎叫,掙扎幾圈后,終于失去動靜。
    周圍森林被破壞大片,噴出的毒液惡臭難聞。這五個人在蜘蛛尸體中挖了許久,找到一顆紅色拇指大小的丹丸,一把火燒掉尸體,才前后離開。
    天色剛剛擦黑,一個年輕的文弱書生牽著一匹馬,自西邊大道,緩緩進到孫家村里。村口黑凄凄的老柿子樹上,寒鴉飛舞,蕭瑟的平原還有不少未化的積雪。
    書生只有二十出頭,面目青澀,馬蹄噠噠聲在寂靜的村道上傳得老遠。
    村里的人聽到動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