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20
  • 下載
  • D-一番。
    四神跟著玄靈拔足飛走,往北快速行進。夜間月朗星稀,天色漸寒,山中無數秋季才現身的靈魅飄蕩在山間。
    霧起云涌,滾滾云海接連成片朝南推動。
    待他們飛過一座山崖時,竟遠遠看到有幾只專門吃云霧的星蟲在山崖上探頭。
    幾人紛紛停下云路,有些驚奇,蕭景輕聲喊道“竟然是星蟲,我們在這一百來年,從沒見過。沒想到離我們這么近的地方,還有這等奇物現身?”
    星蟲原本也是一類無形的霧態云魅,最常生于云霧川流的深谷。
    只不過這類靈魅若能僥幸不滅,便可以從低處爬上高山,吸取云霧之氣中的靈性,凝聚形體,轉化為細長細長的蛇形星蟲。
    這類蟲子白色光滑無磷,渾身放出淡白色微光,形似星光閃爍,故而叫做星蟲。
    它出沒之地,往往代表此地靈氣充足,蟲子越大,越有可能是藏著天地靈物。
    所以有些修道人尋寶,往往專門找它們的身影。
    可這類蟲子只在秋分當晚的子時,現身兩刻左右。時辰一過,便以天賦神通隱去身形,再難看見。
    他們生就輕盈,以氣為食,若是修道有成,往往比蛇類重濁之物,更容易從風云之勢,飛天化龍。
    而且到了即將化龍前夕,他們身軀會變得龐大無比。凡人有時見到他們的虛影在天地間蜿蜒,經常錯認為龍。
    古書上傳聞的遠古蜃龍,便是一只萬年星蟲修成,散則為霧,聚則為龍,法力無邊。
    靈界之內都有個傳聞,只要看到星蟲現身,便象征著好運臨頭,故而蕭景極為驚訝。
    眼前的幾只蟲子有三四米長,拇指粗細,盤在一叢矮竹頂端,將頭探出懸崖之外,張口吸取云霧流動的靈光。
    玄靈掐指默算了片刻,伸手一劃,吹起一陣清風。
    那團矮竹微微向內一傾,露出一根四尺高的碧色翠竹,閃現出不同尋常的淡綠色靈光。
    原來是一棵幾百年的翠玉苦竹,怪不得這些蟲子會盤踞在這里。
    翠玉苦竹能夠助人修行,禪坐時息心靜念。
    竹芽入茶,還能祛除體內濁氣,對修行之輩十分有利,不少修士都喜歡栽種這類靈物。
    華淵上前道“主公,我們四個多年來只是聽說過此物,沒想到今晚有幸見到,可要將它們收服?取走苦竹?”
    玄靈不忍心打擾這類天地生養的精靈,修道人能見到它們,已經是難得至極。
    若是斷了他們的前路,實在可惜。
    故而搖搖頭到“別去打擾它們,它們能修成這樣已經很難得了。我們看到便是交了好運,何必還要驚擾呢?!?br />
    第三十九章 邪神
    過了片刻,星蟲現身的時辰快要完結。
    幾只星蟲停止吸取靈氣,飛出竹叢,迎著月色在云海中盤旋飛舞一陣,通體淡淡熒光,十分美麗。
    它們以云為海,天地為池,自由迎風翱翔,發出好聽的喲喲之聲,好似遠古歌謠吟唱,空靈悅耳。
    飛了一陣,它們同時折身退回崖壁頂端,身形漸漸化虛,散成靈光云霧,消失在空中,恍若從來沒出現過。
    以玄靈的道行探查,也很難再尋覓到蹤跡。
    唯有華淵前身為風夜叉,可以輕微感知到它們的方位。
    玄靈來到崖壁前,拿了五顆桃核,圍繞竹叢布下一個聚集靈氣的陣法,又掩藏了行跡。
    “它們修煉難得,倒不如順手幫它們一下,天地生養萬物,有好生之德,于我不過是翻手可為,但對它們卻是天大助緣?!?br /> 董鈺笑道“主公,您明明可取卻不取,有意成全它們,要是天下的靈界眾生都這么想就好了,那樣也會少去諸多爭端和仇怨?!?br /> 玄靈搖頭淡笑,從旁邊的竹叢取了一根翠綠色竹子“倒也不是不取,我剛才推算天機,此去會有爭斗,這根竹子百年上下,正好將它煉成三根竹符箭?!?br /> 就地發動真火,把竹竿切成三段,施展法決和煉器之術,刻畫上種種符印和咒文。
    竹林內云光閃爍,約有半刻,玄靈煉成三支碧色箭矢,還以竹葉制成了定身符十幾道,順口念了一段靈犀補闕篇。
    此舉是玄靈有意點化那幾只藏身的星蟲,自從來到這個世界這么多年,見過的靈魅數量如海。
    靈魅本是易散之物,能修成蟲身,萬中無一,頗為難得。
    玄靈也有幾分憐惜之意,它們若能借此悟出幾分道理,便可進入修行大道。
    至于能領悟多少,就看它們的造化了。
    玄靈等人飛走之后,微風拂過,幾只星蟲從竹林內現身,遙望玄靈離開的方向,眼內閃動著一絲靈動光芒。
    一路向北,終于來到韶云鎮上空。
    此地果然比西溝村大,密集之處,足足有四百多戶人家居住,余下零零散散的分布在周邊。
    華淵指著鎮中一座殿宇到“主公,那里就是!韶云鎮最大的富戶,顏家舉族供奉的鬼神?!?br /> 那座神社坐北朝南,外觀很是華麗,雙層瓦頂,三進院落,與周圍的家宅格格不入。
    飛到近處俯瞰,大殿精致華麗,梁柱間彩繪紛呈,院落全是古樸典雅的枯山碎石,松柏蒼翠挺拔。
    神社門口,左右樹立兩個三頭六臂的力士石雕,他們身軀威武,手持刀槍棍棒等武器。
    石像面目極為兇惡,銅鈴巨眼,獠牙血口外翻,須發向上揚起,惡狠狠的俯視到來之人。
    玄靈以神識觀望,這座神社又有另一番景致。
    那力士石像是兩個渾身漆黑的鬼神,正殿通體發出淡淡紫紅色神光,內部暗含一股極其細微的兇狠血煞之氣。
    這股光芒就是鬼神的體性之光,通常代表了鬼神的來路和善惡。
    并不是玄靈修習正統神仙之道后,自然放出的瑞藹祥和光芒。
    雖然兇光隱藏的很好,但依舊無法瞞過玄靈的感知。
    當然有這種氣息,倒也并不意味著對方一定是惡神,也有可能本身就是司職殺伐戰爭之類的鬼神。
    不過這種鄉下小山城,向來平靜無爭,沒有戰事,怎么會需要殺伐之神?
    更別提殺伐乃大兇之事,一般人避之不及,怎么會舉族供奉!
    這座神社雖然是顏家的家廟,但并不阻止外人來拜神,只要有心,皆可前來。
    神社香火鼎盛,在諾大的韶云鎮境內,只有這么一座。
    走到近前,神社正殿掛了一幅牌匾,上面寫著善見大王本社。
    玄靈掃了一眼門口兩個力士,外表看起來唬人,實際法力極其低微,甚至比不上邵清他們。
    玄靈悄然向下一點,兩道竹葉靈符飛出去黏在兩個力士的額頭上,無聲無息間定住他們。
    而后隱身靠近大殿,夜間的神社雖然安靜,但那只是對于凡人肉眼來說。
    實際上晚上才是鬼神的樂土,這座大殿內部正不斷傳出鬼神的竊竊私語,空盈而又怪異,也唯有鬼神才能聽到。
    鬼神說話各有各道,和常人言語不同。
    夜間才是鬼神活動的高峰期,凡人若是不明道理,貿貿然闖進來,很容易觸怒一些兇神惡煞。
    所以古人常說,夜間莫入廟里一門檻。
    透過門窗的縫隙,玄靈瞥見里面神壇上,供奉了一尊金身神像。
    其身穿龍紋神袍,頭戴九旒王冠,形制堪比皇帝,高坐于須彌座之上,背后有祥云瑞光。
    他面凈無須,不過雙眼卻是赤紅色,眉心一只綠色豎眼。
    自從鬼神仙妖隱跡不顯之后,凡人多以為鬼神只是虛妄,所以修建神像,再也不像上古時期那樣避諱皇家穿戴和形制。
    諸多小神社的鬼神金身,有時常常越制,造型比皇帝還華麗,歷朝歷代無人來管,百姓早就習以為常。
    如此一來,天下神社,不管里面供奉的鬼神是何等低微,都有樣學樣,穿戴好似一派帝王將相。
    主尊神像左右兩邊還供奉了多尊四尺高的金身,有蟒袍的文神,也身穿甲胄的天王造型。
    威嚴華麗,如同朝堂金殿,頗有威懾力。
    世人好金銀,鬼神自然投其所好,也穿金戴銀,像善見大王這等宮殿派頭,將玄靈那個小神社甩了幾十條街。
    若是凡人肉眼,只能看到普普通通的神壇和空堂。
    不過在玄靈眼中,神社內部,除開那些金身之外,另有一番天地。
    中央金臺上高高坐了一個身穿火紅龍袍的鬼神,面容金色,雙眼血紅,頭戴金色冠冕,外形與金身塑像一模一樣。
    他坐在寶座上,手里捧著笏板,通體放出淡紅色神光,威嚴無比,好似高高在上的帝王。
    兩側還有八個威武的金甲天王,四個頭戴金冠、身穿蟒袍的文神,二十八個金甲神兵。
    他們外形與雕像一樣,裝扮極為華麗,連面容都比凡俗之人俊朗。
    只不過那幾個天王穿戴和裝扮,玄靈總覺得有些莫名熟悉。
    他們正在吸取白天積累的香火,面露癡迷的陶醉神態。
    尤其是正中神臺的善見大王,兩腿大咧咧岔開,癱坐在寶座上,松垮垮的背靠龍椅。
    看起來有些放浪形骸,與他莊嚴的外形絲毫不符。
    室內繚繞的香火靈云,一大半都進了他的嘴里。
    剩下那些文神和天王,歪歪斜斜的癱坐,雙眼無神,沉醉在香火帶來的快感中,一點也沒有正神具備的威嚴形象。

    第四十章 怪誕
    他們吸取到虔誠的香火,就面露歡喜,傻兮兮的長笑。
    收到不虔誠的,甚至祈愿要求頗多的,就張嘴發出奇怪的嘶吼聲,窸窸窣窣作響。
    吸取完所有香火后,鬼神們閉眼沉醉,久久不能自拔。
    善見大王最先睜開眼,瞥見左右兩邊諸神的模樣,輕輕咳嗽一聲。
    圍繞的文神將軍好似驚弓之鳥,立刻豎直身子,坐得端端正正。
    諸神放出神光,收起先前那股放蕩之姿。
    金甲天王手持兵器法寶,蟒袍文神拿著笏板,高坐左右神臺之上。
    金甲神兵排列成陣形,端立在大殿中央,神殿內部頓時變成了有模有樣的威嚴朝堂。
    若是沒看到剛才場景,外人還真容易被這假象給迷惑。
    主尊的善見大王開口道“今天的香火還算不錯,按老規矩,所有金甲神兵全去山里抓捕血食,抓的越多的那個,本王獎賞越多?!?br /> 底下二十八個金甲神兵撲在地上,伸出舌頭舔舔嘴。
    滿臉激動,形似狼犬,發出野獸一般的吠聲。
    善見大王一聲令下,他們迫不及待化作黑風,從殿內飛出,奔向城外四面八方。
    殿內詭異的情形讓人咂舌,董鈺隱在一旁小聲道“主公,是否現在沖進去?”
    玄靈搖頭道“先看看,接下來應該還有讓我們大開眼界的事。他這些下屬有點奇怪,看起來好像并不是正常鬼神!”
    待雜兵退走,善見大王將笏板朝旁邊一扔。
    一只腳翹起來踩在金臺之上,將袖子高高擼起,像一個屠夫一樣,張口粗魯大喝。
    “都呆著干嘛,你們這群蠢貨,還不趕緊下去把血食拿出來?!?br /> 金甲天王和文神們怪里怪氣的嘿嘿一笑,齊刷刷躍下神臺。
    四肢撲地,像是牲畜一般用四肢行走,爭先恐后的遁入地下。
    不過片刻,他們一邊發出低沉奇怪的吼吼聲,一邊抬上來好幾口大翁和竹籠。
    里面養殖了不少蛇蟲鼠蟻,以及雞鴨活物。
    放在正殿之后,他們的動作越發神似犬狼,一邊吐舌頭,一邊趴在地上退開。
    善見大王跳下寶座,撈起袖子,揭開其中一口黑缸,伸手抓出一只比貓還大的活老鼠。
    咧嘴張開,露出森森尖牙和黑漆漆的口腔,一把丟進嘴里,咬的咔擦作響。
    嘴角一絲鮮血流出,他舔了舔嘴唇,一臉回味之意。
    他嫌頭上的九旒王冠在眼前晃來晃去麻煩,干脆一把扯下來扔在一旁。
    披頭散發,從白瓷瓶中拿出一個紅白相間的誘人水果,張嘴就吃。
    那水果外形狀若碩大蜜桃,最奇特的就是長了一張活靈活現的人臉。
    看到這東西,玄靈眼眉一凝,因為這水果是人面桃。
    善見大王一口咬下去,桃子上的人臉扭曲出極度痛苦的表情,連斷口處的汁液都是血紅色,好似人血。
    人面桃乃桃樹死亡之后,或移植或自然生長在陰煞之地,經過腐尸血水催化,重新生根發芽長成的一種邪物。
    樹根吸納殘魂和尸身陰腐氣,結出長有人臉的果實,便叫做人面桃。
    有些惡鬼惡神們喜吃人肉,又畏懼修士絞殺,便到處搜集尸體,養育妖樹,結出果實來享用。
    據傳在極北荒原毒沼旁,有一棵自上古時代存活至今,擁有萬年道行的人面怪桃。
    此樹早已修成精怪,身懷莫大神通,它根須覆蓋的區域,地面生靈盡數死絕,尸首淤積難化。
    若遇上夏至前后,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