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165
  • 下載
  • D-義略微琢磨了一番,上前回到:“將軍大人,所謂邪祟者,多由人心所出,若要治邪,當以治人心為要。能引來邪物者,非是外物,乃是自身?!?br /> 話意點到即止,田平淡淡一笑,收起了摩挲良久的玉佩,終于正面抬頭看宋義:“若人心之邪難除,邪祟又如何能除?今日驅邪,沒有我的示下,不許輕舉妄動,若要出手,一切看情況,你們明白么?”宋義點頭稱是。
    這個時候外邊走入一位紅黑大鎧的侍衛,向田平到:“大人,夫人請您去后院觀禮?!?br /> 哪有驅邪還請人去觀看的?來的時間偏偏還很巧,宋義他們剛進門,后腳就過來請。
    這樣作為,分明是發起挑戰。若按舊例,事情田平早就暗中安排好,自然有田平的人去和韓如意對抗,他們只需要在關鍵的時候圓場就夠了。
    田平伸開手臂,丫鬟為其穿上黑色金絲暗紋狐領大衣,仆人給他帶上象征身份的玉佩和金飾吊墜,腳蹬黑色暗紋長筒靴,手指配鑲金瑪瑙戒。
    他不能在權勢上壓制韓如意,便要在身份上彰顯自己的地位。
    調集十名護衛后,所有人一同前往后院。一座三層閣樓大院之前,一堆丫鬟侍衛簇擁著一個身穿粉白色綢衣的齊胸襦裙女子,正在等候。
    這女子雍容華貴,梳墮馬髻,三十出頭,看到田平來了,也不起身,慵懶的撩了撩身上的長裙,淡淡回一句:“老爺來了,今日驅邪妾身也想開開眼,一起看看吧,也好讓陸妹妹早日安心?!?br /> “妹妹聽說我被院里的邪祟嚇到,昨晚連夜就去了祠堂醒身除穢,積修福德??磥砻妹煤苁怯行哪?!”韓如意拿起茶杯低笑。
    陸玄靈與司相、司察天君三人站在高閣頂端,府里剛才已經偷偷探查了一遍,并沒有修士隱藏,這倒方便自己出手。
    下方事情發展越來越有趣,這樣被自家老婆壓制無視,田平還能忍氣吞聲,逐漸奪回權勢,可見他也不是一無是處之人。
    偏偏司察神君對此人評價并不高,說他志大才疏,情之一字難破,不然何至于如此境地。
    據司察神君查到的消息,很早之前,韓如意的麾下還沒全面掌控此地之前,上京曾經多次派遣暗手聯合府內田平的勢力,想要殺掉韓如意,可每次都被田平拒絕了。
    究其根本,只因為韓如意已經給他生下了兩個兒子,稚子年幼,他不忍動手。
    尚州郡守姜世龍便和此人不同,他明白自己想要什么,他所要的和親情并不沖突。
    所以他才能安享妻兒之樂,放著一身的能耐不去用,甘愿在那個地方做一個郡守。他偏安一地,且位高權重,背后還有神都端王。近鄰的平王也無可奈何,都只得隨他。
    那幾次機會錯失之后,韓如意越來越強,勢力穩固更難撼動,使得田平后悔不迭。
    到了如今,眼前的田平則還想奪回權勢,可面對韓如意這樣心機過重的女子,如何能輕松得逞?
    下毒不用想,刺殺根本難得手,所以很多機會都被他白白喪失,他又偏偏不肯認命,一直在抗爭。
    平王府今來了八名紅色狩衣打扮的陰陽師,他們早就做好準備。不過陸玄靈一眼看出這些人的身份,他們都是被蠱蟲占據軀殼的傀儡。
    田平坐上主位之后,淡淡吩咐道:“既然是驅邪,就先看看他們的本事吧。我也請來延興神社的神官,萬一他們不行,還有這些神官呢?!?br /> “老爺大可放心,有這些陰陽師,一定可以抓住邪祟。即使萬一受阻,他們無能,讓延興神社的神官進去試試,也是上好的選擇?!?br /> 韓如意絲毫不在乎田平的諷刺,里面早已準備好,就怕他們不進去,她也想看看,這次她這位丈夫要如何接招。
    “看來這個韓如意不僅想要對付陸琰,還想將其他勢力一并也拿下?!?br /> “樓里肯定已經準備好了各種手段,若是栽贓陷害不成功,宋義他們進去,一定會被拖下水。這件事,田平又會怎樣來應對呢?”陸玄靈很想知道。
    司察神君在一旁出言到:“主公,要不要屬下去幫他們?”
    陸玄靈搖搖頭:“且先看看再說?!痹豪锞退阌惺裁床贾?,也難不倒自己。這幾個傀儡軀殼背后,還有其他魔道人物,此時不要打草驚蛇。
    在這種地方,修士的手段被嚴重壓制,鬼神更不能侵入?;蛟S有符咒類的咒法幻術,卻在四神君面前不夠看。

    第三百零七章 陡轉
    田平與韓如意兩方,在樓閣內準備出各種手段,即將一一暗中較勁。平王府的陰陽師率先進入院內,行至樓閣,一人首先發起動作。
    他身體一晃,背后生出四只手臂,每一手各做印訣,飛快舞動。周圍四個人互相配合念咒,天空一聲巨響,緩緩出現一團黑色雨云旋轉,云內霹靂雷光不絕于耳。
    “雜?!彼静焐窬豢?,忍不住笑道,“就靠這些江湖手段賣弄幻術,來坐實陸婉清的邪祟罪名?真虧了韓如意和平王能想得出來?!?br /> “不然!這里是將軍府,魔道那些人的手段無法使用,平王只能派這些傀儡來。以防不測!”陸玄靈說道,云霧和霹靂都是江湖雜耍,那四只手臂則是機關,全靠障眼法來賣弄。
    司相神君略思索片刻到“或許這些漏洞百出的雜耍不重要。重要的是不知內情,還在這觀看雜耍的那些人相不相信?!?br /> “若他們相信這些雜耍帶來的幻象,一定真會誤以為院里有邪祟,到時落下口舌,田平與側室可就百口莫辯?!?br /> 果然,韓如意看到前方動靜,嘴角輕笑拍拍手“厲害,厲害,果然手段高明,有這樣的高手在,那邪祟必然無可逃竄了,你說是不是,大人?”
    話里的諷刺意味極為明顯,目光轉向田平。韓如意的下手,一個個紛紛拍手,稱贊配合。
    田平冷哼一聲“賣弄幻術,這算什么?驅逐邪祟還一個清凈,才更重要。夫人莫非想靠這些江湖賣藝人來驅邪?”
    語氣帶著不善的意味,座下那些拍手附和的人,一個個察覺到田平語氣中的冷冽,立刻停下動作,小心觀望形勢。
    那些陰陽師向前喊道“妖孽,我已喚來九天神雷,你還不快快現身,否則便要你五雷轟頂?!?br /> 宋義站在一旁,心里十分清楚,眼前這些人的手段,都是江湖幻術。只不過田平不準輕舉妄動,他便不主動出手。
    黑色云內一道道閃電顯形,樓閣前出現若有若無的綠色云霧,看起來就是邪祟。
    那云霧凝聚在一起,逐漸化作人形。陸玄靈本來想看一場好戲,卻只看到這些雜耍,忽的沒了興致。
    周圍各種隱藏在暗處的人,一個個正在全力操作,演繹這場鬧劇。事情發展到這,陸玄靈靈機一動,心中生出一計,他將手擺了擺,操控住空中那團黑云。
    云霧內的閃電陡然增強,電閃雷鳴,不止在云內積聚,還冒出一絲絲霹靂,噼里啪啦打向四周。剛剛出現的綠色人影一個照面就被打飛,撞破一面窗戶,掉進了樓閣里。
    “哼!這就是邪祟?我倒要看看這個邪祟如何收場!”田平冷笑,那個綠色人影被劈飛進窗戶后,在場不少人都看出了門道,卻依舊裝作不知。
    韓如意眼眉一抖,強裝鎮定,拍手大笑“好好好,果然有邪祟,你們還不施法?”
    樓內跌入一個穿著綠色女裝的男子,疼的剛要哀嚎,旁邊早就隱藏的人撲上去捂住了他的嘴,一刀斬斷他脖子。
    雷云孕育出越來越危險的氣勢,那個正在施法的陰陽師,面色一變,身后一人小聲喊道“你是怎么搞得,干嘛亂炸?!?br /> 這人低聲道“這——這——不是我弄得。那不是我們的霹靂子?!?br /> 他才說完,黑云內的雷光一瞬間擴大,四處亂飛,無數道淡藍色閃電,放射向四周,不少直接劈向田平和韓如意。
    周圍侍衛根本反應不及,四五道雷光便一撲而上,韓如意當場被劈。在丫鬟的尖叫中,一聲巨響后,韓如意炸得渾身發黑,昏死過去。
    “啊——!夫人——”一大堆侍衛和丫鬟急忙簇擁上去,圍在韓如意的身旁,一邊喊一邊抬起韓如意準備撤退,場面一下變得混亂紛紛。
    同一時間,就在雷光將要劈到滿面驚駭的田平身上時,蕭景四人一起出手,搶先圍在田平身前,破掌向前大喝一聲“退!”
    田平嚇得雙眼圓睜,肝膽俱裂時,所有雷光噼里啪啦,一起繞道,劈向其他方向。
    而后黑云內的雷光不僅未消逝,反而越演越烈,放出無數閃電,不分人和物,在院內一陣狂轟亂炸。
    場外的準備撤退的丫鬟侍衛都被劈中,尖叫四處逃竄。陸玄靈收回施法,淡笑道“與其坐看他們賣弄,不如我幫他們一把,一力破百會,接下來就有好戲看了?!?br /> 院內形勢瞬間陡變,所有豐農神社的神官一個個驚恐萬分,表情如喪考妣嚇得四處躲。
    不少人心下驚慌不已,這下可算是大禍臨頭,接下來會發生什么用屁股想也知道。
    田平一臉驚恐躲開雷電后,看到哄亂成一團的侍衛和丫鬟,尤其瞥見韓如意昏死過去,眼底一絲狂喜一劃而過。
    “走開!”田平趕忙跑過去推開仆從侍衛,撲到韓如意身旁,滿臉的關心和憤怒“夫人!你醒醒!你醒醒!快撤出去——”
    大聲喊后,抱起韓如意,在侍衛的保護下,躲避還在四處亂飛的雷電,朝遠處跑。
    房頂上,司相天君到“神主高明,若非得神主點化能夠進入府內,只怕我等任何一人,也沒辦法這么容易就做到一舉三得?!?br /> 韓如意昏死過去,田平使了個眼色,身旁的侍衛立刻會意,混在人群中奔向其他方向。
    所有人的所作所為,司相神君看的一清二楚,他笑道“管他們有什么陰謀詭計互相傾軋,只這一下,就幫田平解決了問題,接下來要怎樣運作,就看田平的手段了?!?br /> “是韓如意自己作繭自縛而已?!标懶`淡笑。
    “若是她讓延興神社的人先進去,可稍微麻煩一些。沒想到她讓平王府的人先出手,做這些雜?;眯g,反幫了我們。干脆將計就計,給田平一點小小的甜頭?!?br /> 田平帶著仆從一路退去的過程中,面上雖然是暴怒,但心底狂喜無比,多年來的一口郁氣,到了此刻讓他恨不得仰天長笑。
    剛才看到韓如意昏迷的那一剎那間,他就意識到這是一場天大機緣,是他從出生到現在最大的好事。
    眼下韓如意昏迷不知生死,他才是府內最高領導,無論是身份還是地位。
    他頭腦從沒有像這一刻如此清晰,還沒回到大堂,就已在心里迅速制定出接下來的行事計劃。
    眾人面色各異,侍衛抬著田平往前院退回,無人注意到田平嘴角那一絲得逞的冷笑。
    韓如意被閃電劈中的消息一瞬間傳遍了整座府衙,田平沒了掣肘,他才展現出一府之主應有的魄力。
    以雷霆之速,發動身份上的優勢,迅速召喚了所有麾下,先將韓如意的府內勢力困住,使消息不至于外泄。

    第三百零八章 奪權
    而后派出心腹,火速持著韓如意的令牌和軍印,駕馬出城,接管了守備軍大營。
    一直到下午太陽落山之后,上佐、判司和錄事參軍、府衛軍等等,一切本屬于韓如意的勢力和官員,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時,就被紛紛撤換。
    整個邊防軍政大事,徹底的落入了田平之手。連韓如意自己都身不由己,被田平搶先一步帶進了他的行院,躺在田平的廂房內,外人根本不允許私自窺探。
    此刻臥室燭火通明,韓如意靜靜躺在床上,像一具毫無血色的尸體。
    田平臥室的梁柱和各類家具,都是清一色暗黑,地上鋪著暗紅色的地毯,即使有燈光,室內依然暗沉沉。
    大夫早就看過了,開出藥方,不久后,丫鬟低頭端著黑漆托盤將煮好的藥送過來“老爺,藥已經熬好了?!?br /> 白色瓷碗里的黑藥湯升起扭曲的水霧,掛在碗口邊盤旋。田平伸手親自拿起藥碗“知道了,這里有我,你們先退下吧?!?br /> 其他人全部退出去后,室內只剩下兩人。田平拿著剛剛煮好的藥,緩緩來到榻前,盯著韓如意目不斜視,面上毫無表情。
    一陣漫長的沉寂后,他把藥碗伸到榻前那口痰盂上方,手一翻,藥汁流入了痰盂里,流水聲在寂靜的室內涓涓作響。
    直至最后一滴不剩,他隨手把空碗丟向一旁,地毯上砸出一聲悶響。
    田平上前坐在矮榻邊,保養極好的修長五指摸著韓如意蒼白細膩的面孔,表情詭異的柔和而又悲傷“夫人,你就這么出事了,讓我如何是好?”
    淡黃色的燈火映在田平臉上,沒有一絲暖意,反而有種說不出的刺骨冰冷。
    他微笑著拿起韓如意的手,緊緊握住,眼底沒有感情“夫人,這么多年了,你一直勞苦功高,現在卻躺在這,什么時候才能好呢?”
    “嘿嘿!”田平喉嚨里傳出嘶啞的笑聲,“十二年了,每一天我都在想,什么時候才能像父親一樣成為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