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141
  • 下載
  • D- “你的主公都比你溫和,我雖然道行不及你,可我年齡卻比你大很多,見識也比你多,好歹也算半個前輩。聽我的,以后保證沒錯!”
    “看你長得英俊又年輕,光憑這副臉蛋,就能吸引不少仙女和神女倒貼。要是再懂一點什么詩詞歌賦,可就是萬里無一的才俊?!?br /> 董鈺額頭青筋狂跳,臉色越來越黑“多嘴!再說一句,我就把你的耳目給封起來!”雪犼連忙住口,搖頭晃腦的趴在一旁,不敢再說。
    陸玄靈等了片刻,仍不見逢伯現身,又繼續道“今天本來不想動手,若是我親自施法,你這山門可就保不住了!你果真不肯露面?”
    山中黑云滾滾,周圍越來越安靜。陸玄靈忽然收回月光寶鏡,抬手一拋,換成日光寶鏡飛上前。鏡內灑出萬道大日金光,好似利劍一般,齊頭并進沖入黑云內。
    兩者一遇,光芒轟然炸開,無窮無盡的熾熱火焰和陽光來回噴射,在黑云中炸開大片大片漏洞。
    滿天黑云被火焰燃燒,蹦碎成細細的沙粒紛紛墜落。不到片刻間,火焰越來越大,黑云消失一空,露出山谷的原貌。
    眾神凝神看去,只見谷底已經沒有任何活物,全是青黑色干尸和骷髏頭,黑壓壓的堆積。山谷面貌全非,好似被融化之后,巖漿凝結成的巨坑。
    一股沖天惡臭瞬間彌漫上天空,陸玄靈揮了揮手,虛空生出一絲清風,將惡臭吹散。
    谷底正中央有個深不見底的洞口,內里漆黑一片。日光寶鏡微微一震,鏡面一道巨大金光猛然沖出,方向對準洞口,激射而下。
    光芒呼嘯,即將沖入洞口那一刻。整座大山猛地劇烈晃動,一聲驚天怒吼從地下傳出,洞口好似噴泉一般,涌出無量黑沙,一頭撞上金光。
    兩頭同時爆開,掀起巨大的光團往外沖擊。大日神光噴出無數火焰,蓋在散開的黑沙之上,兩者緊貼弧形山壁,一舉往外飛散!
    而后沖上天空,形成莫大的一圈火環,極為驚人!雪犼看到這里,忽然忍不住道“你家主公到底是哪來的?這法寶如此厲害,怎么我們華山派從未記載過?”
    董鈺輕聲回到“你們華山派再怎么厲害,難不成對別人家的東西都了如指掌?”
    雪犼點頭“雖不敢說全部了解,卻也知道七八分。我們華山可是流傳幾千年的上古仙門,祖師創立山門之前,曾在山中發現一件鎮山法寶,名叫九天玄晶?!?br /> “這玄晶不知來歷,唯獨上面記載了很多各大門派的寶物名號,一直是我華山派的至寶?!?br /> 董鈺扭頭到“那又如何?有這東西,你家山門還不是被滅了?!?br /> 雪犼這時神色一變,低聲道“我既然跟了你,就不瞞你了。我一直懷疑,當年那些邪魔外道無緣無故攻入華山,極有可能是因為九天玄晶記載了各家寶物的機密,被泄露出去?!?br /> “有人心存忌憚,才暗中引動那些高手,摧毀華山派。我華山派有太古圣賢遺留下的五彩神石鎮守,哪有那么容易被消滅?!?br /> 董鈺略微一想問道“你怎么確定是這個原因?或許是因為那些邪魔單純的想占據華山,奪取你家山門的寶物呢?”
    雪犼眼神一沉“因為五百年了,九天玄晶和五彩神石至今都下落不明,并沒有落在那些邪魔外道的手里。當年那個魔道高手因為找不到兩件寶物,盛怒之下屠戮了華山滿門泄憤?!?br /> “據某個幸存的鬼神說,老魔曾大吼一句膽敢騙我,你以為你躲在仙門我就奈何不得你了?怒吼聲傳到山下,遠近皆聞?!?br /> 此時山谷之中,黑沙越冒越多,洞口不斷傳出雷鳴之聲。突然之間!大地開裂,洞內形同火山爆發,無數黑云以極快的速度直沖上天,轟然散開。
    沙塵布滿天空,內部綠火飛射,重云消散之后,原地出現一個身形恍若山岳的巍峨巨人!這巨人三面八臂,面目青紫色,三面生有三眼,極為兇惡。

    第二百六十章 奇變
    其頭頂還長著一個略小的青黑色頭顱,三眼全是血紅色,比下方三個面孔更加恐怖。
    滿頭黑發豎起,帶著金色寶冠,身穿金甲,外罩金紋黑衣,八只手臂分別拿著巨大無比的長矛、寶劍、金鐘、玉印、長槍、繩索、弓箭、斧戎。
    渾身冒出滾滾黑云,尸氣沖天。眾神全部發出瑞光,將尸氣擋在身外。
    巨人對著眾神大吼道“我已經主動回避,你還想如何!真是欺人太甚!大不了今晚同歸于盡?!钡谌谎壑?,紅色異光沖出,照耀天地。
    頭頂有一青一白兩道玄氣纏繞,青白二氣之中,又冒出青赤色尸氣,如羅網一般鋪開,彌布天地。
    陸玄靈站在巨人面孔的正對面,與其龐然大物般的頭顱比起來,好似一粒沙塵。
    他盯著巨人看了半晌,卻漏出一絲詫異之色,又仔細觀察片刻,似乎是發現了什么,轉而笑道“你就是那個逢伯?我怎么看著不像!”
    巨人三個面孔同時憤然,震腳一跺,就見其腳底那個洞口內,爭先恐后鉆出無數黑色氣流。一沖上天,很快長到山岳般大小,聚在一處化作天幕,高懸上空。
    其表情越來越急,八只手臂接連揮動,激散出萬道黑色火焰,形成一片巨大的火環,妄圖籠罩住眾神。
    “快退!”董鈺一聲令下,眾神全部往后飛退,離開火焰范圍之外。陸玄靈并無動作,而是一臉有趣的看著,任憑火焰罩住自己。
    這片天空隨即彌漫出強烈的尸臭之氣,那巨人見困住陸玄靈,好似極為滿意,急匆匆在天空喝道“哈哈哈哈!這下看你如何應對?!卑酥皇直蹞P起武器,就要攻擊。
    陸玄靈卻忽的朗聲到“且慢!我有事問你,待會動手不遲!”
    巨人生生止住攻勢,面孔顯出越來越難以掩蓋的焦灼,疑惑問道“你想怎樣?剛才打上門的是你,現在不想動手的又是你?何必啰嗦,要打就打個痛快!”
    陸玄靈卻收回日光寶鏡,好似故意拖延時間一般,慢條斯理的講到“能不動手當然沒必要動手?!?br /> “再說我只問個小問題,說不定得到答案,就會自己離開?到時豈不是免得傷了和氣?”
    一句話說完,語速又慢又拖拉。巨人卻已急不可耐,甚至比陸玄靈更加急切,匆忙大喊道“廢話少說!開打!”
    八只手臂駕馭寶物,同時揚起,向陸玄靈攻擊而來!武器掀起滿天風浪,轟隆隆砸下。
    正在這時,巨人口中忽的聲音一變,傳出與之前迥然不同的清朗少年聲音“呀——我繃不住啦——真是個狡猾的家伙!”
    聲音一落,其山岳般的龐大身型,轟然崩潰,化作漫天云霧。手臂持著武器沖到半途中,全部潰散成氣流,迅速消失。
    不到半刻間,巨人消失不見,黑云越來越少,連天空的火焰和黑幕也隨之崩潰。
    圍觀的眾神全部目瞪口呆,雪犼看了半晌,一臉不可思議,愣愣到“這是怎么了?還沒打呢?怎么他自己沒了?”
    陸玄靈笑著搖搖頭,從腰帶上摘下小玉環,拋向前方,玉環對著黑云一陣猛吸,天空迅速恢復清澈。
    云霧消失后,原地只剩一個常人大小的神秘人,漂浮在半空中。此人面孔形象與巨人一模一樣,都是三頭八臂,身穿金甲,眼神滿是戒備,盯著陸玄靈的同時,腳步開始往后緩緩挪動。
    他一邊退后一邊說“你——你想怎樣!我可是很厲害的——”說到這里,他抖了抖嗓子,轉換成之前那種粗糙大漢的聲音“你要是敢過來,我就不客氣了——”
    陸玄靈淡然收回納界環,勒在腰帶上,對此人到“你不是逢伯!你雖然有他的軀殼,卻沒有他的道行和境界,根本無法駕馭這具身體?!?br /> “你法力太低,剛才能撐這么久場面,也算不容易了。說吧!你是誰?逢伯去哪了?你又是怎么占據到他的軀殼?”
    此人眼睛一轉,立即否認道“你胡說!我就是逢伯,什么占據軀殼?根本沒有的事!”
    “不肯說么?”陸玄靈轉頭,對著雪犼招了招手“過來!”
    雪犼驚訝“叫我過去?”確認無疑后,立刻風似的小跑下來,蹲在陸玄靈身邊。
    陸玄靈摸著雪犼的腦袋,沖對面到“這家伙可是幾百年的尸犼,比你厲害多了。你要是不說,我就讓他吃了你!”說著一拍雪犼腦袋“露露你的牙齒,給他瞧瞧!”
    雪犼聞言,雖然不解,卻故作兇狠的張開嘴,滿嘴獠牙森森利齒,沖著對面低聲吼,一步一步走上前!
    此人終于顯出害怕之態,聲音變成那個少年之態,驚慌失措到“你——你——別動手!我說就是了!”
    陸玄靈笑道“很好!”他擺擺手示意,雪犼立即心領神會,收回獠牙,退回身邊!
    此人極不情愿的到“我是逢伯老爺身邊服侍的青蓬童子,老爺他幾十年前就散去法力,轉世為人去了!老爺臨走之前,讓我頂著他的軀殼,暫時留在府中坐鎮?!?br /> 陸玄靈啞然到“他去轉世了?為什么?”鬼神若想轉世,難度極大。即使成功了,也很容易失去記憶。若是無人接引,便再也無法重回靈界。
    因此大部分鬼神妖魔不到萬不得已,都不會選擇轉世。逢伯一身修為,怎么會自愿轉世為人?
    青蓬童子便回到“因為老爺說這具身體已經入了旁門左道,將來還會有天劫降臨,很難繼續修煉下去。若想對付那些仙門敵人,只能以人身來修煉玄門正道!”
    “所以老爺在五十年前就轉世去了,還說他自己長大之后,就會回到這。走前交代我不要出去,不然被玄門正道的人發現了,會被他們殺掉!”
    “那么眼下他在哪!他還沒回來?”陸玄靈一步踏出,來到青蓬童子對面,直直盯著他問道。
    神出鬼沒的身法,嚇得青蓬童子往后一跌“老爺——老爺他現在就在上津城,我還偷偷去看過,可是他完全失去了自己的記憶,根本不知道回來?!?br /> “老爺交代過我讓我不要輕舉妄動!所以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?”
    雪犼越聽越驚訝“那你還敢公然召集鬼神,搜羅尸體來煉制尸妖?并且把聲勢弄得這么大,是擔心修士們發現不了?”
    青蓬童子聽到這里,開口怒道“我當然不會這么做了!”
    “是妖尸月煞那家伙發現了我不是老爺的秘密后,威脅我別管他的閑事,還自己占山為王。我又不是他的對手,只能任他亂來!”妖尸月煞便是蔣寒收走的那條黑龍。

    第二百六一章 血絲
    “他甚至不準我再接觸老爺,事情一拖,便拖了這么多年。我曾多次偷偷出去,想要帶老爺回來,卻都被他發現。要不是他從中作梗,老爺哪里會到現在還流落在外?”
    陸玄靈聽完,對蔣寒傳音道“那尸龍性情薄涼,若保存他的意識,將來恐會生事?;厝ブ?,你到梵宮找轉輪王菩薩洗去他的記憶,以八寶功德池給它重鑄身軀?!?br /> 蔣寒神色一凜,傳音回到“是,主公!”兩人悄無聲息間,便已經定下尸龍的命運。
    陸玄靈又對青蓬童子到“逢伯在哪,帶我去見他!”逢伯拋棄自己的軀殼投胎轉世,還說自己成人之后便會回來,可見當初一定做好了萬全準備。
    然而五十年過去,他依舊未曾恢復記憶,中間一定是出了什么差錯。不去查清根底,陸玄靈始終不放心。
    青蓬童子猶豫了片刻,看向周邊環繞的諸神,意識到眼下只能聽從吩咐,無奈點點頭“你們跟我來!”轉身便朝上津城方向飛去。
    陸玄靈命令其他神全部撤回天界,只留下蔣寒蕭景,三人尾隨青蓬童子一路往西飛去。
    來到上津城南的縣衙前,青蓬童子指著衙門到“老爺就在縣衙里,是這的縣令!”
    “五十年前,老爺投胎轉世成本地的書生,后來考中科舉進入朝堂,過了一段時間便回到此地做官。這么多年了,他始終沒有恢復記憶,已經徹底變成凡人?!?br /> 陸玄靈仰頭觀望,見上津縣衙頂部的人道紅光只有薄薄一層,并且光芒暗淡微弱,與上宮城相比,弱的不是一星半點。
    上宮城的氣運足足升起好幾丈有余,氣勢如火如荼形如傘蓋騰空,可這里的只是剛剛護住了縣衙,就像是給整體蓋上了一層薄膜,顯得有氣無力。
    人道之力的強弱,與一縣治下清明有關。若是這里人道之力虛弱,便說明縣衙里面住了個貪官??h令好歹是一個鬼神轉世,如何會淪落成貪婪之輩?
    上宮城人道之力那么厲害,都有法術能攻進去襲擊端王,鬼神手段更是先后出現。眼前這樣的氣數,真不知道能抵擋住幾個鬼神妖怪的侵襲。
    果然是世道淪落,越來越差。陸玄靈吩咐青蓬童子到“帶我們進去!這小小的人道之力,想必傷不了你?!?br /> 進了衙門里面,后院處處修得精致奢華,水渠閣樓,一樣不差。上津城的縣令姓蘇名彥,陸玄靈之前在郡守姜世龍書房里的名冊看到過。
    一路尋到他的臥室,剛一進去,就聞到一股不可描述的腥味,看樣子是剛行過夜間私事。蘇彥此人五十多歲,看起來倒是一表人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