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134
  • 下載
  • D-時候,那些仙人的手段,通常是貴精不貴多,有用更重要?!?br /> 陸玄靈卻狡黠一笑問道“其實你剛才并沒有真正著急和動怒,可見你一定還有別的辦法,可以揭開這些符咒,是不是?”
    姬軒并沒有否認“不愧是本體,朕的心思和你相通。不錯,的確還有別的辦法,只不過很麻煩。不到萬不得已,朕也不想用那種方法?!?br /> 陸玄靈十分好奇,探身看向里面。只見棺材內放了一口非金非木的奇特小鼎,別無他物“你的寶物不是有八件么?怎么只有個小鼎?”
    姬軒沒有回答,眼神動了動,小鼎從棺材里飛出落入手內。他拿到手片刻后,眼底劃過一絲異色“這就是混元乾坤鼎,昊天鏡、混沌金塔等其他六件都在里面,唯獨少了不滅金身?!?br /> 陸玄靈跟著一愣“不滅金身沒了?”
    “朕當年早就算到自己有身隕之劫,便提前將六件寶物全部封入鼎內,給寶鼎也施展了咒語。除開朕以外,沒有人可以動用?!?br /> “鼎上的咒語有損壞的跡象,一定是朕死之后,那些老東西煉化了很久無法使用,才將寶鼎放在這。至于不滅金身,朕本來將其交給了一個最信任的人作為復活后手,但她背叛了朕?!?br /> 姬軒說到此時,眼神頭一次露出煞氣。陸玄靈很是好奇,究竟是什么人背叛了他?就算之前對付鈞天,也沒見他有這樣的表情。
    拿回寶鼎,姬軒輕輕一揮,寶鼎吐出一道白色奇光,攝住那座宮殿,吸入鼎內,而后空間迅速坍塌。
    兩人順著裂縫回到水晶殿中,姬軒立刻到“時間到了,我們快出去!”說完帶著陸玄靈沖向殿外。
    速度極快,瞬息之間來到入口那五根黑色石柱前,平臺之下的火海翻滾涌動,如同沸水一般,沸騰著往下沉沒,不過這已是最后的收斂。
    過不了幾刻,火海會以比原本更快的速度再度噴出。到時候再想進來,就是下一個一千年之后了,此時此刻,地火威力減弱不少,陸玄靈勉強還可以承受住。
    這五根石柱被太古地火焚煮萬千年,也沒有消失,必然是什么不可思議的法寶。姬軒拿起寶鼎,放出白光,連同平臺裹定,緩緩拔起,強行收進來。
    剛一做完,火海仿佛失去了制約,猛的一聲尖嘯,響徹火池內外。巖漿劇烈的沸騰起來,姬軒眼神一變,頭也不回,拉住陸玄靈鉆入進來的通道,風也似的往出飛奔。
    再度退回滿是金身傀儡的那座洞中,姬軒伸手把這些東西盡數收走。在他收盡傀儡的下一刻,大地猛地轟隆隆震顫,山搖地動,碎石滾滾下墜。
    一條洶涌火舌從進入時鉆開的那個洞內蓬勃噴出,形同噴泉般灌入廣場。大地瞬間開裂,無邊火舌順著那個洞穴咆哮涌進來。
    “不好,太古地火重新上涌!快走!”兩人趕忙遁身,再也不管身后之事,化作一道虹光,穿過大石門,往出奪路飛奔——
    飛出地面,兩人并沒有出現在圣陵皇極宮中,而是位于北側的山巔之頂。地氣上涌,整座山體跟著微微一晃,好似地震一般,山搖地動。
    山間傳出百獸的嘶鳴聲,皇極宮中立刻亮起無數燈火。
    “走吧,該回去了,西京、東都,還有山南道的很多事還等著我們處理?!标懶`準備回去,姬軒卻獨自停下腳步,轉身一言不發,直勾勾盯著西方“有個舊人來了!”
    陸玄靈意識到不對,神色一變“怎么了?是誰?”
    姬軒看了片刻,走上前用一種氣場擋住陸玄靈,然后對著漆黑的夜空到“你好大的膽子,這么多年過去了,你還是不長記性,竟然敢跑來見朕?!?br /> 西方群山黑黝黝一片,虛空微微蠕動,前方緩緩走出那個赤腳少女。她面帶一絲謹慎,試探著緩緩來到姬軒對面,俯身施了一禮“妾身拜見陛下!”
    少女目光柔和,雖然并不美麗,但卻有種難以描述的天人之感,仿佛她存在于世間,卻又高高在上。明明超凡脫俗,卻又形同常人。
    “一萬五千年過去,山河改道,天地易形。陛下終于跨越時空,重新降臨,真是可喜可賀!妾身特來恭喜陛下重回世間!”
    姬軒聽后,反而走上前,一股莫大的法力鎖定山巔,面露嘲諷到“哦?你會恭喜朕?真是笑話,若論這世間最恨朕的人,你絕對排在前五?!?br /> “不過那又如何?朕當年能殺你一次,現在還可以,眼下你跑到這來,是想替你夫君報仇?還是想試試朕的法力恢復幾成?”
    少女臉色一白,向后微微退卻一步,低頭道“妾身不敢!妾身來見陛下,唯求陛下開恩,放了我夫君。自此之后,我夫妻二人,愿意立刻退出這個世界,再不敢阻攔陛下之路?!?br /> “放了他?”姬軒冷笑道,“先不說放不放他!你當年做的那些事,已經足夠讓朕再殺你一次?!?br /> 少女低著頭,始終沒有抬頭到“陛下,妾身此來,是將功補過。惟愿陛下能夠開恩!您且先看看?!彼渑垡粨],扔出一個人。
    陸玄靈站在后面,定睛一看,此人正是白衣大士的師傅摩訶耶。上次這老頭想要帶自己去什么大雪山金剛剎土,卻被陳玉卿派人攔下。
    沒想到此人卻落在這個奇怪的少女手里,陸玄靈十分好奇眼前之人的身份,便連接上姬軒意識,問他道“這人是誰?難道和你有什么過節?”
    姬軒傳來回音到“她?她有很多名字,最廣為人知的就是上古時代,那個威震天下的女仙之首,西方大昆侖山金庭圣母!”
    陸玄靈豁然一驚“西方金母?是她?上古典籍里記載的上仙?”

    第二百四八章 獻密
    “不錯!她就是西方金母,納界環的原主?!奔к幚^續傳音道,“當然,你也可以叫她西極圣母、瑤池元君、龜山金母,亦或是你最熟知的西王母!”
    真的是她!陸玄靈聽后,剎那間滿心驚訝!眼前這個看起來略有些懼色的少女,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西方金母!
    不管是前世還是此方世界,諸多民間典籍中,都記載了這位赫赫有名的西極王母。只不過有關她的神話傳說在兩個世界略有不同,但同樣都是法力無邊的上古仙圣。
    在這個世界里,遠古仙神人妖混居的時代,西極金母號稱是女仙之首,她能調和陰陽,光明日月,莫不由之,她還主宰西方昆侖仙境,仙神共尊。
    傳說昆侖山中,本有一座高聳入天的金銅大柱,此柱上接九霄虛空,名為西方金庭天柱。天柱周匝三千里,柱身筆直如若刀削,頂部有自然化生的仙境宮廷三十六座,覆蓋西方諸天。
    山腰生長著世間難以尋找的奇花瑤草,天池圣境,池邊全是珍禽異獸。宮中分為三十六府,又有三十六個女仙分府統領。
    西王母便是這些女仙的首領,據傳天下修道之輩,一切女仙若欲登仙,皆要前往昆侖山金庭天柱瑤池仙宮中朝拜西王母,登冊造集,授予符印。
    而且西王母還掌管著不死甘露和仙桃靈果,能給予長生。諸多奇幻瑰麗的神話,皆與這位西王母有關。
    前世之中,西王母更是高高在上的創世女神,為西華至妙之氣化生,種有不死蟠桃樹三千株,統領天地人三界一切陰性功果。
    若以陸玄靈看來,西王母如果真的存在,一定是超凡入圣的頂級上仙。這讓他很難把眼前這個面色慘白的少女,和高高在上的西王母聯系起來。
    姬軒絕對不會騙自己,那么眼前之人一定就是那位西王母。只是過去那位高高在上的女仙,怎么會變成這樣?究竟發生了什么?
    姬軒察覺到陸玄靈的心思,傳過來一段意識“過去的她,的確是你想的那樣。她高高在上,司掌天下女仙,掌有不死甘露,號稱先天妙陰靈臺元君?!?br /> “只不過這幅模樣只是她的表象,你別看她現在是柔柔弱弱的女仙。當年她還有另外一面,她內里的本質,其實是瘟疫刑罰、戰亂災禍?!?br /> “其身則是由西方先天金氣和妙元太陰之氣和合所成,故而誕生之后,她法力無邊,與天地同壽。不過可惜,她受人教唆跑到中土來襲殺朕,并且散播瘟疫,讓九州天下七成生靈全部死絕?!?br /> “所以朕殺上昆侖山,親手摧毀昆侖天柱,斬斷她的天地運數,讓其跌落凡塵,她才有今天的弱勢。否則,以她當年法力全盛時,動起手來可是能毀天滅地?!?br /> 陸玄靈越發吃驚道“她變成這樣,是你造成的?昆侖天柱也是被你摧毀的?”
    姬軒帶著一絲傲意笑道“當然是朕,不然你以為西極荒漠是如何形成的?這家伙不簡單,雖然很少出手,但是一旦生事,必定陰狠毒辣至極?!?br /> “所以朕親手殺死了她的夫君,讓她再也不敢在朕面前擺弄那點小心機。對付陰狠詭譎之輩,不打則已,一旦出手,必定要讓她害怕,再也不敢生事?!?br /> 陸玄靈恍然大悟“怪不得!怪不得她會怕你,她的夫君是誰,不是已經死了么?怎么還會要你放過他?”
    “這就說來話長!你自己看!”姬軒說完,傳回一大段記憶畫面!
    陸玄靈接受之后,一番查閱,立即明白過來,她的夫君,便是那位前世今生都極為有名的東方木公,也是東方仙庭之主,天下男仙之首。
    上古時代,在東海之上有蓬萊仙山。東方木公掌管蓬萊圣境,用先天建木為根,在九霄之上建了一座東方仙庭。此地與西方瑤池遙相呼應,所有男仙都要前往東海仙庭朝拜木公,領受長生。
    姬軒在中土崛起之后,最大敵人便是這位東方仙庭的木公。隨著姬軒的勢力增大,兩方沖突越來越多,木公請出金母,在中土散播瘟疫,滅絕生靈。
    此舉徹底激怒了姬軒,于是聯合先天水火二神,攻入西昆侖,掘出大地九淵之下的歸墟弱水環繞昆侖,誅殺一切女仙。隨后摧毀天柱,殺死金母的先天道體。
    木公以陰陽氣機,感應到金母有性命之危,毅然率領仙庭所有男仙離開方位,前來西方援救。
    金母氣數上應西方,為先天元陰,主掌殺伐戰亂,但外相卻是長生祥和之神。而木公天數在東,為先天元陽,掌生機化育,其外相卻是嚴厲殺伐之輩。
    不管是金母還是木公,都要身處于原本方位,才能上合天數氣機,法力最強。木公西來,此舉讓他立即失去了先天方位的氣數,法力大跌,露出破綻,正好給了姬軒可乘之機。
    于是姬軒聯合風伯雨師與北極蜃龍,將其困在昆侖廢墟弱水之內,以金母尸骸中溢出的龐大庚金和辛金之氣,一舉斬斷木公根基。
    西荒沙漠便是此番大戰而來,由于庚金之氣太盛,西荒沙漠從此生靈絕跡,至今也未恢復。
    木公死后,其殘骸便化成西荒沙漠中央那座高大的木樁形山脈。也就是之前赤荒神當山大王時,居住的那座矮山。
    姬軒料到金母和木公可能會從天地之中再度化育而出,于是用兩人殘體誕生的先天之氣種下詛咒,使木公殘魂分化四方虛空。
    天地不滅,其魂魄便永遠無法匯聚。而金母則失去她的先天道身后,跌入后天,殘魂匿地歷經萬年苦修,才重新化為人身。
    之前陸玄靈還在好奇,赤荒神居住的洞府下面,怎么會有先天神沙這樣的曠世奇寶,原來這是木公與金母的道身隕滅所化,難怪煉成星辰沙后威力會那么大。
    陸玄靈不在打擾他,靜靜觀摩面前形勢。姬軒看了眼被丟出的摩訶耶,嘴角劃過一絲嘲諷“怎么?憑這樣的小小手段,你就想讓朕放了你丈夫?”
    金母終于抬頭,眼神平靜,對姬軒到“陛下!你當然不在乎。只是他若是回到大雪山,一定會將某些事情泄露出去。到時候,您的一部分勢力,一定會有麻煩?!?br /> “而且不光是他,妾身還知道陛下的不滅金身在哪。只要陛下肯放過我丈夫,妾身愿意告訴不滅金身的方位?!?br /> 姬軒聽后,面露淡笑“不夠!一萬五千年過去,你肯低頭服輸,倒也算難得,朕以后不會出手殺你。只是僅憑這兩個條件,還不足矣讓朕放了你丈夫!”
    “況且就算摩訶耶回到大雪山,捅出事情又怎樣?他師門那個老鬼已有大敵當前,能不能渡過還是兩碼事。只要老鬼敢走出大雪山,只怕那位會比我更快去找他麻煩?!?br /> “而且憑朕如今的法力,有沒有不滅金身,根本就無所謂了。你這兩個條件,對朕來說毫無用處?!?br /> 金母一聽,臉色瞬間煞白,她絲毫未曾料到,本以為可以談判的籌碼,瞬間變得一文不值。
    她低頭沉思片刻,才繼續道“陛下,你可知道是誰將你的殘魂點化出靈智,并且送到混沌虛空,以五色蓮花來陷害你?”
    姬軒終于收起那抹笑意,沉下臉色到“說出來,朕可以考慮考慮!”他進入地宮后,也有一點疑惑,僅憑蓬萊五仙,如何能點化出五色蓮花這樣的寶物?
    而且鈞天還說過,有人早就在關注自己,故意在鈞天那個世界設下陷阱!只是那個背后之人也未料到,自己的實力在得到天地寶書之后,就已經今非昔比。
    金母咬咬牙,低聲說到“是那九淵之下那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