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133
  • 下載
  • D-
    陸玄靈隱在一旁,見事情已經向著自己布置好的劇情上走,終于放下心來。就在這一刻,世界生出感應,微微一抖,將他迅速彈出。
    猶如退場一般,世界的畫面猛地遠去,陸玄靈身不由己被送了出來。他并沒有掙扎和對抗,反正錨點已經留下,只要等到將來修成玄仙,可以穿梭混沌,他還可以回到這。
    這股力道不減后勁,仍舊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推著他,眨眼間退回來時的那個黑暗空間內。
    一陣無序的時空交錯后,仿佛是一瞬之間。陸玄靈眼前突然一變,穿越了一絲光明,竟重新回到了鈞天所在的世界之外。
    待他回到原地的那一刻,姬軒同時感應到,立刻連接上心神,急匆匆傳音問道“本體,你剛才去哪了?怎么會突然消失,連我也感應不到你的方位?”
    此時世界內部,姬軒將納界環變的極大,幾乎罩住整個世界的上半層?;骱谏L吞巨口一般,瘋狂吸納一切。鈞天則端坐五色蓮花中,調動世界本源,僵持在外死死頑抗。
    但世界力量被吞噬的極快,玉清扇鎮壓住星辰大陣,地脈之柱全也被被打碎。世界本源之力入不敷出,開始一步步削弱,鈞天抗衡的力度越來越小,以極慢的速度緩緩被吸入環內。
    而且玉清扇還放出混沌神雷攻擊,幾乎堪比砍天劈地一般,在世界內來回破壞。
    “我也不知道去哪了,剛才很奇怪,好像去了一個很神奇的地方?!标懶`思慮片刻,將剛才的經歷通過意識共享,傳遞了過去。
    姬軒接收到以后,過了片刻沉默,才傳來微微低沉的回音到“朕明白了,你應該是被混沌氣旋卷入其他世界,現在又被送回來!這絲殘魂馬上就被收回,你稍等片刻?!?br /> 而后世界之內,姬軒再次掀起納界環上下旋轉。兩端口徑一邊吸納,一邊攪動玉清扇放出的混沌氣旋。整個世界頓時隆隆作響,劇烈的震顫。
    鈞天在五色蓮花中,好似一頁扁舟位于驚濤駭浪中一般,上下抖動,越來越不穩!他表情已經陷入瘋狂,強行抽取世界的底蘊抵抗。
    “本體,就在此時,助我一臂之力,用你的寶劍偷襲鈞天!”姬軒那里傳來急切的催促。
    陸玄靈見狀,伸指一點,他煉出的那柄長劍筆直沖入世界之內,一劍砍中鈞天后背。鈞天正在全心應付姬軒,哪里料到背后的偷襲,頓時被狠狠擊中。
    本來以他的法力,當不至于被這小小的飛劍擊傷。但此刻他抵抗納界環的力量,已經到達一個平衡點。陸玄靈這一劍,正好破壞了平衡。
    他劇烈身軀一抖,頓時失去原有的力度,大驚失色到“不好!”與此同時,姬軒駕馭納界環陡然停下,環口對準晃動的鈞天猛地一吸。
    無邊吸力拉著鈞天筆直落入環內,世界失去了元靈,頓時一聲哀鳴。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創傷!
    姬軒收回納界環,伸手一撫,跳動的玉環立刻靜止下來。他手指在玉環上連畫了幾下,一道道符文出現在玉環上,鎮壓住里面的鈞天。
    而后掌心生出火光,開始就地煉化殘魂。玉環浮在其上,徐徐轉動。每轉一圈,環內發出撕心裂肺的嘶吼聲,聲音越來越弱。
    最終火焰熄滅后,鈞天的神智已經被煉去,一道透白色魂魄溢出環口。姬軒向前一吸,魂魄進入他的體內。收回最后一絲魂魄,姬軒雙眼一瞇,仿佛極為舒適一般。
    他周身散發出一股奇特的氣息,溢向虛空。通過靈魂之間的連接,陸玄靈感應到姬軒的道行正在突飛猛進,一點點突破玄仙,進入太乙之境。
    但他即將跨入太乙之時,卻突然停了下來。陸玄靈一驚“怎么會這樣?難道是他的真元不夠?”
    過了許久,姬軒才睜開眼淡然笑道“終于都拿回來了!”袖袍一甩,納界環飛向前,將之前吸納的世界元氣急速噴出。
    陸玄靈立刻傳音問道“剛才怎么了?你明明可以突破,怎么停下來?”
    姬軒回音到“現在還不是時候?!甭曇麸@示出他的心情似乎很是愉悅,連語句中都帶著一絲難以抑制的激動。
    說話的同時,姬軒收回玉清扇,往前輕輕一扇,一道道清白色波紋蕩出。四處破壞的混沌之力一瞬間自行消去,自玉清扇往外,白色波紋所過之處,世界空間恢復原貌。
    殘留的混沌之力化作陰陽二氣,合入天地本身。濁氣下降,化作山峰大地。清氣上升,成為白云浮空。這場面像極了開天創世!
    姬軒拿出剛才強行奪取的周天星辰圖,往天空一拋。光輝暗淡的諸天星辰同時升上虛空邊界,形成原本陣法,吸納混沌之力轉化為世界本源!
    地脈之柱已經被打碎,很難復原,姬軒略一思量,拿出山川河岳圖拋入大地,往下一指。破碎的地脈之晶融化,沉入大地深處,變成一條條無形靈脈,穿梭在山川河岳之間。
    大地山川河岳圖的梳理下,一點點恢復生機。陸玄靈站在世界之外,看的十分入迷。原本即將毀滅的世界,竟然在四件寶物幫助下,極速恢復。
    這種強大的力量,也只有姬軒能施展。世界恢復的差不多后,星辰圖和河岳圖飛回姬軒手里。納界環、玉清扇恢復原狀,也被收了回來。
    直到這時,陸玄靈才放心進入世界內,來到姬軒旁邊,看著剛剛復原的天地,情不自禁到“上次看你重塑天界,也沒有今天這般震撼?!?br /> 姬軒悄然看了一眼陸玄靈,眼底微微劃過一絲異色,接著露出極為難得的爽朗笑容“當然不一樣了,這可是真正的世界。而開辟三十三天,不過是嫁接在世界之內而已?!?br /> 陸玄靈忽然問道“對了!我剛才去的那個世界,怎么會如此奇異,好似有自主意識一般,能將我主動送回來?”
    姬軒略一沉思,瞳孔深處閃動著異樣的神采到“也許是世界本質不同,它能肯接納的東西也不同。朕也不清楚!這個暫且不提,眼下我們要盡快回去?!?br /> “兩個世界的時間流速不同,但若是我們在這呆的太久,原本世界的三天就會很快結束。到時候,我們就無法順著原本的方向回去,會被排斥在世界之外!”
    姬軒向前一抓,兩人面前出現那個孱弱的小皇帝。小皇帝立刻俯身見禮到“拜見兩位尊者!”
    “其他族群差不多都已毀滅,唯獨剩下你的國土被我提前保存。從現在開始,你要留在這個世界繁衍人族,開創靈界修行之道?!奔к幏愿赖?。
    “從此以后,這個世界就叫星宿光,而我們來的那個世界,不如就叫星宿明。你若有什么急事,立刻通知朕!朕會牽引這個世界游離在我們的世界附近?!?br /> 小皇帝回到“是!朕一定會盡快讓一切恢復正軌!”
    姬軒點點頭“走吧!我們該回去了!”說完帶著陸玄靈退出世界之外,一步跨出,橫跨混沌虛空,回到了原本的世界之外,現在被起名為星宿明。
    接著又是向前一步,進入歸墟之內,陸玄靈提前閉上眼,封閉五識。姬軒再度向前走了一步,終于回到那處宮殿之內。
    從一個世界跨越到另一個世界,姬軒只用了三步,這種不可思議的偉力,實在是令人向往。
    回到原本屬于自己的世界,仿佛有種重回母體懷抱的感覺,讓人心神為之一透。
    兩人退到水晶殿內,姬軒反身一抓,將聯通混沌虛空的巨大丹鼎收走,而后把納界環遞了回來“納界環還給你,接下來朕要去拿回當年的諸多寶物?!?br /> 丹鼎被收走后,整個水晶室空空蕩蕩,沒有任何雜物。陸玄靈疑惑問道“那些東西在哪?”
    姬軒拿出紫薇軟劍,往前方筆直一砍,劃破虛空,一道空間裂縫出現在眼前。他指著里面到“就在里面!那些老東西以為把朕的寶物封存在虛空中,朕就無法找到了?”
    “每一件寶物都是朕的伴身之物,就算隔著混沌虛空,朕也遲早能找回它們。走!進去看看!看看那些自高自大的仙人究竟用了什么手段!”
    兩人走進裂縫,猛然進入一個完全異樣的空間,光芒刺眼,照的陸玄靈下意識眼睛微微一瞇。而后向前仔細一看,眺望空間之內。
    這一看,反倒讓陸玄靈短暫一愣,因為出口之外,漫天星河好似云霧一般流動。但最令人震撼的,卻是立于云海的一座高大宮殿。
    這宮殿與外面的殿宇區別并不大,但是其通體仿佛有種奧義,往外散發。星辰構成的云海遼闊無邊,放射出七彩霞光,圍繞宮殿徐徐轉動。
    宮殿龐大至極,階梯密密麻麻,直通高高在上的宮殿大門。階梯頂上是一方巨大廣場,金玉大柱直抵虛空深處,整齊排列在大道兩旁,每一根神龍盤繞,張牙舞爪。
    而在廣場的正中間,擺放著一口巨大棺材,隔得如此之遠,都能感受到磅礴威勢。

    第二百四七章 金母
    飛至金棺前,陸玄靈注意到棺蓋上有三十六道古銅鑄就的云篆符箓“這是什么?”每一道鑲嵌在棺體之上,嚴絲合縫。
    姬軒伸手摸了摸符咒“這是先天一炁真敕,棺材里面,就是朕的那些寶物?!彼赶蛳乱蛔?,逐漸加強法力,想要將符咒強行揭下來。
    那道符箓隨著法力松動之后,緩緩升起。在即將拔出棺蓋那一刻,突然銅符微微一晃,彈出一道透明波紋蕩開,瞬間形成一個領域,把兩人彈出數丈之外。
    “怎么回事?竟然這么厲害!”穩住身形,陸玄靈頗為驚訝。要知道如今姬軒已拿回全部力量,法力無邊,能橫穿混沌,往來兩個世界。
    而且他道行大進,幾乎臨門一腳,就可以越入太乙之境,但這些符咒不知是怎樣煉成的,竟然可以抗衡他的法力。
    姬軒臉色微沉,皺眉緩緩走上前“這些符咒以天地為根,勾連世界本元,除非毀天滅地,符咒失去力量來源,否則很難打開?!?br /> “那些老東西果然狠辣,他們早就料到朕會回來,用世界來威脅朕?!?br /> “這個世界的本質非常高,過去時代,還可以容納太乙大羅之境,憑朕的力量根本無法毀滅。世界不滅,符咒便不壞,朕的寶物也就永遠拿不回來。真是可惡!”
    “不然,或許還有辦法!”陸玄靈心思一動,想起某種方法,于是手中顯出天地寶書。
    “天書或許可以一用,你難道忘了?太虛神光連玉清扇都可以壓制,解化這個符咒,應該不在話下。而且天地寶書合二為一,功用遠勝昔日。你不妨試試看!”
    姬軒面色沉重,接過天地寶書點點頭“只有這個辦法了!”他將寶書祭起,發出淡青色光芒,籠罩向三十六道符咒。
    只見青光投入符咒之內,開始并未見變化。但姬軒猛然加強法力,青色神光立刻濃郁無比,匯聚一起,好似利劍一般筆直斬向符咒。
    一道符咒猛地炸裂,掀起一陣狂風卷開,沖入整個空間之內。
    這個時候,遠在西昆侖山之外的荒漠上,遮天蔽日的黑色沙暴已經吹了好幾個月,始終不見停息。遠至邊界千里外,都是生靈絕跡。自西荒沙漠深處,緩緩走出那位赤腳的妙齡少女。
    天地之間一種奇異的偉力拂過,延續了漫長時間的颶風沙暴,忽然停滯,漫天沙塵一同墜落。天空剎那間變得一片澄澈清朗,少女身穿潔白素衣,未束發髻,黑發隨風飄揚。
    她走到沙山頂部,遙遙望向東方,眼神充斥著難以置信的神采。隨后有激動,也有驚訝,更有一絲懼怕,種種復雜的情緒交織在一起。
    少女掐指算了算,似乎滿臉激動和希望,最后雙眼一合,留下一絲淚水,情不自禁的笑道“他回來了!”
    而后在她準備前往東方之際,卻停下腳步,回頭感應了一下西方,轉身盯著空曠無垠的沙漠,神色淡淡到“這是我的事,與你無關,你若敢來阻攔,就算你曾幫過我,以后你也是我的敵人!”
    虛空中傳出一絲絲極為低沉的囈語,又似細風吹拂發出的回旋之聲,極為詭異的回響在整個沙漠上空,好像人在低聲爭吵一般。
    “放肆——”少女聽后,陡然臉色一怒,袖袍一揮,瞬間將盤旋于沙漠之上的那股力量驅逐逼退。
    她再次嚴肅道“我已經說過了,你的事與我無關,我的事與你也無關。你想要對付你的敵人,自己去想辦法。我不會幫你!”說完向前一腳踏出,消失不見。
    地宮之中,第一道符咒炸裂后,剩下那些符咒跳動不休。姬軒使出渾身法力,太虛神光激蕩出千萬條靈光,齊頭并進沖入符咒之內,第二道符咒再次崩裂。
    姬軒面上一喜“果然有效!”隨后繼續施法,一道道符咒相繼被揭開。
    金棺失去最后一道符咒后,轟然冒出燦爛金光,沖開的金色靈云浩浩蕩蕩,彌漫向四周。姬軒將天地寶書還給陸玄靈,上前動了動手指,棺蓋跳躍而起,跌落在一旁。
    “這就成了?”事情處理的如此輕松,陸玄靈反而有點難以相信,那些上古仙人施展的頂級手段,就只有這么多?
    姬軒看到陸玄靈的表情,淡笑道“你哪里知道,若是沒有天地寶書,就算是我也無法揭開這些符咒的。上古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