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123
  • 下載
  • D-退。
    陸玄靈動作更快,在她還沒離地之前,迅速甩出一件法寶,神光閃爍之際,化作五根遁樁,當頭罩中道姑,膨起一團大火自上而下,正好將道姑困在五根大柱之內。
    火焰一舉欺身而上,響雷陣陣,道姑還沒發出慘叫,就被大火團團裹住,自內而外,七竅齊齊噴出滾滾烈火。
    陸玄靈一道掌心雷擊出,五根火柱砰地一聲放出萬千熾白色雷火,擊中道姑。道姑慘叫一聲,一瞬間炸裂,肉身燒成了煙灰,連元神也被雷火消滅干凈。
    用完這個寶物,陸玄靈反倒微微有些驚訝,一個天仙,竟然在自己手里連一招都沒撐過去,輕而易舉就被斬殺的元神俱滅。
    雖然姬軒的法力太強是一部分原因,但寶物威力大也是關鍵緣由!
    這寶物也是分身姬軒閉關之后,采集先天五方神火摶煉成的,名叫五火天遁神樁。
    他之前接到手里,察覺到這個寶物很厲害,卻沒料到一出手,竟厲害至此,連天仙都可以瞬間扼殺!
    青囊道姑是仙道修士留在這里看守的,以防有外人來破壞布置。讓姬軒借機復活,而且山外還有兩個漏網之魚。
    只是另外兩個此時不在附近,陸玄靈已感覺到地氣在發生改變,若想進入地宮,只有三天時間,容不得半點浪費。那兩個來不及處理,算他們命大!
    他收了法寶,再不耽擱,縱身飛過去。人道氣勢異常宏大,好似一片巨大天幕,遮蓋了圣陵整座神山范圍。
    這樣巨大的氣勢,遠比西京皇城還要厲害。陸玄靈腳踏祥云,朝那火紅氣運飛入,猶如投入水中,沒有半分阻礙。

    第二百三三章 地宮
    陸玄靈一入云光之內,立即察覺到一絲異樣。用這位圣皇的力量進入,和用自的力量出入氣運紅光,有本質上的不同。
    自己的力量是別開一支,和這方世界人道氣運并不互相干擾。而圣皇姬軒的力量好似和氣運是一體而生,進入之后不分你我,所以才能夠隨意往來。
    宮殿內部巨大,梁柱聳立,巨型香爐燭臺,煙火裊裊。正面聳立一尊十幾米高的金色帝皇神像,端坐在龍椅金臺之上,散發出浩然之氣,威懾四方。
    只不過這個圣皇神像有些怪異,陸玄靈在上面竟然感應到了一種熟悉的法術。然而此刻時間緊迫,陸玄靈顧不得細看,匆匆越過神像,往地下鉆去。
    他剛離開山巔不久,天外空中一抹血色穿透層云,緊隨其后靠近圣宮。血神子遙望前方那浩瀚如海的火紅氣運,有些遲疑“這兩個死老狐貍!怎么早點沒說還有這樣的陣勢?!?br /> 憑他的法力,雖說不至于害怕,可依舊會給他帶來不少麻煩。他略微頓了片刻,凝成一絲極細的血線,直撲而入。
    血線竄進紅光氣運范圍,燃起比細線還細的火絲,一閃劃過虛空。血線速度太快,守衛的兵將根本看不到,就被其竄進了大殿內。
    就當那絲血線也要隨之進入地下時,地面忽的憑空生出一張火焰白網。
    血絲迎頭撞上去,白網發出燦爛白光,一聲炸響,萬千光芒密集沖出往上一刷。血絲遁術立即被破,化作常人形態,倒飛出去,撞在房梁上。
    只聽卡擦一聲輕響,外面的衛兵聽到動靜,大呼到“什么人——”
    外面的士兵即將推開門的前一刻,血神子捂住胸口,趕忙再度化成血絲,鉆出殿外,一絲火光直沖深山之外。
    直到走了很遠,完全脫離玉屏山皇極宮范圍,血神子才落在山谷深處。剛現身,他便吐了一口血,伏在樹干上,狠狠罵道“該死的,中計了!這家伙知道我跟著——”
    陸玄靈駕馭五行神光,向地下極速飛遁,穿越了層層山石和七條暗河后,很難清楚計算下降的深度。
    反正在陸玄靈的感知中,抵達這種深度,土行之氣極為濃厚,以至于大地堅硬如鐵,自己的五行遁術也很難使出來。
    好在有姬軒的無邊法力開辟通道,否則僅憑自己,走到一半就無法再進了。他一直往下,再次穿透一層太古石層,直到陡然墜空,落到一處巨大的地下空洞內,才停下身形。
    陸玄靈看到這個空洞,朗聲笑到:“終于到了!”他一直向前,飛到了一處五十多米高的巨大石質門戶前。
    這扇石門兩邊雕刻了各種上古時代的花紋,看起來年代十分久遠,顏色青黑陰冷,看似沒有任何的防守。陸玄靈停在石門前,抬頭看了看頂上,屈指一彈。
    前方一聲爆響,手指彈出的正前位置,淡淡的光芒閃耀,出現一道十幾尺厚,半透明的巨大結界,往里凹陷一個深坑。
    但只在下一刻,這個深坑往回一彈,恢復原狀。陸玄靈收了法術,在姬軒的記憶里找到此法來歷,冷笑道“九天帝闕混元洞虛靈符,這群老東西,為了阻止姬軒復活,簡直費盡心力?!?br /> “一萬五千年了,你們以為這個符咒還能阻止我?”陸玄靈伸掌向前輕輕一推,虛空一道莫大巨力,沖擊上結界光幕。
    結界懸布在石門之上,整體顯出,好似銀河閃耀,爆射點點靈光。在巨力的轟擊下,結界迅速燃燒了起來,從陸玄靈的正前方,破開一個豁口,向四周崩毀。
    結界向上破碎,一聲巨響,石門之上的花紋隨之炸裂。原來靈符的本體竟然藏在這些花紋之內,陸玄靈剛才暗中探查,這個結界就算真仙出手,只怕也打不開,姬軒的力量果然可怕至極。
    陸玄靈走到石門之下,也不見他有任何動作,一股氣勁從他身上沖出。
    虛空再度傳出那股力量推向石門,石門便嘎嘎嘎一陣輕響,往內開了些許縫隙。隨后門上禁法光芒暴射,和姬軒的力量對抗起來,大門停止運動。
    這股一直盤旋在陸玄靈周圍的力量,仿佛是來源于天地本身,極為玄妙神異。
    陸玄靈眉目之間冷意蹦出“這難不倒我?!彼焓职瓷洗笫T,整座空洞山搖地動,石門后方傳出軋軋暴動之聲。
    他好似輕輕一推,狀若山岳一般的石門,轟然洞開,內里一陣天地氣旋瘋狂咆哮而出,無數石門禁法瞬間被毀滅殆盡。
    大門內是一座比外面還大的寬敞石道,向上不見其頂,唯有正面是平整石塊鋪成的巨大廣場。有十八個比常人略大的精致石像,穿著鎧甲,持著各種武器,依次排開,站立在通道左右。
    當他踏入通道的剎那間,兩柄長槍轟然一左一右筆直刺來。
    陸玄靈來不及思考,下意識忙放出紫微軟劍,向前一絞。那長槍竟然沒有破碎,反被神劍紫光緊緊縛住,進不得更退不去。
    兩者膠在一起,嗡嗡作響。長槍表層的石質脫落,漸漸漏出內部精致的金鐵構造。
    他運功灌入寶劍,劍身嘭起一團火焰,變成三四道火光往前一撞,把長槍彈開。
    火焰炸裂揚起,爆出一圈圈火光,石像被當頭沖擊,連連退后數丈之遠,兩足頑強的扎在地面,在地上拖出長長的溝壑。
    陸玄靈收回寶劍定神細看,原來是兩側的石像好似真人一樣,活了過來,正持槍斬向自己。
    后面那些石像雙眼放出紅色光芒,全部蠢蠢欲動,往這邊飛奔過來。
    他揮動火劍,化作丈許長的火舌,七八道往前一扭,變成一根火舌長鞭,環繞身外一甩,猛力擊打在飛越過來的五六個石像身上。
    所有石像發出金鐵交擊鐺的一聲巨響,連翻幾個跟頭,全部跌出去老遠,摔落在地后,絲毫沒有損毀,反而爬起來像是活人一樣抖抖灰塵,繼續殺向陸玄靈。
    陸玄靈調動姬軒的法力,向外推開,猛然籠罩整座廣場!而另一邊所有石像,剛持槍靠近丈許范圍,便被固定住,不能寸進。
    他輕輕拂手一甩,滿場所有的石像傀儡,好似被狂風卷過,表層灰燼一瞬間倒飛消散,漏出石質內部的本體,竟然是一個個金色甲胄的神人。
    看起來和密教煉制的那些混元寶甲莫名相似,陸玄靈伸手一抓,十八個金像傀儡拔地而起,不由自主的被他一把收起,捏在手中,就像一個個小人偶,在掌心晃動掙扎。
    只見他另一手輕輕一抹,那些金色傀儡發出輕輕爆鳴,眼里紅光熄滅,便失去了動作。
    這些金甲傀儡本是姬軒生前煉制的金身神兵,本來應該只聽他的命令。但姬軒死后,那些修士改變了神兵的構造,放在這里阻止外人闖入。
    剛才放出的紫微神劍,都傷不到這些傀儡一絲一毫。此物之堅硬,恐怕就算陸玄靈所有的武器,都無法與之相比。
    這把紫微劍是姬軒人皇寶劍的殘刃制成,絕非二三流的法寶能比,兩者相擊,竟然只能在傀儡身上打出一道白印。
    上古時期神仙之道大盛,各種天才地寶層出不窮。姬軒修成玄仙后,為了對付天下修士以及各大門派,便給自己量身制作了五件護身寶物,和四件伴身法器。
    人皇寶劍只是護身五寶之一,另外還有幾件分別是昊天鏡,混沌金塔,先天不滅金身,以及諸天金印。
    至于四件伴身寶物,則分別是混元乾坤鼎,九龍御駕帝攆,天晶帝皇寶座,以及皇極祥云天蓋!這四樣件件都是世間罕見之物。
    姬軒在受劫之前,都把他們放到了一個非常安全的地方,就算是仙道修士,也很難想到!
    這次進入地宮,取得姬軒的另一部分靈魂和力量只是其一,更重要的是將這些寶物也一塊收走。
    陸玄靈收拾完這十八個金甲傀儡,廣場輕輕一震,正前方黑暗處,傳來一陣隆隆的機關響動之聲,仿佛有什么大門隨之開啟。
    無數人奔跑的聲音快速傳來,一剎那間,黑暗中沖出了無數紅眼金甲神兵,持著盾牌長槍,寶劍長戟,密密麻麻數不清。
    他眼眉一冷“這些修士,真是厲害,竟然將姬軒所煉的神兵全都改成這幅德行?!边@些神兵,雖然外表看起來不如自己手里的那些金甲華麗,但強度和氣勢,遠遠超過密教所煉的那些。
    看來上古的修煉之道,果然有獨到高明處,遠非現在的靈界可比。
    “外來者死!”所有神兵張口大吼,組成整齊的軍陣,每一個神兵身上,都帶著強橫無比的凌厲之氣,恍如出鞘長劍,朝陸玄靈兩人沖過來。
    陸玄靈慢慢朝前走了一步,在姬軒的記憶里找到了來歷。當年姬軒踏平天下之后,天傀門的修士聽其號令,為他煉制了這些不死不滅的金甲神兵。
    他們與普通傀儡不同,讓鬼神填入其內,每一個都可以擁有神智,如此便可以擁有超強的戰力。
    這些本來都是姬軒一統天下的神兵利器,想不到他死之后,那些修士竟然將所有神兵改造成了這幅德行。
    陸玄靈自己手下的那些混元寶甲,煉制的手法同樣是來源于大周時期。功能作用甚至都如出一撤,混元寶甲就是仿造眼前這些神兵鍛造出來的!
    金甲神兵軍隊沖擊越來越近,陸玄靈雙手往前一推,一股巨大法力涌出去,好似一陣颶風,摧枯拉朽,瞬間席卷洞中一切,將所有神兵再度定住。
    時間不多了,他來不及耗費在這,于是縱身化光,繼續向內極速沖入。
    越過盡頭的石門之后,氣溫陡然升高,越朝前走越熱,兩邊石壁滾燙,有些地方甚至發紅,好似燒紅的烙鐵。在這種地方,就算是天仙,也很難自由出入。
    穿過一段漫長的狹窄通道,越走越逼仄,最終來到一處窄小的石壁前,滾滾熾熱撲面而來,前方再無路可進。
    陸玄靈冷笑一聲“果然,上古修士用掣地金剛法將通道封死了?!?br /> 他拿出一根寸長的銀針“幸好我早就算到了這個,煉制一根地涌神針穿透地層。若在當年姬軒活著的時候,這東西不過是一件三流寶物,現在卻能派上大用?!彼麑⑸襻槼耙蝗?,一道閃著銀光的細芒,砰地一聲鉆入山石。
    炸開一個大洞,內里白光沖擊,石屑紛飛,一聲聲巨響不斷傳來,他跟在神針之后繼續前行。
    銀針在陸玄靈的手中放出極強的威力,化成一線銀光,劈山碎石,好似切豆腐一樣,鉆出一條長長的甬道,一路往前橫沖直撞。
    直到響聲一停,鉆透一個出口,陸玄靈飛進去,豁然來到一處的斷崖之上。
    前方是一望無際的太古火海,左右懸崖斷壁不見盡頭,地火涌出的熱浪順著崖壁往上咆哮,處處轟鳴炸響不斷,簡直就像是火海地獄。
    密教的曼荼羅世界中也有這樣的場景,但那只是攝取天地物性仿造出來的,威力不及實際火海的十分之一。兩邊石壁上,都是巖漿剛剛熄冷凝結而成的光滑融石。
    一股股熱浪往上沖擊,形成極其猛烈的毒火罡風。這種地方,如果沒有厲害法寶護身,就算是天仙也會被燒得灰飛煙滅。
    看樣子太古火海剛剛從這里降下去不久,陸玄靈縱目遠望,除了火海見不到任何東西。
    但是封印姬軒殘魂的地宮入口,就在火海下面,只不過是他來的早,地火正在沉入地下,待會就會露出來了。
    果不其然,在陸玄靈等了約有小半個時辰之后,火海底下仿佛有某種不可思議的偉力,牽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