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122
  • 下載
  • D-空,陸玄靈趁白衣大士還未停定,翻身搶先出手,放出一道五行神光,突襲向白衣大士。
    白衣大士反應超快,冷笑道“好膽量!”劈掌往前一推,放出一片燦爛紅云,正迎五行神光。
    神光一擊沖入云內爆開,紅云被炸的往外一翻,漏出一個大豁口,五行神光繼續沖向前,好似一柄利劍直撲白衣大士的面門。
    白衣大士滿面大驚,放出神念強行鎖定五行真氣,抬手按動虛空往左側一揮,發動挪移之法。
    五行神光被扭曲一轉,強行變換方向往一旁斜斜射出去,炸的馬車半邊坍塌,碎片紛飛。
    這邊剛躲過去,還不等白衣大士反應,又是一道五行神光緊隨其后而來,速度之快,想要神識鎖定根本來不及,白衣大士趕忙縱身躍起,沖破車頂,往高空一遁。
    神光正好擊入車內,一聲巨響,煙云推開,五色豪光大作,整座馬車一招炸的灰飛煙滅。
    馬車被毀,雖然不是重要的東西,卻也落了臉面,白衣大士有些怒意“小小的毛神,你別以為有些許本事,就敢在我面前逞強?!?br /> 陸玄靈笑道“廢話少說,手下見真招?!?br /> 白衣大士大怒“還敢囂張?!币簧須庀⑸⒊?,神識將天空罩住,往下一推。
    漫天云霧咆哮,卷動狂風好似有千軍萬馬蜂擁而下,山岳之巔虛空一陣蠕動,帶著煞風似乎想要將陸玄靈撕成碎片。
    風刃滿是驚人殺氣,一股念力卷在云中,好似一柄利刃,橫空擊向陸玄靈。他覺察不妙,趕忙化虹飛退,前腳才走,剛才所立的地方轟然炸開。
    一道道白色奇異波紋向四周推開,將山岳頂層崩出一個大坑。殘云裹著氣浪飛追陸玄靈,卻無法找到方位,在山頂云光四射,亂竄盤旋。
    陸玄靈遁的老遠,跑到他的氣機鎖定之外,才再度現身,這個白衣大士果然厲害。
    白衣大士看到陸玄靈現身,再次發動法術,云霧凝聚成千軍萬馬虛影,好像軍隊出擊,兩軍沖鋒作戰一般,浩浩蕩蕩從天際向下,殺向陸玄靈。
    陸玄靈運起五行真氣,在掌中凝聚成剛剛煉成的五火純陽神雷法,既然對方下死手,自己也不必留情。
    看看你能逃過五火神雷還是子午神光?就當陸玄靈感應到時機已到,準備出手之時,突然天空傳來一聲“夠了!”。
    響聲一起,漫天人馬轟隆一聲,崩裂成云霧散去,一個身影出現在陸玄靈前方。
    這聲音一來,白衣大士面色大變,陸玄靈心頭一緊,還有高手。
    來人聚成身形,放祥云霞光,光芒收斂后,顯出一個穿著灰色域外僧衣,身帶黑色大念珠,面容枯瘦的老頭。此刻他沒有任何法力波動外放,就這么靜靜矗立在虛空。
    對方雖然沒有放出半點動作,可周圍虛空都被扭曲,在微微蠕動。
    渾身上下,哪怕是一絲一發,也帶著一種莫名的氣場。連白衣大士都懼怕的人物,到底修煉到何種地步了?
    白衣大士趕忙飛過來合十拜見“弟子拜見師尊!”他神情帶著慌張和恐懼,全無剛才高高在上的模樣。
    老頭淡淡道“我交代你辦事,你就是這樣來邀請客人的?”白衣大士趕忙低頭求饒“師尊恕罪,弟子一時糊涂?!?br /> “回去自己領受地獄刑罰三日?!崩项^吩咐道。
    陸玄靈在一旁,看著這個白衣大士,聽得心里泛起滔天巨浪,事情果然比他想象的更復雜。這個白衣大士猶如劫后余生一般,連連謝罪。
    老頭這才轉身,面上帶著微笑對陸玄靈到“閣下才區區百年,就有這樣的修為,果然不一般?!?br /> 陸玄靈抱拳施了一禮“不知前輩是何人?怎么會知道我這個區區小輩?”
    “哈哈哈哈!”老頭絲毫不介意陸玄靈的冒犯,而且看起來心情愉悅,和面對白衣大士時充滿威嚴的上位者語氣不同。
    “是我調教弟子不周,我本來是讓他來邀請你的,他自己反倒心生嫉妒,認為他比你強,想要給你一個下馬威?!?br /> 陸玄靈此時并不懼怕,因為還有個底牌還沒露出。他心里只是微微有些驚訝“邀請我,邀請我作何?”
    老頭指了指西方“我大雪山有一座清靜之地金剛剎土,乃是無上金剛妙樂之地。特來邀請你去一觀!”
    陸玄靈聽后,心底頓時一突,這老頭來者不善!
    就在他準備出手時,背后卻傳來一個女聲“摩訶耶祖師!許久不見,未想祖師竟然親自駕臨中土!”
    老頭臉色一變,看著女子緩緩走上前,淡然說道“白蓮兒,你背叛師門,還敢出來見我?”
    白蓮圣女一身素裝,褪去了之前那種無時不在的誘惑妖異氣場,似乎變得更加純粹和普通。
    她開口道“師祖!弟子不敢冒犯,今天只是來帶一句話的。希望您能傳達給老祖師爺!”
    老頭嘴角一似嘲諷“哦?帶給老祖師爺?你帶的是何人之話?竟敢開出這樣的口?”
    白蓮圣女迎著微風,發絲輕揚,徐徐說到“有位高人讓我告訴你,讓您將此話帶給老祖師爺。定境之爭,還未結束!”
    說完此話,老頭微微有些疑惑。就在下一刻,他耳邊響起了一點呢喃之聲,緊接著臉色突然劇烈一變,袖袍卷起白衣大士,急速飛走!

    第二百三二章 圣宮
    待到老頭遠去,陸玄靈淡漠一笑,周身一股氣機裹起,身體散發燦爛神光,漸漸化身為姬軒的模樣。早在三天之前,分身轉化另一個身份已經成功!
    但現在還不是他公然現世的時刻,還需要另一個鍥機,所以陸玄靈三天前暫時將分身收回,重新歸于一體。
    那一刻,他當下看到了姬軒的大部分記憶和力量。還有諸多遠古時期才有的天地之密,全部向他敞開。
    至此他才了解到,上古時代姬軒本尊究竟是何等強大!難怪能用地書,一舉稱霸天地,剝奪仙道底蘊,建立下一萬五千多年的人道偉業和未來大勢。
    那種強大無匹的力量,堪稱為世間極致,按照天書記載,幾乎已經是玄仙巔峰,還差一步就可以進入太乙境界。
    陸玄靈也差點沉迷在那種無邊的強大之感中,迷失了自己!但這些力量再怎么強大,終究不是他自己的,于是他及時醒神,抽離出來。
    陸玄靈終于明白,怪不得姬軒之前說他還有一個很大的掣肘。此刻若想占據姬軒的全部力量,還有一個地方非去不可。
    故而陸玄靈轉化成姬軒的神體,向前一步踏出,一個呼吸就出現在萬里之外。
    直到他走得很遠,陳玉卿和一個渾身裹在祥云霞光中的白衣少年元嬰出現在天空之上,旁邊還站了一個紅發黑袍的俊美青年。
    紅發青年吁了一口氣“好險,這冢中枯骨剩余的力量,竟然如此可怕,要不是我們三個合力,怕是躲不過去?!?br /> 白衣少年也到“先不管這個家伙,神君如今吸取他的一切力量,自然不必擔心,只是他要去圣宮,會不會出事,驚動其他人?”
    陳玉卿搖搖頭“一定不會,此次只怕會有出乎我們意料的變化。血神道兄,你的隱遁之法遠遠在我們之上,這次多謝了?!?br /> 血神道人卻有些奇異“謝就不必了,自我修煉兩千年來,還能碰到你這樣的佛門高手,真是奇哉。要不是玉虛道兄邀請,我也不會輕易出來。這次就交給我把,若論隱匿遁形之法,世上超過我的不多。雖然不一定完全隱形,不過瞞過他還是可以的?!闭f完他化作一線紅色血光追走。
    等他離去,陳玉卿轉身好奇問道“道兄是怎么請動這位出來的?這位正統的魔道傳人可是不一般,放眼天下,能讓他也動心的卻很少?!?br /> 眼前這個少年便是老瞎子的元嬰之身,他本名玉虛子,與之前那副瞎眼的肉身毫不匹配。
    玉虛道人回到“地下那位與他同門而出的老怪物惑心之力越來越強,修煉了那種功法,血神子常常被老怪物影響神智。再這么下去,他就會成為老怪物的傀儡,墮入萬劫不復之地。他這幾年為了對抗老怪物的影響,將自己封在昆侖太古寒冰之內?!?br /> “即使這樣,老怪物的五陰內魔一樣在無時不刻的影響他,我傳給了他本門的昆侖清心法,助他斬斷了老怪物的影響,他才甘愿出山?!?br /> 陳玉卿笑道“怪不得我看這位道兄變得有些不同了,原來是陰魔消滅之后道心穩固的原因。有昆侖清心法的幫助,血神子將來修成正果有望了?!?br /> 陸玄靈化作姬軒,一路飛往西北,越過重山,不到片刻就來到一座小縣城上空。
    停下身形,陸玄靈遠遠望去,前方矮山之上,重林俊秀,氣象極為不一般,遠遠一看就有種厚重的古樸之感。
    一座帝王行宮一般的建筑,沿山鋪下,一陣軍隊戒備守護,人道氣運如火如荼的裹在上空。
    這就是玉屏山圣陵皇極宮,乃是一萬兩千年前,姬軒本尊死之后的埋葬之地。那里有人道氣運庇護,軍隊鎮守,等閑鬼神修士根本不敢亂闖。
    陸玄靈若要取回那些東西,必須要進入其中。
    當年那些仙道眾人為了阻止姬軒復活,用盡手段,此時他若要進去,也得依仗姬軒的力量。這上面的氣運紅光,強大到極點,只有他能穿過去。
    當年仙道修士焚毀姬軒的肉身之后,將他的一部分殘魂封印起來沉入棺槨。
    這座行宮不過是個衣冠冢,真正的墓室在地下幾千里,修士們設置了各種封禁和機關,防止后人破壞。
    并且引出九幽地火環繞,還借助山川地理之氣布成陣法,將墓穴地宮藏進了一個混沌元胎之內,引入虛空飄蕩,徹底隔絕了外來之力侵入的可能。
    不過這一萬多年來,山河移位,地氣改道,那個陣法已經失去大部分作用。
    而且每過一千多年,地理變動,上合周天之氣,陰盡陽泄,地火便會倒流回九幽之下,暫時熄滅三天。
    也就是從今晚寅時開始,地火回流熄滅,他有三天時間,能夠進去取回姬軒昔日的一切,下一次就要等下一個一千年了。
    圣皇姬軒在遠古過去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輩,在陸玄靈所了解的記載中,脫去表面的那些粉飾之詞,圣皇內里的本質,卻是一個心機深沉,手段毒辣的皇者。
    上古記載的一些秘聞當中,這位皇者最終將威脅到自己地位的一切阻礙全部清除,哪怕是他自己的兒子也被坑殺。
    更別提那些被姬軒看中的東西,只要他想要,會用盡一切辦法搶奪。也難怪仙道中人恨他至此,用盡一切辦法來暗算他。
    雖然這些仙道修士最終成功了,單從某方面來說,他們也失敗了。
    因為姬軒將自己的一部分殘魂融入了人道的時間長河里,只要人道不滅,姬軒那一部分殘魂就可以永遠不滅。等到仙道徹底衰弱,姬軒就有機會再度復活。
    人道在姬軒布置下的手段干擾下,越來越強盛。而仙道越來越弱,修士又不能屠滅人族,只能坐看形勢變化。
    茅山派和龍虎山制造出三清四帝,也是想吸取姬軒的力量,破解他遺留下的手段!
    不過眼下已經用不著了,陸玄靈拿出一件玉符,這是他用姬軒的力量煉制的一枚護身玉符,隨身帶著,里面等閑法術傷不到自己。
    隨后他刻意放出了一絲忽有忽無的氣息,默默等待。約有一個多時辰后,自東方山林中,徑直飛來一個道姑,人還未到,聲音已經傳來“何方鼠輩,竟然敢靠近圣陵?”
    老道姑容顏古怪,長得尖嘴猴腮,頭發稀疏,好似一個丑陋的麻風病人,架著一柄飛劍疾馳而來。
    落在對面的山頭后,狠狠一戳手中木杖,大喝到“你這鬼神好大的膽子,玉屏山重地也敢亂闖?識相的速速退去?!边@道姑功行極深,說起話來又狠又辣。
    陸玄靈此時頂著姬軒的面容,淡淡道“你就是看守圣陵的青囊丑婦?我還以為還有更多高手,怎么就你這么個旁門的天仙在這守著?”
    “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。你那兩個相好的怎么沒跟你在一塊?要是那兩個也來,我正好將你們三個一舉解決,也免得以后還要我再出手?!?br /> 眼前這個道姑是度過天劫的天仙,放眼天下也算得上是一方高手。
    接受了姬軒的力量,陸玄靈的推算之術也變得十分厲害,諸多事情只要擺在眼前,立刻可以逆推出諸多天機。
    青囊道姑一聽此話,眼眉一恣,放出一把青色飛劍急攻上來,口中又怒又氣,喝罵道“鼠輩膽敢口出狂言?!?br /> 劍氣鋒利,比白衣大士施法還要厲害數十倍。好似一蓬碩大的青色流沙,劃破長空,隆隆作響。
    陸玄靈不再隱藏氣息,陡然五指一抓,將寶劍攝住,向回一收便擒在手里。而后輕輕一捏,飛劍斷成了幾截。同時一身威壓好似狂風一般席卷周圍,吹得漫天云霧呼嘯。
    整座山巔當即被無邊的強大氣場封閉,風涌云動,推向四周。虛空只有此處動蕩不堪,超過百米以外,一切風平浪靜。
    道姑頓時面色大恐,一柄仙劍如此輕易被毀,察覺到不好,忙要往后飛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