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120
  • 下載
  • D-們準備這座大佛金身,就是密教給自己煉制的鬼神準備的?!?br /> “如果真的讓他們以某種手段轉化成功,鬼神借香火凝聚出有形實體,一個超然的法身佛便會從虛幻中走出來,統領天下佛門。只是可惜,他們并沒有成功?!?br /> 法身佛金身內不僅香火無數,而且構成五佛的天璇神砂原料,比凈宗那些金身更為精純。
    只不過這些對自己沒什么大用,也不知道昔日造出這些混元寶甲,究竟消耗了多少天璇神砂。
    有主的香火內含有一些佛門的法意,陸玄靈無法直接吸收,只有香火神意消散,他才敢放心使用。
    眼下這些香火數量巨大,肉到嘴邊卻不能吃,陸玄靈轉身看了看轉輪王,忽然一笑“你想不想知道我打算如何處理這些香火?”
    轉輪王俯身到“屬下不敢妄測?!?br /> 陸玄靈上前敲了敲金佛表面,發出咚咚悶響“你這家伙聰明不凡,不是不敢猜測,只是不敢說罷了?!?br /> “事到如今,我也不隱瞞了,你可知道陳玉卿這么一個絕頂的佛門高手,為何愿意留下為我所用?”
    “屬下不知?!鞭D輪王言語帶著謹慎小心。
    陸玄靈不在乎他們究竟知道與否,淡淡一笑繼續道“因為我和他做了一個更深的交易,那就是陳玉卿留下來助我,而我在將來有所成就后,要幫助他佛門重新現世,在這世間有一席之地?!?br /> “所以我一直在創造一個佛,一個在我管轄內的佛。我可以讓佛門出現,這是我和佛門修士的交易,包括你見過的那位陳玉卿、石窟那位老僧,但必須是以我的改造方式重生?!?br /> “自從把你帶回天界之后,我就有這個打算,不然你以為我為何要帶你去見陳玉卿,又將舍利子給你?”
    對面連忙傳出轉輪王的聲音“神主!屬下跟隨您行事以來,已經知道神主的不凡之處,即使屬下得到舍利子,也必定唯神主馬首是瞻,絕不敢有二心——”
    “我并不是擔心你的忠誠,也不在乎這些虛言?!?br /> 陸玄靈直接打斷,“今天既然把話說到了這,我也干脆給你明說,將來我要做的事,絕對超乎你的想象,估計你能猜到一二?!?br /> “我需要一個佛出現,將來帶領佛門,所以我選擇了你——陳玉卿將他的法門傳承給你,并且帶你來接受密教這位老和尚的傳承?!?br /> “也就是說,他們兩個都默認了我的行為。他和那位老僧都知道我在做什么,也同意了我的做法?!?br /> 轉輪王抬頭,滿臉的震驚“神主,屬下——”
    陸玄靈抬手再次打斷到“你若有膽量接受,我便可以給你,有些話你能明白我的意思?!?br /> “當你接受后,那些重任也會隨之到來,以后你將會是什么,你會怎么做,將來佛門會以什么樣的面貌再度現世。都會取決于你!”
    “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接受,那我便會利用這些香火,去點化別人,創造出能為我所用的佛?!?br /> “而你將會成為他的下手。將來佛門的至高位置,自然也與你無緣,現在這兩條路,你們自己選?!?br />
    第二百二八章 白衣
    轉輪王似乎被陸玄靈突如其來的話給驚到了,內里隱含的意義他一清二楚,這讓他不知該如何回答。
    佛宮之中剎那間安靜下來,轉輪王扭頭看了看對面這座高高在上俯視兩人的法身佛,久久不知道該如何抉擇。
    大殿上下無數金佛與菩薩都在微笑,眾多的明王、金甲天王、護法神也在等待,似乎整座佛宮都在等他做出選擇。
    他在未成鬼神前,只是小地方的商戶之子,幼時只夢想過成為戰場上殺敵的將軍。如今歸降于陸玄靈,便接連有所奇遇,法力更是暴增。
    什么修士高人、白日出行,乃至于不懼朝廷氣運,這一切都是他以前不敢想象的。甚至去做那高高在上的身份,他更是一點也不曾去想,否則便不會甘愿屈居于他人之下。
    但此時此刻,如果他一旦選擇接受,那么他將來會面對的,不僅是無上的身份和地位,還有無數的危機和抉擇,他在迷惑,需要時間去思索。
    過了許久,轉輪王抬頭看了看高高在上的法身佛那微笑面容,表情一變,似乎是終于想明白了,轉身對陸玄靈施了一禮“神主,屬下永遠以神主馬首是瞻!”
    在有形無形旁觀者的目光之下,他做出了選擇。
    陸玄靈微微笑了,很是開懷“既然這樣,這個凈土佛宮的一切就由你來處置吧。里面這些海量的香火,你來吸收。今天的話出于我口,我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?!?br /> 轉輪王一聽,平息心情,神色淡然,雙手合十俯身謝到“多謝神主?!倍孙w出壁畫,陳玉卿站在石壁前等待。
    這座石窟失去了老和尚的殘念后,大佛變得死氣沉沉,墻壁崩解出一道道裂紋,洞窟那些壁畫紛紛脫落,眼看著就要坍塌。
    三人連忙跑到外面,而后石洞轟隆一聲整體墜落,被碎石徹底的掩埋在三人眼前。其他大佛石洞也沒了神采,一切好似瞬息過了萬年,崩解風化的更為迅速。
    陳玉卿合十到“一切來于塵土,今歸于塵土,善哉善哉!沒了這位大師的法意,這里也快要倒塌了?!?br /> 看了看旁邊的轉輪王,嘴角漏出一絲笑意,對陸玄靈到“能有這番機緣,真是不枉此行?!?br /> 在他們兩個僧人交談的過程中,陸玄靈知道自己的身份,很有眼色的不曾打斷他們。
    眼下事情結束,終于可以開口問了“陳先生,喜賢異僧是什么人?”說是在問,實際是確認。
    “他就是前朝那位從西域而來的異僧,奪取密宗法主之位,最后建立密教自稱佛皇!”
    陳玉卿緩緩回答,“若不是今日在這里見到這位同修大師,我根本不知道原來當年法主之爭還有這些秘密?!?br /> “事到如今我才算明白,難怪佛皇他們當年要來強奪我禪門的舍利子。原來他本宗的舍利被這位同道帶走,早已失了傳承之物?!?br /> “當年多羅伽羅大師將舍利子給他,只怕也是預見到了毀滅之災,想為密宗保存一點傳承,可惜人算不如天算?!?br /> 陸玄靈知道,他們口中所說的舍利子,是實實在在的佛身舍利,有神秘莫測的威力,代表的是他們宗派傳承的信物??刹皇乔笆滥切╇S便一燒,是個和尚都能燒出的骨頭碎渣。
    陳玉卿的表情看起來很高興,估計剛才在老和尚那里得到了好東西。
    正在兩人說話間,那三座最大的佛像轟隆一聲倒塌,連帶著內里的千手佛像一同掩埋。整座石崖沒了支撐,紛紛斷裂,那些洞窟佛像,一同被壓入了山底。
    一座浩瀚的石窟,消失全無,就如同前朝的佛門一樣,轟然崩塌不見蹤影。三人稍微停留了片刻,便飛上天往回趕。
    半個月后這天夜里,五福神宮山下的大道上,莫明出現一團團云霧,霧中隱隱有兩條一字排開的淡紅色燈籠現身。
    兩側樹林變得陰冷,風聲全無,只有一片死寂,一聲古怪的銅鑼聲響起。
    濃霧稍微散開后,幾十位身穿白色武士袍的仆人持著燈籠香爐樂器相繼走出,他們嘴里哼唱著奇怪而又低沉的強調。
    其后緊隨八位騎乘黑色大馬的銀白鎧甲大將軍,威武森嚴。身后是幾十位穿著華麗甲胄的士兵,他們步伐一模一樣,面上帶著銀色面具,顯得極為神秘。
    士兵之后,一群威猛力士抬著一座寬大的黑底金紋大轎,其上白色薄紗垂下,看不清里面的人,只隱約能顯出一個高大的身影。
    轎子后又跟著一群騎馬鎧甲士兵,他們手持幡幢,護衛在后。
    這支隊伍行走而來,無論是馬匹還是人,腳步輕盈而又古怪,沒有一絲響動。
    只有他們的哼唱聲在虛空中回響,直至到了神坊下,仆從敲一聲響鑼,大轎落地,擺好黑漆矮梯,衛兵將轎子上的薄紗輕輕掀開。
    走下來一位渾身裹著白色金紋華貴大披風,銀甲護肩,頭戴銀色頭盔面具的神人。
    這神人身形高大,神秘無比,走到神坊下,仰頭看了看靜悄悄的五福神宮。
    面具下傳出低沉的聲音,輕聲笑到“這位神君,你趕走茅德清,霸占此地,怎么本尊來了,你卻如此怠慢?”這聲音就像在甕里傳出,根本聽不出原本音色。
    五福神宮大門吱呀一聲打開,一隊通體明光的金甲神率先走出,分列左右,他們身上微微發光,顯得莊嚴而又華麗。
    為首一位手托三尺金剛杵的威嚴金甲神,伸手引向門內“白衣教主大駕光臨,不勝榮幸。神君請進,我家大神已經等候多時?!?br /> 大門內寂靜無聲,張開大口等候他入內。
    白衣大士并不上前,兩方寂靜無聲,約有片刻后,他低聲輕笑“呵呵呵!本尊就不進去了,還是請你家神主出來說話吧?,F在不比過去,你說呢?”
    大門內傳出一聲回音“白衣大士駕臨,何必要在門外候著?莫非我們神社是什么龍潭虎穴?”
    轉輪王金身放出淡淡光明,天衣飄動,緩緩從門內走出,金色赤足腳尖一點,飄然落到神坊之下,與白衣大士面對面而立。
    白衣大士帶著面具,看不出表情,他低沉而又失真的聲音讓人聽不出喜樂“里面是不是龍潭虎穴,本尊不知道?!?br /> “只不過君子不立危墻之下,再說最近你我兩家形勢大變,為防不測,還是在此地商量為好。怎么不見你家大神,反而是你出來見我?”

    第二百二九章 血煞
    轉輪王金色面容上那一絲笑容越發神秘“大神最近閉關修煉,神社之事暫時由我來主持。白衣大士此來為了什么事?給我說也是一樣的?!?br /> 言語不急不緩,帶著超逸淡靜,表情看起來祥和而又無害。
    “短短一個月不見,你們神社倒是越來越有氣勢了,連我都看不出來底細?!卑滓麓笫恳屡蹮o風自動,周身隱隱出現一縷縷白色云霧。
    “本尊這次來,就是想問問,本尊那幾個麾下護法失蹤之事,是不是貴社所為?如果是的話,還請高抬貴手,交出他們,并且讓郡守大人收了飭令?!?br /> 轉輪王依然一副風輕云淡的模樣“神君說笑了,你我昔日雖各奉其主,多有爭端。但我等有何能耐,能夠左右郡守大人的心思?大士若想要拜請大人收了飭令,還是親自去郡守府尋找才好?!?br /> 在早前收服姜世龍之后,陸玄靈借助他官面的身份,使其頒布敕令,禁止任何白衣教的徒眾來尚州傳教,對白衣教造成極大的阻擾。
    陸玄靈隱身在大神門頂端,遙望下方,四天王神、馮逸,以及所有五福神宮的大鬼神都隱藏在神門之后,準備隨時出擊。
    白衣大士沒有進來算他聰明,陸玄靈暗中給轉輪王傳音。
    而后又現身到門后,對隱藏的眾神到“華淵你率領神兵神將堵住東邊,董鈺你率兵堵住西邊,蕭景堵在南邊,蔣寒賭在北邊,剩下諸神掠陣?!?br /> 神社坐北朝南,北邊便是神社,正好將去路全部圍住。他要是敢朝北沖進神社,那等于是自找死路。
    聽了轉輪王的話,白衣大士笑的越發陰冷“你又何必說這話來敷衍我,我等靈界之爭,其實也是人道之爭?!?br /> “你我雖然各行各道,但自問這么長時間來,從未有傷及顏面的沖突。這次事件,還望你們手下留情。否則真若起了沖突,與你我都不好?!?br /> “大士所言不無道理,只是郡守大人之意,確實不是我們參與的。府地是何等地方?豈容我們去隨意出入。大士你經營多年,怎會不明白這個道理?”
    “今晚來找我們,實在是找錯人了?!鞭D輪王依舊不緊不慢。
    白衣大士身上的氣息越來越重,冷笑道“看樣子今晚免不了一戰。只是我聽說,你們神社先前剛發生戰斗,不知如今還剩下幾分實力能夠面對本尊?!?br /> 轉輪王合十淡笑“這事自然瞞不住有心之輩,實力有所衰退不假,不過應付大士還是夠了?!?br /> 他話音一落,八位天王神現身在轉輪王身后,十二位護法戰神與眾多金甲神將圍在一邊。
    白衣大士哈哈帶笑“好,好!這么多年了,今晚倒要好好領教一下。出手!”
    他一聲令下,身后所有兵將化作光芒直沖而出。連那些武士仆從也變成了身披甲胄的樣子,沖出來戰斗。轉輪王身后所有神毫不畏怯,迎擊而出。
    兩方立刻混戰在一起。尤其是那八位銀甲的大將,和八大天王戰在一起,威力頗大,打的聲響連連,難分彼此。
    剩余那些鬼兵初看其貌不揚,但動起手來一個個極為厲害,和眾多戰神、金甲神混戰,一時難以分出高下。
    白衣大士率先出手,袖袍涌動,身外陡噴幾十道血色火焰,黏稠似血,反轉起來形如巨龍,橫跨虛空襲向轉輪王。
    轉輪王合十笑道“大士這血煞烈焰神火果然厲害,看來所殺之人不在少數!”
    “你知道的真多!這下更是留不得你們!”被發現秘密后,白衣大士聲音一變,隱隱有一種急切。
    血煞烈火急劇轉

   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