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錄
  • 神鬼行紀 分節閱讀 10
  • 下載
  • D-!我們答應你?!?br /> 玄靈見他們這樣的反應,心頭大石頓時落地。
    本來還要以為費更多的口舌來說服他們,沒想到這個邵荃答應的這么利索。
    便一邊療傷,一邊伸出手,掌心金光閃爍,出現兩朵九葉金花,形如琉璃,綻放七彩光芒,在暗夜之中顯得十分耀眼。
    “這是兩朵金花見面禮,我知道邵清你本性純良,言出必行,你既然答應我了,必然能做到。拿去把!”
    玄靈忽略了邵清的表情,以言語直接強加在他頭上,似乎是他也已經答應自己一樣。
    像邵清這種性格老實,能力不錯手段又強的人,怎么能輕易放他走。若是放在前世,那也是人見人愛的極品屬下。
    從剛才邵清應約到來那一刻,玄靈就有心要收服他了,本來為此還準備了一大堆計策和辦法。
    不料他妹妹一出來,事情反倒出乎意料的順利。
    邵清疑惑不解,側目看了看邵荃,見她沖自己點點頭,示意自己收下。
    他詫然間有種騎虎難下的感覺,可是妹妹邵荃已經同意,自己又斷斷不可能拋下她獨自離開。
    他愣了半晌無計可施,嘆口氣,只得上前接過金花,二人一起俯身下拜“拜見主公!”
    事情總算了結,玄靈心底自然也很高興,淡淡懷笑到“很好!”
    “既然你們以后入我麾下,我也不瞞你們,眼下我雖然香火無多,但是保住你們肯定不在話下。我話已至此,信還是不信隨你們?!?br /> 玄靈之所以敢放出此話,是因為自己種種手段和本土鬼神與眾不同。
    有這么多壓箱底的神秘本領,只要謀劃得當,憑借這些異能,不說成一番事業,自保卻是綽綽有余。
    未成天神,白日也可以現身,在這世界只怕都是獨獨一例,以后用來偷襲其他鬼神,實在是大殺器。
    試想一下,這些懼怕陽光的鬼神躲在自家廟里,要是自己大白天的闖進去,必然占盡先手地利,到時爭斗起來有幾個能躲得過?
    就算有厲害的神官坐鎮,打不過跑還是可以的,難不成那些鬼神能大白天追出來?
    太虛神冊隨自己穿越世界而來,神秘莫測,功用一定是驚世駭俗。
    自己有這么多砝碼和神秘強大的寶物,以后萬事小心,不愁在這個世界謀生。
    想到這里,玄靈抬頭問他們“你做鬼怪多少年了?既然鬼神生存如此不易,那世間可有鬼神轉世再次托生成人的法子?”
    這是輪回的雛形,前世里神話傳說只要是個鬼神,都有一定的辦法轉世成人,這個世界雖然沒有輪回,但說不定也有類似的方法。
    邵清抬頭說“主公!自我化鬼以來一共十七年了。至于方法,有!只不過魂魄一旦化為鬼神,就很少有人再去轉生為人了?!?br /> “鬼神若想要轉生為人,找到合適的天時和應對自己的胎體只是其一,最艱難的就是鬼類要化去自己的鬼體,重新還原為魂魄之態?!?br /> “而神體則要散盡自己的香火神力,也歸做魂魄,才能在七天之內,合適的時機,找到合適的胎體,入胎轉世。若以鬼神體和鬼怪體去托胎,鬼體所帶的陰氣,神體所帶的香火,皆會傷害胎體,如此必死無疑?!?br /> “我等轉生暗含的危險和艱辛,簡直難以言盡。也只有修行人有大法力推算,提前找到自己的胎體,做好準備才能順利的轉生?!?br /> “像我們這樣轉入鬼道的鬼怪,若要轉生,簡直是難如登天。我曾今也和妹妹想要轉世,但是聽到其他鬼怪的遭遇后,便放棄了這個打算?!?br /> “而且但凡是鬼怪隱居的地方,必然是靈機充溢,神道要獲得香火,又要和修士爭奪供奉,哪里有閑心再去轉生?!?br /> “不過奇怪的是,這些年來,修士們身影很少再出現,各地神鬼開始紛紛增多。不過還是偶爾聽到傳聞,說某某地的神鬼因為作惡被斬殺?!?br /> 沒有輪回,鬼神轉生艱難至此!
    玄靈不免得有些同情這些轉入鬼道和神道的魂魄了。
    若自己沒有太虛神冊,是不是也會淪落到他們這樣?

    第十九章 緣由
    “主公!我與哥哥還有些東西放在寒潭底部,既然要搬家,有些東西到底是舍不得,需要回去取,望主公能允!”邵荃上前微微施禮詢問。
    玄靈點點頭同意“去吧,不過天亮之前早些回來?!?br /> 既然他們兄妹有悄悄話要談,自己沒必要干涉。
    何況以剛才他二人的表情來看,要談論什么一想就知,八成是要商量邵荃為何一口答應自己的事。
    兄妹二人謝過后,離開廟宇,徑自往寒潭方向飛去。
    來到岸邊,邵清正要入水,邵荃卻停在岸邊。
    邵清見狀詢問“怎么了妹妹?不是要回洞里搬東西么?”
    邵荃搖搖頭“回來哪里真就是為了搬東西!那些個破罐子爛瓢盆,還有什么用處?”
    “哥哥,我只是在想,就這么輕易把自己賣給主公,到底是對是錯,以后的路,會是怎樣也不得而知,我們流浪了這么多年,好不容易在這寒潭下隱藏,不想還是禍事臨頭?!?br /> 邵荃拾起一塊石子,扔下寒潭,接著說“哥哥你不疑惑我為什么要一口答應主公么?”
    邵清站在一旁點點頭。
    “因為這朵香火神力化成的九葉金花?!鄙圮鯊男渥永锾统鼋鸹?,眼神迷離,愛不釋舍。
    “凌晨時你用金花救我,在這朵花里,有我以前從來沒見過的神力。上面的氣息,和以往我們見過的那些神明都不相同,沒有一絲陰靈之氣。哥哥,你我漂泊這么多年,見過的神,足足數十,但主公的神力,與以往任何一位都不同!”
    邵清面色一變,急忙掏出自己的那朵金花,細細感應后,也發現了這朵花的奇特之處,眼神驚異無比。
    一絲絲陽和之氣充斥在花瓣內,和日光那種霸道至剛至陽的意味相似又不同。
    難得的是,這股陽和之氣,竟然不傷鬼神。
    邵荃這時微微一笑,轉身問邵清“這下哥哥你明白為何我一口答應主公了?咱們這位主公不一般,我隱隱有預感,跟著主公,將來必定能有大作為?!?br /> 邵清點點頭“我到底是不如妹妹你思慮細心。若我真的就這么走了,只怕真要錯失良機?!?br /> “這個你多慮了!哥哥?!鄙圮跣Φ?,“若是往日想走,總算不難。但今晚不同,即使你是想走,我看也難走,主公怕是早就生了收服你的心思?!?br /> 邵清面色疑惑有些不解,邵荃不做解釋,只是收起金花,靜靜站在水邊。
    邵清上前問“那我們接下來怎么辦,你說不要那些瓶罐瓦盆了,等到天亮直接回去?”
    “那怎么成!哥哥,既然說是來搬東西的,怎么能空手回去?這不明擺著告訴主公,我們撒謊了?”邵荃反問。
    邵清更加疑惑“那接下來干嘛?你說要回來搬東西,又不需要那些?!?br /> “哥哥怎么忘了我們在水底撿到的那一罐銀子?我想著主公既然是走神道,那必定要招攬香火,這東西對我們沒用,但對主公或許就有用?!?br /> “主公出手救我,還答應以后保護我們。你我兄妹也該送點見面禮給主公才是。還記得在江州,你我見過的那個露神么?還有咱們之前發現的那個石匣?!?br /> 提起這個,邵清豁然開朗“對??!以前那些神明招攬香火的手段,妹妹你真聰明。我這就下去把銀子挖出來,你在岸邊等等就好?!闭f完飛入水中。
    邵荃笑著點點頭,蹲坐在岸邊,遙望深潭“希望我們沒走錯把!這十年來,也不知為何,天下間各路鬼神越來越多?”
    “以前似乎不是這樣,這些變化,看起來總覺得有些怪異。再和哥哥流浪下去,終究有些不安全,還不如找個厲害的靠山安穩下來?!?br /> 正在她心中思索的時候,潭里水浪翻開。
    邵清急匆匆跑出來,左手抱著一罐銀子,右手里拿著些東西跑過來“妹妹!都找到了,銀子還有這個石匣?!?br /> 二人拿著東西一同飛回,玄靈此時傷勢已經回復完全,正在凝神收功。
    正好見他二人,幾個閃爍幻影倏忽而至“速度挺快的,東西都搬回來了?”
    邵荃點頭到“公子,這是我們之前北上路過襄州均縣城外,在漢江水底無意間發現的一個石匣。這東西無論是刀劈劍砍,還是火燒水淹,怎么也打不開,我們特意拿來交給公子?!?br /> 玄靈聽后面色好奇的接過來,石匣形似一塊石磚,表層毫無特殊之處。
    以神識內探,卻無法進去,好似內部有一股奇特的力量在阻止神識進入。
    “果然是個不凡的東西,看來只有用其他辦法了?!?br /> 玄靈在神社上空設下藏形的結界,運功以真元化作心光神火,煅燒石匣。
    前輩大能的有些遺寶,需要以玄門正道之法才能打開。
    自己修煉的是另一個世界的洞玄天書,燒開這個石匣應該不在話下。
    以神火煉有三個多時辰后,石匣通體發亮,熾熱無比。
    玄靈用神光一擊,石匣漏出一條縫隙,上下盒身被煅燒而開。
    他立即收了心火,小心翻開,邵清兄妹一同湊過來觀看。
    盒內瑩瑩光芒放出,里面有一把通體銀色的奇特寶劍,一根金色長鞭,一只金針,和八葉金章天書。
    玄靈仔細查看四件寶物過后,知道它們的名字,只不過這幾件寶物似乎另有因緣。
    而且天機指向某個修士門派,如果是比較棘手的東西,很容易引來高人追查。
    他們兄妹是在均縣漢水底部找到此物,那邊附近若說有什么門派,玄靈僅僅知道一位,便是太和山玄武真觀道。
    這個玄武真觀道在當今天下算不上出名的大派,他們的開派祖師結陽真人據傳只是一位不死地仙,早已在本朝初立時度劫而死。
    如今門人僅有四五個,都不是什么厲害的人物。
    當他推算到這里的時候,這些寶物所應的機數,果然都落在玄武派上。
    也就是說石匣九成出自太和山玄武真觀道!若說是這個派別,倒也無需懼怕。

    第二十章 陰謀
    他稍加推算,如何處置已了然于心。
    抬頭對兩兄妹到“這把劍叫做太合分光劍,鞭叫做九節風火金鞭,金針是蕩魔散花針?!?br /> “至于這八葉金章天書,乃是一套頗為不凡的厲害功法。邵清,寶劍就給你,你要好好煉化,至于金針就給邵荃把?!?br /> 兩兄妹一聽,眼神瞪大,興奮中帶著難以置信,邵荃開口問道“公子,這個真的給我們嗎?”
    玄靈揮手一彈,將寶劍震飛到邵清手中,而后拿起金針遞給邵荃。
    “這東西本來就是你們兄妹的,自然也該給你們。我已經有其他寶物了,用不著這些,這東西對你們來說正好需要?!?br /> 最后他拿起這套金章天書,又叫北冥秘府玄武金冊,據推算是當年玄武道開派祖師的鎮山秘典。
    內部的功法十分厲害,是一整套修煉道書,一共八卷,每一頁一卷。
    粗看上去高深莫測,甚至連真仙玄仙之境都有涉及。
    只不過玄靈剛用太虛神冊記錄下后,太虛神冊卻忽如其來的主動給出反應,警示這篇功法有嚴重問題!
    而且是從第六卷不死地仙之境開始標紅,內部的真氣運行之道,出現了很嚴重的差漏。
    甚至第七卷錯漏更多,第八卷完全就是個陷阱。
    若是真的照著此書修煉,最多修到天仙之境便會戛然而止。
    辛虧太虛神冊推演出來,不然傳給任何一人都是禍害。怎么會這樣?
    難不成那位結陽祖師渡劫而亡,是因為這篇功法的原因?
    他細細查看了一下天書,發現這些錯漏之處非常隱蔽,而且都是循序漸進,前后互相關聯。
    初始修煉可能覺察不到,但越到后面就越麻煩,修至不死地仙,基本上等同于半只腳踏進了死路。
    這就奇怪了,天書很明顯是有人刻意刪改過的。
    而且刪改之人一定是個超越真仙的頂級高手,才能將天仙以下的錯漏做的如此高明。
    玄靈下意識嗅到了陰謀的味道,好在還沒給任何下屬,否則豈不是遺禍無窮?
    玄武真觀道至今門人凋零,一定是因為本身功法有問題!
    他翻手將這套金章天書封存起來,對邵清到“這套天書有問題,里面的心法路數被篡改過。我暫時先收起來,等到以后查錯補漏之后,再交給你們。我這另有一門功法,乃是絕頂秘法,你們今天聽在耳中,便不得私自外泄?!?br /> 邵荃邵清連忙齊心保證,玄靈才將洞玄天書上冊第一卷以密語傳心,交給他們,后續的會慢慢相繼傳授。
    畢竟自己的法門太過厲害,以防外泄,多加小心不為過。
    兩兄妹得到天書后拜謝,并將法寶拿在手里翻來覆去的看,頗為愛惜。
    像他們這樣的野鬼,能得到正宗的法寶和道書,簡直是萬中無

    吉林11选5